(秦风廖廖)敢死营_(敢死营)全章节阅读

军事历史小说《敢死营》是作者“秦风”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秦风廖廖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敢死营注定要让秦风失望了,因为他们没有撒丫子跑路,而是按照秦风的安排,一路撤回了安阳城而此刻,西部边军在落英山脉之内中伏,全军覆灭的消息也在全郡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开来整个安阳郡全都乱了套了,靠着大楚内地方向上的,收拾了金银细软,立马跑路,而靠近落英山脉的,便只有一个地方好去,安阳城当敢死营全军两千人抵达安阳城的时候,看到城下密密麻麻的都是逃难而来的百姓,大门口,数排安阳郡兵全副武装……

小说:敢死营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秦风

角色:秦风廖廖

热门网文大神“秦风”的新书《敢死营》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比如刚才,一条小蛇就突然如同炮弹一般从地上弹起攻击秦风,当然,现在它已经被秦风一指头弹得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刀子是不敢随意动的,任何斩杀野兽或者砍伐树木荆棘的行动,都有可能给追踪者留下痕迹,便连两人这两天的排泄物,秦风都会小心又小心地深深地掩埋起来,并在上面弄来一些动物的粪便覆盖着。闵若兮已经从最初的…

敢死营

第四十七章:诱饵 在线试读

被兄弟们怀念着的秦风,此刻正背着昭华公主,艰难地穿行在莽莽丛林当中。
两天的时间过去了,昭华公主终于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动作了,四肢也在慢慢地恢复着知觉和行动能力,也能撑着走一小段路,但想要在这种恶劣条件之下穿行,显然还需要时间。
所以在逃亡的途中,仍然是由秦风将她背在背上,唯一不同的是,不用在用绳子像拴麻包一样将她捆在自己的背上了。

几天的亲蜜接触,已经让他们褪去了少男少女的羞涩和不适,照顾者和被照顾者似乎已经适应了彼此之间如此亲密无间的接触,想想也是,连那样私密的事情,都由眼前这个男人帮着解决了,还有什么可避忌的呢?

此刻的昭华公主闵若兮趴在秦风的背上,两只手绕过秦风的脖子的互握着,两条纤细的长腿绞在对方的腰上,以此来减轻秦风前进时的困难,因为他的两只手还要负责扒开前方拦路的荆棘和茅草,偶尔还要对付那些受到惊忧而发动突然袭击的野生物件儿。
比如刚才,一条小蛇就突然如同炮弹一般从地上弹起攻击秦风,当然,现在它已经被秦风一指头弹得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刀子是不敢随意动的,任何斩杀野兽或者砍伐树木荆棘的行动,都有可能给追踪者留下痕迹,便连两人这两天的排泄物,秦风都会小心又小心地深深地掩埋起来,并在上面弄来一些动物的粪便覆盖着。

闵若兮已经从最初的好奇宝宝变得安静了,秦风这一路之上的行动让这位曾经自诩对江湖事情了如指掌的大楚集英殿殿主变得对自己异常的不自信起来,现在她觉得,集英殿里的那些所谓江湖通,所谓的高手如果来追踪秦风的话,只怕早就被甩得无影无踪了。
而如果双方易位相处,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那些人在秦风的面前就将无所遁形。

“怎么啦?”她发觉秦风突然不走了,站在一棵树前,怔怔地看着这棵大树,仿佛那树杆之上开了一朵异常美丽的花儿一般。

秦风的手轻轻地抚上树杆,“看到了没有,这有一个图案。”

盯着秦风的手,闵若兮低呼道:“还真是呢,你不说,我还真没有注意到。
这图案刻画的好巧妙,完全顺着树的纹路在走,就好似天然生成的一般。”

“肯定不是天然生成的。”秦风断然道:“今天一天,这是我看到他们的第五次了,一次是天然生成,两次还能说是偶然,但连着好几次,只能说明这是一种联络方式或者是一种标记。”

