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川沈淑云(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是作者“楚小墨”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小川沈淑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淑云,很快就要公布成绩了,走,我们上前些去等着”刘文彦绅士地邀请沈淑云已经懒得纠正他的称呼,因为没用“就……就不看了吧”沈淑云微笑着拒绝,“想来刘公子你定然能考中,而江公子嘛……”沈淑云看向江小川,“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在这里待着比较好,因为放榜之事恐怕与你无关”半个时辰就交了考卷,还想夺的榜首?只怕是交了白卷还差不多刘文彦笑道:“淑云勿急,成绩没有公布,岂能就过早下定论呢?考试除了实……

小说: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楚小墨

角色:江小川沈淑云

军事历史小说《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楚小墨”十分给力。讲述了:小美人一双眼眸似秋水般灵动,精致绝美的脸蛋,白里透红娇艳欲滴!身前鼓鼓囔囔将肚兜撑起一片,显然不小。自己以前见过的所谓网红、女明星,在她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单身狗,如何把持的住。这不是在做梦吧?见江小川如狼似虎的看着自己,小美女怯生生的道:“少爷,您终于醒了?”江小川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大朝之势:帝师是个败家子

第1章 在线试读

“少爷……您把我压疼了……”

梁国。

江府宅院内。

江小川猛然睁开双眼,随后茫然的看着四周。

“我不是在图书馆复习吗?这是哪儿?”

江小川愣神间,猛然发现一个千娇百媚的古装绝色小美人,正躺在自己身下。

小美人一双眼眸似秋水般灵动,精致绝美的脸蛋,白里透红娇艳欲滴!

身前鼓鼓囔囔将肚兜撑起一片,显然不小。

自己以前见过的所谓网红、女明星,在她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单身狗,如何把持的住。

这不是在做梦吧?

见江小川如狼似虎的看着自己,小美女怯生生的道:“少爷,您终于醒了?”

江小川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少爷?小妹妹,你在叫我?”

小姑娘闻言,有些紧张的道:“少爷,我是颖儿呀,不是小妹妹,您难道失忆了?”

颖儿?

突然,无数记忆涌进脑海。片刻后,江小川如遭雷击,僵在当场。

自己穿越了,成了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江家独子,飞扬跋扈,纨绔至极,简直人憎狗嫌。

是个京城有名的败家子!

三天前因为调戏女子与兵部侍郎之子争风吃醋,被对方打得重伤垂死,然后才有了江小川的穿越重生。

“我好歹也是名校博士,竟然穿成了这么个玩意儿?”

他扭头看向小侍女,认出了她叫颖儿。

昨夜自己发烧一直喊冷,颖儿便主动抱着自己睡,所以她才会出现在自己怀中。

搜寻记忆时,江小川还发现前主并没有动过她!

也就是说,这颖儿竟然还是个雏!

想到这一点,江小川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

被江小川如此虎狼般眼神看着,颖儿无比紧张的攥紧了粉拳。

少爷不是一直都喜欢怡红院花花绿绿的姑娘吗,怎么突然对她露出这样的眼神:“少爷……您既然醒了,颖儿伺候您梳洗更衣。”

说着颖儿俏脸通红的为江小川揭开被子,突然“呀”的一声捂住了眼睛。

江小川一把拉住颖儿,扑在自己滚烫的怀中:“正常反应而已,你要不帮少爷解决一下?”

解决?

颖儿脸颊顿时就红了,声如蚊吟般道:“少爷您要让颖儿怎么解决……”

虽然她未经人伦,但哪儿不明白江小川要做什么。

而作为贴身侍女,身子早晚都是少爷的,想及此,颖儿竟然有些莫名的期待起来

看她的表情,江小川感觉有戏:“只要你乖乖配合少爷就好!”

说着江小川一双手也不老实的朝颖儿朝颖儿身上摸索起来。

颖儿扭动着笔直细腻的大腿,眼睛似乎都快沁出水:“少爷,您……您刚受了伤,这样对身体不好……要不改日……”

“改日不如今日!少爷我已经痊愈,不用担心!”

看着欲拒还迎的颖儿,江小川哪儿还忍得住。

“颖儿!小川他醒了没?”

就在他要更进一步时,江小川的父亲江季云却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推门而入。

见好事被破坏,江小川心中难免恼火,这来的也不不是时候吧?

