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晚瑶沈君临》章节免费阅读_沈晚瑶沈君临最新章节阅读

沈晚瑶沈君临小说《沈晚瑶沈君临》是最近的爆款书籍,简述了女主发生的精彩故事,现已更新最新章节,内容概括:敖辛代父出征,与诸侯群雄征战,不为守护大魏疆土,只为守护她父亲的一具全尸。她从一个侯门嫡女沦落到在生死场上舔血徘徊。她想,如果她战死也就好了,她便可以解脱。可越是这样无所畏惧,她便越是在修罗场上顽强地活了下来。大魏没能坚持多久,就溃败至都城。那些领兵的武将,逃的逃,叛敌的叛敌。魏帝命敖辛守城,以给魏帝和琬儿争取逃跑的时间。

小说:沈晚瑶沈君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千苒君笑

角色:沈晚瑶沈君临

沈晚瑶沈君临》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千苒君笑”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沈晚瑶沈君临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沈晚瑶沈君临》内容概括:堂上的威远侯看着自己年轻娇花般的女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登时糙汉子的心软得跟稀泥似的。敖辛一边抹揩着眼泪,一边又哭又笑,颇像在寺庙里醒来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的样子。她哽咽道:“终于又见到您了……”

书评专区

王静?蓓趣母婴实体店主:连载太难了,感觉重头戏还在后面,好多伏笔都还没有揭开,期待期待期待

?麗:看着还满有意思。有点小花招。希望有好的结局。

齐维英:写的文彩太棒了,用句用词心服口服,生活人生细节百感交集像真的写出雕刻形象情节扣扣到位高手耐人回味:阿淑:越看越好看,写的太精彩了太好看了太吸引人了

《沈晚瑶沈君临》章节免费阅读_沈晚瑶沈君临最新章节阅读

《沈晚瑶沈君临》章节试读

第007章 她这是……在调戏您?

  敖辛抬眼去看,见那些人穿着盔甲,个个都十分沉稳干练。

  他们跨下马来,当即与这一伙强盗缠斗起来。

  强盗是忌惮官兵的,慌忙调头就欲往山里逃。

  那些士兵立刻包抄上去,堵死了他们的退路。

  这会子,倒无人来理会敖辛和晕倒在地的扶渠了。

  敖辛手里的刀不敢放下,衣襟袖摆上如一朵朵迎冬绽开的红梅,陡添一抹艳色。

  她一眼便看见带领着这队士兵跑马而来的领头人物。
那人没有穿盔甲,一袭墨青色深衣,衬得身量十分修长挺拔。

  他抽出的刀剑泛着寒光,将那些强盗逼到死路不得不奋起反抗,而冲上前的强盗皆不是他的对手。

  他踩着满地鲜血,如入无人之境。

  敖辛见得他转身之际的一道轮廓,有些瘦削,却十分有力量。
那双眉眼冷冽非凡,似沉有寒星,又似不容一物的万年枯潭。

  他冷淡的眼神落在敖辛握着刀的手以及染红的襟袖上,只轻轻顿了顿,便不再理会。

  敖辛没有被他杀人如麻的样子给吓到,反而莫名其妙地被他那一眼看得有些血热。

  这腐朽的大魏即将迎来乱世纷争,踩着累累白骨走上巅峰的,不是杀人狂魔,而是叫英雄。

  而他,符合在乱世里生存的法则。

  他们是官兵,官兵剿匪,天经地义。
接下来也就没敖辛什么事了。

  敖辛不给他们添乱子,也想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遂趁着旁边有一匹他刚刚骑来的空马,赶紧拖起晕掉的扶渠朝那空马走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扶渠放在了马鞍上。

  她自己则轻而易举地翻身上马,熟稔地握手挽住马缰。

  敖辛调头欲走,但想了想觉得人家辛苦救了她一命,她不知感恩,还骑走了人家的马,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好歹也该和他说一声?

  思及此,敖辛回过头去,看见他背影沉敛,举手投足透着一股子冷厉,也不知他姓甚名谁,敖辛不知该怎么叫他,心思一动,竟朝他的背影吹了一声口哨。

  前世征战沙场,早已抛去了男女之嫌的那一套规矩。
后来敖辛想起,在外奔波的那一段短暂时光,和在大魏宫里的煎熬比起来,是简单而充实的。

  那时将士们打马穿街,遇到楼上有姑娘倚楼观看,敖辛总能听见身边的傲家军对人姑娘吹口哨。

  她也就学会了这样跟人打招呼。

  只是这口哨声一落,好似反响不太对啊。

  他杀掉了手边的一个强盗,才不慌不忙地转过身来。
不仅他如此,树林里的其他身穿盔甲的士兵也都静了下来,齐齐朝她看过来,神色各异。

  他看见敖辛骑在了他的马上,手挽马缰的动作颇为熟稔,尤其是那声口哨,让他的表情有点古怪。

  敖辛顿时感觉有些不妙,她寡不敌众,还是快走为妙。

  于是乎打马就撒开马蹄儿往前狂奔,并道:“这位兄台,借你马一用,有缘再见必有重谢!”

  敖辛草草回头再看他一眼,见他没有要追上来的样子,他身边的士兵也都没追来,那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她不由暗暗舒了一口气。

  哪知才跑一小段距离,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岔路口。

  敖辛又不识路,扶渠还晕着就更别指望她了,正左右摇摆时,身后那人传来一道枯井无波的声音:“往左。”

  敖辛也不知怎么的就信任了他的话,下意识驱马往左一路狂奔。

  等她的马蹄声渐远,人影也在树林间消失不见,这片尸横遍布的林子里有种诡异的安静。

  片刻,那队士兵回过神,或掩饰或憋着笑地轻咳,若无其事地收拾残局。

  实在是憋不住了,其中一个便开口道:“将军,方才三小姐是在对您吹口哨吗?”

  他站在一棵树边,低头看着面前一具强盗的尸体,随口说道:“你们也听到了?我还以为是我听错了。”

  “可不就是么,我们全都听到了。
她这是……在调戏您?”说着,一群人就有些兴起,又道,“她还说什么‘这位兄台’……”

  毕竟很难遇到这种机会可以嘲笑他们头儿的,于是一个个都不地道地笑了起来。

  他侧目淡淡瞥了他们一眼,这群人才有所收敛。

  眼下他脚边的这个强盗身中刀伤,不是他带来的人所为。
再想想敖辛手里始终握着一把长刀,袖摆和衣襟上都是血色,也不难猜测。

  她不仅学会骑马,现在还学会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