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星眠洛九川(无边星夜落九川)免费阅读无弹窗_无边星夜落九川沈星眠洛九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沈星眠洛九川是古代言情《无边星夜落九川》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凉川主城,凤阳城,凤阳大街······此时的沈星眠早已换了那一袭轻便裙装,未施粉黛,一帷帽白纱覆面,腰间佩有落云,右手不时转着那块做工独绝的紫色绶带纯白玉佩当小玩具,蹦蹦跳跳地在大街上左右张望,看什么都惊奇有趣,笑容浮现双颊,映出淡淡红粉凤阳大街果真名不虚传啊,繁华如书里写的一样“流云携客闹,风不经久,语不息”街两旁是未曾见过的新鲜玩意儿,什么串糖球儿、泥娃娃、鸳鸯绣儿、花竹篮儿、麻嘴儿、甜……

小说:无边星夜落九川

作者:余浮生

角色:沈星眠洛九川

小说《无边星夜落九川》是由“余浮生”所著。内容概括:”深沉的声音骤响。沈星眠止住步子,循声看去。“你方才…说我是谁?”夜无缺幽幽侧首,瞥那女子一眼,眼神如刀,锋利无比。“啊?你是谁?我当然知道啦…

无边星夜落九川

第4章 无耻! 免费在线阅读

沈星眠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丝毫没丢偶像的脸。

她特意用天色的黑不溜秋来形容玄色,用小黑壮士来代替玄衣少侠。

登对!

沈星眠满意点头,转身欲走。

······

“且慢。”深沉的声音骤响。

沈星眠止住步子,循声看去。

“你方才…说我是谁?”夜无缺幽幽侧首,瞥那女子一眼,眼神如刀,锋利无比。

“啊?你是谁?我当然知道啦。”

“你不就是大名鼎鼎的……”

夜无缺摆正姿态,稍一垂眸,慢举起幽龙吟,细细浅酌,送入口中。

嗯,这才对,敢问九川谁人不识得他?

大名鼎鼎的——

夜川嫡少主,花面屠魔,夜无缺。

“黑壮士,小黑!

美貌与智慧并存的黑暗力量!

世间留存最后一朵黑暗茉莉花——阴沟里的月亮——小黑!!!”

沈星眠说的激情飞扬,抑扬顿挫,音如贯珠,余音绕梁不绝。

!!!

楼内的众人都傻眼了,想笑也不敢,面上比哭还难看。

又有几人纷纷叹气,为这女子接下来的命运感到惋惜。

不知是从哪儿来的不经世事的小丫头,竟连花面屠魔的名号都不知道。

那可是小儿听了都不敢再嚎哭之辈,个个生怕被这魔头掠去,消失的无踪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此女,危矣!

······

夜无缺双目充满血丝,手脉青筋暴起,那香玉盏便一瞬间碎成粉末。

“很好。”夜无缺喉头微动,咬出两字,语气寒人,好似海啸前的风平浪静。

······

而他那沉迷小黑二字的近卫独步蕤,明白夜无缺是真的动怒了。

不过…

少主不杀女子,他没什么好担心的。

此刻他更是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进一步憋着笑,泪光点点悬在眼眶,直想喷涌而出。

黑壮士,噗。

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噗,黑暗力量,噗噗噗。

黑暗茉莉花,噗噗。

阴沟里的月亮,啊哈哈,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你别说,还真别说,形容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

夜无缺把幽龙吟一口全咽了下去,细细浅酌之感荡然无存,有的只是幽龙吟的后劲

——苦涩干烈,茶中之霸。

“既然你不识得我是谁,那今天,就让你好好认识认识。”又是一记眼刀扫在沈星眠身上。

沈星眠摸不清他语气中的情绪,颇为不解,转而又觉得合理。

哦~小黑应该也像大师兄丹兆那样,对她产生了赞赏之情?

不过小黑竟比丹兆更主动一些,初见就要加个好友,搞个江湖关系了?

沈星眠左思右想,恐怕是自己的说得太好了,魅力大过了偶像无霜!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于是她一改英姿,变成娇羞的声音,

“这样不好吧,小黑~。”

是啊,初见就上赶着攀亲近,以后自己还怎么闯荡江湖,了无牵挂啊!

“不好意思哦,婉拒了哈。”

旋即嫣然一笑,小星眠隔空摆了摆手手,一脚迈出了店门。

······

“想走。呵。”

掩耳之间,一道玄衣身影降落她眼前,堵住她的去路。

玄金袍边微乱,又随风缓缓平复,来人展开的玄玉扇挡住了半张面颊,只见的那丹凤轻挑,邪魅无边。

扇翼大开,陡然出现三个字——

“爷!最!帅!”

额…沈星眠唇角微抽。

话说他怎么有那么多扇子,地上躺着一把,手中又多出了一把。

难道他是推销扇子的?

“姑娘莫走啊,我们还得好好的,认识一下呢。”

听完这话,沈星眠忽地心下一动,蛾眉敛黛,双眸浑圆,眼波潋滟,如春水荡漾起圈圈点点,一张小脸皱了皱,眉目间犹见一层薄霜。

夜无缺把折扇一叠,一张妖孽般的容颜乍现,抬手一横,折扇开合翕张间,几枚驭雪刺从中一飞而散,枚枚直奔沈星眠。

她早察觉一种似有若无的煞气,所以想赶快逃离这是非之地。

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这小黑对她动手,敢情这人不是来助她的,而是个专横跋扈的魔头,见谁杀谁!

