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玉子初苏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玉子初苏谨)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最新小说

《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拾柒公子”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玉子初苏谨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内容介绍:苏谨倒还好,因为这一路玉子初没少气他为了避免被玉子初气死,他就去骑马了,所以没怎么被马车颠簸一行人找了家客栈住下玉子初心里装着事,这几日都睡得不安稳而且越是靠近同州,他心里越是不安叩叩两声,不知谁敲响了玉子初的房门玉子初起身拉开房门是苏谨“苏大人有事?”玉子初本来心里还烦闷,见了苏谨这股烦闷反倒消失了苏谨就披了件薄衫,没形象的倚着门,嘴贱道:“我睡不着,越靠近同州越不安,所以找你……

小说: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

作者:拾柒公子

角色:玉子初苏谨

古代言情小说《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的作者是“拾柒公子”。故事梗概:他哼了一声,“不敢,玉大人您哪里会错,错的都是本官,有些人活了二十五年,还是那么是非不分,本官好心好意来陪他,他还不领情,哼!”玉子初执拗归执拗,恨苏谨归恨苏谨,但也不至于是非不分。以他和苏谨斗了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苏谨此番来绝对不是为了陪他这么简单。恐怕为了看他的笑话才是真。毕竟这些年每次原主入狱…

重生后首辅他总想和我贴贴

第7章 把你抓去当鬼新郎 免费在线阅读

怼赢了苏谨一次,玉子初顿时心情不错,要知道,他和苏谨斗了好些年,但在这方面他还没怎么占过上风。

“怎么?我说错了?”他剐了苏谨一眼问。

苏谨感觉到玉子初心情不错。

玉子初心情好,他心情就不好。

他哼了一声,“不敢,玉大人您哪里会错,错的都是本官,有些人活了二十五年,还是那么是非不分,本官好心好意来陪他,他还不领情,哼!”

玉子初执拗归执拗,恨苏谨归恨苏谨,但也不至于是非不分。

以他和苏谨斗了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苏谨此番来绝对不是为了陪他这么简单。

恐怕为了看他的笑话才是真。

毕竟这些年每次原主入狱苏谨都会想方设法的来嘲笑两句。

“说完了?”他斜瞥苏谨一眼。

苏谨疑惑的看着他,等他说下文。

“说完了就滚,你在这里我心里发毛。”玉子初起身走到对面角落躺下,背对着他道,“牢门左边,慢走不送。”

他发现他越不想看到苏谨的时候,苏谨就老往他跟前戳。

苏谨气得头冒青烟,“你不知好歹,我怎么让你心里发毛了?”

玉子初转身看着苏谨,看着苏谨气得脸都红了,他又想起了南家。

他脸一沉,“你气什么?你来这里不就为了羞辱我两句?你敢说门口那狱卒不是你安排的?”

本还气着的苏谨一听这话顿时乐了,又屁颠屁颠的走到玉子初身边坐下,“你怎么知道是我安排的?”

本来他刚才还在大街上和别人放河灯,不过一看到河灯他就想起了玉子初。

想起玉子初还在牢里坐着,他就寻思着过来嘲笑两句。

到静思牢门外时他看到那狱卒在烧纸钱小人,就琢磨着让那狱卒来玉子初牢门前烧,好好恐吓一下玉子初。

而他则准备躲在一边等狱卒和玉子初说得差不多了再出来狠狠羞辱玉子初一番。

只是他没想到是玉子初竟一下子就猜到了这一切都是他指使的,实在是太过无趣。

玉子初冷着脸,半响憋出个滚字。

以前他还是南溪雪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苏谨原来这么欠骂呢?

苏谨笑得花枝乱颤,自动忽略了玉子初喊他滚的话,整个人都快压在玉子初身上了,“我走了你不害怕?本官可记得你可怕这些怪力乱神了,去年中元节你缩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身边围了三个婢女你才勉强睡着。”

“怎么,时隔一年,不怕了?不怕半夜有红衣女鬼来缠上你?把你抓去当鬼新郎?”

玉子初:“……”一年前原主的确因为中元节的事情被朝堂文武百官嘲笑了一整年。

越想越心烦,玉子初索性拉过衣裳蒙头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苏谨看他是真气了,哼哼唧唧站起来,“本官走了,你好自为之,对了,你恩师宋铭的事……”

苏谨说到宋铭特意停顿了下小心打量着玉子初的神情。

玉子初像是没听到苏谨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谨看着他毫无反应,眸光微黯。

片刻后,苏谨走到狱卒身边,含笑道:“你继续烧,通宵达旦的烧,可不能停了,知道?”

玉子初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翻了个白眼哼唧一声继续睡觉。

也不知是被苏谨气得忘记了害怕,还是因为狱卒声音一直在耳边,这一晚上玉子初就这么不知不觉睡着了,比往些年的中元节睡得沉多了。

在静思牢待了整整十五日玉子初才出来。

一出来玉子初就见到了两个人,一个冬夏,一个苏谨。

看到冬夏玉子初不吝啬得给了个笑,看到苏谨他也大方的给了个白眼。

这半个月冬夏听他的话一直待在家里没出来,也不知是这小丫头一个人太闷了还是怎么的,看着他久久没说话,一副快哭了的样子。

苏谨看得好笑,嘴贱道:“玉大人似乎不太高兴?哦,看本官这记性,玉大人当然不高兴,毕竟三百两白银玉大人可是一个铜板儿都没交。”

玉子初拳头是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最后,他松了拳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谨,“苏大人有事?”

苏谨咳嗽一声,终于正经说道:“皇上召见玉大人。”

玉子初动作一滞,既而对冬夏道:“你先回府,我进宫一趟。”

打发了冬夏,玉子初动身进宫。

苏谨不远不近的跟在他身后。

跟了约莫半刻钟,玉子初终于不耐烦的转身看着苏谨,“你跟着我做什么?怎么,害怕皇上跟我亲近了而远离你杀你头?”

苏谨似笑非笑的看着玉子初,缓缓道:“本官也受召进宫。”

看着玉子初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苏谨心情颇好,也不打算再挤兑玉子初了。

“走吧玉大人,一会儿皇上该等着急了。”苏谨拉着玉子初快步朝皇宫走去。

玉子初皱眉看着苏谨爪子,直到走到宫门前,玉子初忽然奋力一甩,直将苏谨甩得一踉跄。

看着苏谨懵圈的眼神,玉子初面无表情道:“堂堂一品大员,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苏谨:“……”

“对了,皇上召咱俩进宫做什么?”都到了宫门前玉子初才琢磨着事情不太对劲。

他这刚出狱就被皇上召唤,这不明摆着出事了吗?

苏谨看着玉子初,神色迟疑,“宋大人的事情还没着落,皇上派人去调查,结果什么都没查到,我估计和这事有关,另外宋大人七天……”

一说起宋铭,玉子初脚步一蹒跚差点摔倒,苏谨扶了他一把。

他脸色不好的推开苏谨,沉声道:“知道了。”

苏谨不提宋铭玉子初都差点忘记了。

宋铭是原主玉子初的恩师,在朝中这几年没少帮扶玉子初,玉子初对宋铭的感情很深。

对玉子初来说,宋铭相当于他半个爹。

而前几月宋铭被温灵均调任到了同州,结果刚调去同州宋铭就出事了。

也正是因为宋铭出事,玉子初心情不好就去星满楼买醉,结果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命弄没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