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咸鱼王爷》李恪魏征_李恪魏征最新热门小说

小说叫做《大唐咸鱼王爷》,是作者“白日梦本尊”写的小说,主角是李恪魏征。本书精彩片段:贞观十一年,十月初一贞观十一年的第一场雪从昨夜下到现在,可是宫前广场却不见一缕雪花,却而代之的是茅草与碳灰飞雪连天,一片片雪花像是霸陵桥的柳絮,来无影去无踪,只见飘落,不见去处“刘兄,听说突厥有所异动?”“哪有的事,不过是塞下降了场大雪,有几个部落造了灾,过活不下去,竟然敢去云中劫掠?”刘素冷笑一声道:“可是李公在并州,早知道消息,便领兵讨平了这几个部落,那阿史那杜尔又是个无能的蠢货,难以统……

小说:大唐咸鱼王爷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白日梦本尊

角色:李恪魏征

热门小说《大唐咸鱼王爷》是作者“白日梦本尊”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周遭金吾卫被李恪的气势所慑,均是不敢上前,面面相觑间踌躇不已。魏征闻声也是一怔,脑中思绪急转,将大唐律十二卷,五百条,令三十卷,一千五百四十六条,诏敕十八卷,七百条,定式二十卷,三十篇通通翻了个遍,神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大唐律法中,的确没有明文规定亲王不得生前办丧。也就是说,李恪此举,并未触及国法…

大唐咸鱼王爷

第2章 在线试读

得罪人,向来是他魏征办事的宗旨,一天不得罪两个人,他便觉得这心里痒痒,总觉得有什么事没做。

对此,李恪可谓深谙其道。

“慢着!”

“魏大人话说得漂亮,但全都是屁话,没一句说到重点。”

“敢问魏大人,大唐律法中哪一条规定了本王不能生前办丧?”

面对来势汹汹的金吾卫,李恪面不改色的坐着,双眼如炬,盯着魏征喝问道。

周遭金吾卫被李恪的气势所慑,均是不敢上前,面面相觑间踌躇不已。

魏征闻声也是一怔,脑中思绪急转,将大唐律十二卷,五百条,令三十卷,一千五百四十六条,诏敕十八卷,七百条,定式二十卷,三十篇通通翻了个遍,神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大唐律法中,的确没有明文规定亲王不得生前办丧。

也就是说,李恪此举,并未触及国法!

一思及此,魏征顿时语塞不已,万般思绪堵在脑中不断打转,然嘴边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怎么?想不出来?”

“你说你好歹也是个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做起事来就跟我家养的二哈一样呢?”

李恪一阵摇头“痛惜”,脸上不堪之色溢于言表。

那魏征一听,顿时怒从心中起,火从眼中冒,咬牙切齿看向李恪。

“你…你!”

“便是大唐律法中不曾明文规定,你吴王此举仍是令大唐皇室受辱,颜面蒙尘,本相今奉圣旨前来缉拿你,难不成你敢抗旨?!”

天大地大,皇帝最大。

管他有没有律法规定,既然是奉了李世民的圣旨前来,那便是大罗神仙在此,也得给他扛回去。

抗旨这顶高帽,任谁也扛不起啊。

“好家伙,道理讲不过便直接给本王戴高帽了呗?”

“但本王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不与你进宫吧?”

李恪冷笑一声,脸上尽是不屑。

“你!”

“你什么你?我在自家府邸搞活动,你是太平洋的警察还是咋的?”

“父皇要见我,我去就是,用不着你在这里大呼小叫。”

“来啊,继续给本王哭,谁哭得最有模有样,本王回来后重重有赏!”

言罢,李恪这才漫不经心的从棺材上跳下来,整理一番衣冠后,再度淡淡瞟了脸色铁青的魏征一眼,然后堂而皇之的走向府门。

…….