推销扇子也没你这样推销的啊!

不过…

这厮想跟她比用暗器?

哼哼。他还嫩了点儿吧!

······

沈星眠向后一撤,纤腰一低,几道暗器沿头顶疾风般略过。

少女猎猎如风般转了几转,眼神向后一聚,猛地旋身飞上半空,朝男子挥出衣袖——

那方才不知所踪的几枚驭雪刺,直挺挺从少女袖中探头而出,星奔川骛飞向那玄袍男子。

夜无缺眼疾手快,潇洒转扇,将要逼近的驭雪刺便齐齐被扇身弹开,而后纷纷坠地,发出声声清脆之响,余音在凝息屏声的大堂内甚至有些悦耳。

······

夜无缺轻眯双眸,漆黑如墨的眼瞳聚拢在蒙面女子身上,面色淡漠地扇了扇风。

没想到啊,没想到,此女武功高超,使得一手绝妙暗器。

刚刚却不显山不露水,倒是他,白白给自己添一麻烦事。

一股怒气升腾,夜无缺感到自己被耍了。

天下还没谁,敢如此戏弄于他!

······

沈星眠轻轻坠地,帷帽起伏颤动。

她不知这里人的戾气怎都如此大?

动不动就要打打杀杀,一点也不可爱!

她不愿多恋战,只想找个地方躲清闲,再来一碗阳春面。

可知她现在饿到极致?再也不想挑这选那了,只想果腹,如此就好。

点地腾空,沈星眠两三步要飞出门外。

哪知这男子发疯般依旧苦苦纠缠,一手扯住她的衣袖,硬将她拽回店门。

······

沈星眠属实恼了,用师父教她的一套蛇形掌法,连环出招,急且迅速。

此掌巧在姿态变化,讲求章法与气息平和,以巧取胜。

而此刻她全然不顾章法只求速战速决,好好的金蛇索命,硬是被打成了恶狗扑食。

没记错的话,就像小星星每次练武时胡乱地锤来打去一通,一个不小心夯得自己鼻血窜天高,又哭着喊着跑进自己怀里求安慰。

而她每次都要嘲笑一通,笑他丝毫没武学天赋,倒有疯狗天资!

小星星听完更加委屈,哭声震天响。

而她的笑声能并驾齐驱,看看谁叫的更高~

万万没想到!

自己急了,也成了一只疯狗。

—–

街上百姓呼嚎着四处逃窜,一时间凤阳大街这段路上家家户户门窗紧闭,空无一人,到处是丢下的菜篮和被撞倒的摊子。

门口瘫着的两人,即使躺倒在地,也早已挣扎看清了自己得罪的是谁——

竟是那夜川贵驾少主夜无缺。

他竟然和那丑女打作一团?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忍着全身粉碎一般的痛意,廖飞和江荀被江岚一一搀扶着起身,慢慢挪了出去。

“我们走。”

—–

夜无缺以扇作防快速击挡。

心下暗想,此女果真不简单,技法看似杂乱,却招招不倚不重,让人应接不暇。

掌掌笃实,极耗费双方体力,竟逼得他暂时无处出招。

夜无缺眸色一暗,瞅准她腰上那把剑,启扇微挑,剑身出鞘。

他一扇挡拳,一手拿剑,凌波走龙,向后微撤之间又抛剑于前甚远。

“我的落云,你!”沈星眠幽怨的瞪了那人一眼,飞身去抢剑。

夜无缺抛扇于空与落云相撞,扇沿锋利,盘旋扫过少女面前。

······

一记风过。

折扇盘旋舞回夜无缺手中,稳稳伫立。

而一素色长长面纱迎风降落,朦胧半空,飘摇落地。

沈星眠取至落云,一手将其回鞘,星眉凛冽,双瞳剪水,目光灼灼。

素纱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冷风拂面。

少女的脸庞显露无遗——

两道远山弯月眉,秋雨含黛;一双盈盈不语目,澄灵明澈;一点朱樱绛红唇,风情万种。

榴齿浅浅,鼻影深深,眉目如画,撩人心怀。

风髻雾鬓,淡然随风扬;玉笄压簪,遥想钗头凤。

风袖飘飘,宛如谪仙,更显清冷;软花纷落,清素九秋,不见他色。

————

任凭夜无缺向来沉静自持,自许见过美色无数,皆无一人能与他齐肩,在看到面纱下的她之时,饶是不自觉心头一悸。

“无耻!竟然偷我的剑!”

肌肤胜雪的女子此刻怒气腾腾然,活像一只炸毛猫。

夜无缺望着她的脸,不觉间朦胧的双目渐浮起一丝淡淡的水雾,心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怎会如此。

怎么也想不起来,怎么什么也想不起来。

转而兀然头痛欲裂。

睁眼眨眼间,依旧剖心般痛楚。

只得垂头呆站在原地,不能动作。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