颖儿连忙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物,羞哒哒的站在床旁,

江季云见儿子清醒,顿时惊喜不已:“儿子!你总算是醒了,你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你让爹怎么活啊。”

放眼望去,发现这便宜老爹比原主人的记忆中又苍老了好几岁。

想必这几日,他是为自己操碎了心吧。

哎!

看到自己这便宜老爹这副模样,江小川方才的心猿意马也荡然无存。

而且他前世是孤儿,第一次被长辈关心,江小川有些触动、

“爹,你的腿怎么了?”江小川记得江季云的腿之前都是好好的。

“没……没事……”江季云眼神闪躲。

颖儿义愤道:“少爷您受伤后,老爷去刘文彦家讨说法,结果不但被打,还说您弄碎了他的祖传玉佩,最后逼着老爷写了五万两的欠条……”

“好了!”江季云制止了颖儿,而后笑着安慰江小川,“儿子别担心,为父会处理好的,大夫说你伤了头脑,可不能受刺激。”

江小川闻言,顿时语塞。

虽与自己无关,但还是很歉疚。

“爹,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我向你保证,一定痛改前非,再也不会像往日那般荒唐。”江小川诚恳地说道。

砰……江季云的拐杖落地,不敢置信地看着儿子。

颖儿也被震惊得张大了嘴巴。

其他仆人也僵在原地。

少爷还会认错?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儿……儿子?你……你说的可是真的?”良久之后,江季云才回过神,不敢置信地问道。

“嗯,是真的。”江小川眼神如刀:“而且您放心,我一会重振江家门楣,让世人皆不敢欺负我江家!您受过的委屈,我也会一并洗刷!”

此言豪放壮志,令人澎湃不已!

简直不像是曾经那个纨绔败家子少爷能说出来的!

江家众人心下大震!

这败家子少爷,难道经此一劫,转性了?

如今的江小川,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废物!

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名牌大学博士!

对这个世界而言,是一头暂落平阳的猛虎,是一头即将出渊的潜龙!

“好!好!好!”江季云何时听过这样的话,顿时老泪纵横,欣慰地说道:“只要你懂事了,爹就算一双腿没了都值得!”

“砰!”

只是还没等江季云高兴片刻,江家的大门就被粗暴地踹开,一群士兵气势汹汹地鱼贯而入,分立两侧。

然随后一个年轻男子手摇折扇,悠哉悠哉地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打断了自己父亲腿的兵部侍郎之子,刘文彦!!

江小川和江季云连忙走了出来。

见刘文彦上门,江小川勃然大怒!

欺人太甚!

自己没找他算账,竟然都欺负到家门口!

只是看着这全副武装的士兵,江小川不由冷静下来。

对方势力太大,贸然动手恐怕只会自讨苦吃。

刘文彦看到江小川屁事没有,顿时错愕不已,“哟……你小子这么快就好了?看来那群饭桶还是下手轻了!”

“刘公子,你……登门造访这是何为?”江季云拄着拐杖上前询问,刻意把江小川拦在身后,小声提醒道:“儿子,你待会儿千万别说话……”

他怕自己的儿子又跟这个刘文彦冲撞起来。

“我来,自然是来讨债!”刘文彦傲慢地说道。

一听讨债,江季云急了,“刘公子,欠条上说好了有一月之期的,你何故早早上门催债?”

为了平息这件事情,江季云只好认了这个哑巴亏,却没想到刘文彦这么过分!

“一个月?难不成一个月后你江家就能拿得出来?”刘文彦轻蔑地问道。

江季云语塞,甭说家产已经被儿子败光,就是没有被败光,五万两他也是拿不出的。

“哼,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了你们江家宅子,拿来抵债!江家所有人,限你们一刻钟内给我滚蛋!否则我将亲自动手请你们出去!”

“唰……”刘文彦话落,所有士兵长刀齐齐出鞘,吓得江家下人一个个抖若筛糠。

江季云绝望得痛哭起来,这可是江家祖宅。

若真被刘文彦夺去,自己死后有何面目去见江家先祖?

面对咄咄逼人的刘文彦,江小川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刘文彦!一月之期未到,你凭什么笃定了我江家拿不出五万两?”

“你带兵强闯民宅,就不怕我把事情宣扬出去,你爹被弹劾滥用职权吗?”

江小川目光如炬。

刘文彦骤然大怒,“江小川,你真当我不敢动手!?”

私自带兵强闯民宅不是小事,刘文彦本想吓唬吓唬这个败家子,没想到他竟敢威胁自己!