皇宫。

李世民瞅着眼前若无其事的李恪和一脸铁青怒气冲冲的魏征,再这心里突然一下子觉得很舒服,也不知为何,反正就是看着魏征难受的模样,这心中就是说不出的畅快。

不过他又觉得好奇,一向让人敬而远之的魏征,到底是如何在吴王府吃瘪的?

连自己都干不过的人,难不成被李恪给教训了?

若是如此,那李恪不但无罪,反而有功…

“咳咳…李恪,到底怎么回事,速速道来。”

心中虽是畅快,但在这个魏征面前,李世民可是绝不敢喜怒形于脸,当即沉声问到。

“回父皇,您这就过分了啧?您让魏相将儿臣抓来,您都不知道咋回事,儿臣咋会知道。”

李恪仍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言道。

“你还好意思说!”

“谁让你在府中办活丧的?朕尚在人世,你办的是哪门子丧事?!难不成要朕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说你这逆子在咒朕,想让朕早点死?!”

李世民顿时破口大骂,丝毫不顾及自己一代圣君天可汗的历史形象。

一旁魏征听罢,顿时心情大好,脸上逐渐恢复笑意看向李恪。

“父皇,没必要给儿臣戴这么大一顶高帽子吧?不过是办个活丧而已,大唐律法之中也没有规定儿臣不能办活丧不是?”

“再说了,儿臣办活丧那是为了体验死后会得到如何的祭奠,这是未雨绸缪,怎么就成诅咒您老人家?放心吧,儿臣就算要诅咒您,那也是诅咒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您若是死了,儿臣以后找谁要零花钱去不是?”

李恪甚为不以为然的道。

但他话音刚落下,便立刻感觉到四周温度急剧下降,而后抬头一看,一张铁青色的大脸顿时出现在眼前!

“你好歹也是个皇子,如此荒唐行事!”

“啪!”

“传出去让天下百姓如何看待皇室?”

“啪!”

“皇室颜面何存?”

“啪!”

“朝廷的颜面何存?朝廷的威严何存?”

“啪!”

“朕让你胡闹,让你任性妄为!”

“啪!”

一顿板子打在李恪的屁股上,李世民那是用了大力气的,直将李恪打得哀嚎不已,偌大殿内尽是惨叫,便是一旁的魏征也不由面露骇然之色,急急退了出去。

而就在魏征离开之后,李恪当即翻身跳起。

“老李头!打够没有?需要演得这么逼真吗?又不是要让你去拿奥斯卡!”

李恪甚为愤然的摸着屁股看着李世民,脸上一阵惨痛之色。

李世民转头朝殿外看了一眼,确定魏征不在了之后,这才急忙将手中板子放下。

“打疼了吧我的儿?唉,朕是属实无奈啊?你想那魏征前来告状,朕能不演得逼真点儿吗?若是被他抓住把柄,咱们爷俩谁能讨得了好?”

“老爹!您老人家可是大唐皇帝,堂堂天可汗陛下,四夷宾服,威加海内,怎么这么怕那个老犟驴?”

李恪呲牙咧嘴捂着屁股,嫌弃的甩了李世民一双白眼。

听到李恪倒打一耙,李世民顿时火了。

“还不是你个孽障惹的祸,光天化日出哪门子殡,朕已经半个月没被那老匹夫喷口水,你个逆子一闹,连的朕也不得安生!”李世民双指并拢,在李恪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敲了几下,怒犹未消道:“明天弹劾你的奏疏递上来,朕一封也不驳,给朕滚去安州,别让朕再看见你这个孽障!”

李恪嘿嘿一笑,扯着脖子就喊:

“魏相公,陛下还有事……呜呜!”

话未说完,李世民一把捂住了李恪的嘴,再看到魏征没有因此折返,才松了口气。

“小声点……可别让那老匹夫听见,否则那老家伙又要生出事端,闹得朕不得安生!”

此刻的李世民,愁眉苦脸满脸外加惊慌失措,哪有一点天可汗陛下的神威?

分明是逃学被老师逮住的学生。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李恪小声嘟囔,倒退着靠近殿门,作势欲溜。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5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