在他们面前的这株树上,刻画着的是一株野草。
刻画者丝毫没有破坏枝杆,沿着大树的纹理稍作改变,不注意观察,很难能察觉到。

“这是什么意思?”闵若兮紧张了起来。

“这些标记都是这两天才刻上去的,从树上的痕迹便可以判定出来,我还以为我们甩开了邓朴,看来他来了新帮手了,而且还是追踪方面的大行家,这些人说不定现在已经赶到了我们的前方。”秦风咬了咬牙,“这几天,我们的行动的确是慢了一些。”

闵若兮脸庞微红,秦风的意思她自然明白,最初的时间,正是因为她的不自在和闹别扭,才让两人行进的速度大幅度的减慢,可这能怪自己吗?一个豆蔻年华的黄花大闺女,在一个莽军汉面前没有了丝毫的隐秘可言,换谁都会不开心的,更何况自己还是堂堂的一国公主。

“现在怎么办?”

“他们留下了标记,就说明一定还有后来者。”秦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杀了他们,不然,我们迟早会被他们发现。
如果邓朴赶到了,我们可就完了。”

“如果我能及时的恢复功力,两人联手,对上邓朴,还是有一战之力的。”闵若兮苦恼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现在的自己,倒真是应了那句话,手无缚鸡之力。

“这个急不得。
既然已经在恢复知觉,那就是一个好现象,或者下一刻,或者明天,你一觉醒来,就恢复正常了呢。
不要急,一急,反而说不定会坏事。”说到这事儿,秦风就觉得有些心虚,他一直觉得闵若兮变成这样,跟自己喂她吃了那颗药有关,肯定是两种药物相冲,才闹出来的这桩子事,真正想不到,自己一时的好心,反而变成了作茧自缚。

秦风不再多言,在大树的周围转了几转,发现了一个深约两米左右的深坑,跳下去检查了一遍,然后爬起来,看着闵若兮道:“殿下,你恐怕得睡一觉了。”

“什么意思?”闵若兮一愕,还没有反应过来,秦风已是伸出手来在她穴道之上重重一戳,闵若兮身子一震,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风,身子慢慢地软了下来。
驼着闵若兮下到坑中,将她轻轻地靠在坑壁之上,然后收集来一堆堆的枯叶倾倒进坑中,片刻之间,已经将这个坑掩埋了起来,再在外面做了一些伪装,左右端详地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

伪装并不完美,甚至有着明显的漏洞,当然这并不是秦风的疏忽,而是他有意为之,现在,这个陷坑便是他的诱饵。

在距离这个诱饵十步之遥,秦风再一次动起手来,这一次却是给自己伪装,片刻之后,一个大活人消失了,这片树林,干净得就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

秦风让自己与一片荆棘化为了一体。
这些奇门杂学,是秦风在敢死营中学来的,敢死营中向来不缺这样的人,无论是杀手,强盗,还是小偷或者变态狂,都能从敢死营找到样板,这样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便是天才,作为敢死营中的秦风,向来是很好学的,艺多不压身,更何况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学起来也并不费功夫。

邓朴要的是活着的昭华公主,所以秦风大胆地用昭华公主闵若兮做起了诱饵,一国之公主,任何时候对于任何一个势力,都是奇货可居的。

做好了这一切,剩下的便只是等待了。
秦风相信,一定还会有人抵达,自己或者能从这些人嘴里得到一些什么。

他闭上了眼睛,不再用眼睛去看,而是放开自己的心神,用心去感受着这片林子中的一切,慢慢的,他进入到了一个奇妙的境界,虽然没有睁眼,但这林子里的一切却似乎在他面前缓缓地展现出来,一草一木,一虫一蚁,无不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一只小鹿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径直停在了他的面前,竟然大模大样地在他跟前撒了一泡尿,这才摇头短短的尾巴扬长而去,一只野兔蹑手蹑脚地从荒草之中钻了出来,左右四顾,然后又嗖了一下跳起来,消失在荒草堆中。
一条蛇蜿蜒游动,从埋着闵若兮的那个陷坑上的树叶之上游过,又消失在远方。

此刻,所有的声音都显得如此清晰。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心中微微一跳,两人黑色的蒙面人出现在秦风的感知当中。

他们来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8:0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