江小川浑然不惧:“我今天就站在这里,刘文彦,你胆敢试试!?”

这一声喝振奋人心!

这个朝代,律法严明,这刘文彦的爹又是兵部侍郎,他不可能不懂!

江小川吃定刘文彦不敢胡乱作为,才如此有底气!

这种人,若一开始不镇住他,恐怕真会成为他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你……!”

果然,江小川这么一呵,刘文彦还真没敢轻易动手,而是心中不停权衡利弊起来。

看着如此硬气的儿子,江季云傻了眼,儿子什么时候竟变得这么有骨气了?

儿子真的变了?

“沈大小姐到!”

就双方剑拔弩张之时,江家门外传来一阵高呵。

江小川循声看去,只见一道翩翩身影,款步走进了江家。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几天前他曾调戏过的女子,翰林院大学士之女,沈淑云。

高挑的身材,清丽的面容,淡雅的气质,再配上一袭白裙,宛若仙女临凡!

加之身材丰溢,傲然的身段随之步伐一颤一颤,颤的江小川魂都没有了。

她刚进来,江小川仿佛就能闻到一股花香,加之模样和身段,光是站着就让人有些把持不住!

跟颖儿相比,又是别有一番风格!

这个世界这么多美女?

江小川咽了口唾沫。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如此来看,前主为了她被打了个半死,也是情有可原!

一见到沈淑云,刘文彦像舔狗一样激动地迎了上去,只是不等他开口,沈淑云便抢了先。

“刘文彦,他对我无礼之事,我已经说过不再追究,你为何还要如此咄咄逼人?”

刘文彦先是一愣,顿时不悦起来,“淑云,你为何还要维护他?”

“我没有维护他!”沈淑云果断否定,“我只是不想因为我闹出人命,此事到此为止吧。”

见沈淑云铁了心搅局,刘文彦气急败坏的道:“你不用有啥心理负担,我今日来,是因为他弄碎我的祖传玉佩,讨要赔偿。跟你没关系!”

沈淑云神色肃穆的提醒:“既然只是打碎玉佩,你何故带这么多人上门?这不是给人留下话柄吗?”

刘文彦哑然,看来淑云也是在提点他,自己有些气糊涂了。

今日带兵前来也是瞒着父亲,只是想吓唬吓唬江家,肯定不敢乱来。

终究,刘文彦压下愤怒,指着江小川鼻子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一个月后要是拿不出钱来,我定会让你江家万劫不复!”

说完,刘文彦带兵离去。

见刘文彦一走,江家人顿时如蒙大赦。

若不是沈淑云解围,今日这个事情不好罢休,江小川顿时对她仪多了一丝外表之外的好感!

想及此,江小川便连忙走到沈淑云面前,拱手施礼道:“沈姑娘真是心胸宽广,虽然你不计较,但我还是想真诚的向你道歉。”

“登徒子!我用不着你道歉,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解决当下的麻烦吧!”沈淑云气愤地呵斥,有种想打死江小川冲动。

真是后悔今天来帮他解围,从一进来他的眼睛就一直都在看自己的胸前,似乎能将自己的衣服看穿。

简直狗改不了吃屎!

美眸带着愤怒扫了江小川一眼,沈淑云也转身欲走。

连自己道歉都不接受?

江小川心中无奈:“那我送一送沈姑娘。”

说着江小川便跟在了沈淑云身后。

“你站住,不用你送!”

沈淑云见江小川跟着浑身不自在,不由加快脚步,岂料心中急切慌不择路,刚转身就被门槛绊了一下。

“呀!”

沈淑云一声惊呼,眼看就要摔倒。

“小心!”

江小川连忙上前接应,沈淑云顿时扑在了他的怀中。

好香。

感受到怀中柔软的身子骨,江小川心中一荡,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手掌还不受控制的握了握。

没想到位置不偏不倚,竟一手把持不住!

虽然隔着衣物,但入手的触感也软嫩无比。

人不可貌相,江小川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沈淑云的维度。

沈淑云哪里被男子如此轻薄过,顿时不知所措起来,想要挣扎起身,身子却更是不受控制的倒向了江小川,两人贴的更紧了。

夏日炎炎,衣襟单薄。

两人几乎完美嵌合。

浑身酥麻的触感让沈淑云毫无力气抵抗,双足更是发软到无法站立。

在沈淑云体香的包裹下,江小川心神一荡,这女神,原来这么敏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