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姬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楚凤舞刘墉)天帝姬最新小说

《天帝姬》内容精彩,“简归来兮”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楚凤舞刘墉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天帝姬》内容概括:楚凤梧意识回笼时,又出现在廊道中楚凤梧明明记得自己被炸死了,怎么又出现在梦中?楚凤梧以为自己出现了梦中梦,炸死只是一场梦而已,就如同盗梦空间中的情景一样楚凤梧如同往日往前走但是,这次与以往的梦有所不同,当自己走到廊道尽头,要跨出廊道时,白茫茫的雾中传出声音楚凤梧又吃惊又激动又兴奋,多少年啊,一成不变的梦境;多少次啊,自己想要改变一下梦境,但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今天终于有了变化……

小说:天帝姬

作者:简归来兮

角色:楚凤舞刘墉

热门网文大神“简归来兮”的新书《天帝姬》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路过的人一见他,都要皱眉捂嘴绕远点,因为他身上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偶有不怀好意的眼光打量他,估计着他在奴隶市场值多少钱,但看见他绑着黑不溜秋带子的瘸腿,摇摇头,远去。小乞丐饿了,想向人乞讨点吃的,但是大多数的时候,人们闻到他身上的气味就大声呵斥他,让他滚远点。偶有好心人施舍一点给他,也是远远的放下,…

天帝姬

第9章 悲惨的小乞丐 免费在线阅读

安顺城外官道上走着一个乞丐,这是一个小乞丐,破得不能再破的黑乎乎的衣裳,都快遮不住他的屁股了。

小乞丐头发是层层污垢打着结,脸上也几乎看不出颜色。

身体过分瘦弱显得他的头很大,看起来有些怪异。

小乞丐拄着一根从树上随便折下来的树枝,一瘸一瘸地缓慢向安顺京城而来。

路过的人一见他,都要皱眉捂嘴绕远点,因为他身上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偶有不怀好意的眼光打量他,估计着他在奴隶市场值多少钱,但看见他绑着黑不溜秋带子的瘸腿,摇摇头,远去。

小乞丐饿了,想向人乞讨点吃的,但是大多数的时候,人们闻到他身上的气味就大声呵斥他,让他滚远点。

偶有好心人施舍一点给他,也是远远的放下,离开后,让小乞丐自己走过去拿。

实在没吃的,小乞丐就爬到地里偷吃菜,这样还被发现了,被菜地主人打一顿、或恶狠狠的骂一顿。

他一直有股信念,要走到安顺京城。

听说安顺京城有家叫济世堂的药铺,初一十五免费给没钱的小孤儿看诊抓药,他要去那里治好腿。

他要活着,而且还要活得很好。想要活得好,先一定要把腿给治好。

本来他在河留城,距离京城六百多里,只是在他乞讨时,碰到了一个大叔,憨厚善良的大叔要给安顺京城城外的一户大户人家送货,见他可怜,捎带上他了。

那几天大叔驾车,他坐在货物上。

大叔把带着的硬得能磕掉牙齿的饼子分给他吃,大叔也不怕他臭。

在路上大叔还给他洗了个澡,虽然还是破衣服,但好歹没有那么臭了,那是他最幸福的日子。

他祈求大叔收留他,可大叔穷得叮当响,大叔说他娘子患病多年,给娘子治病把家里搞得家徒四壁,还没留住他娘子的命。

娘子的棺材都是借别人的,还得赚钱还别人家的棺材,现在家里只剩下茅草屋两间,下雨天两间茅屋就像筛子,也是满屋漏雨。

大叔没钱给他医治瘸腿啊。

大叔喟然长叹。

本来大叔想把他送到济生堂,不巧的是大叔要去的那户大户人家的小公子,那天要外出兜风,看见自家货物上有这么一个乞丐,说不要这车货物了。

吓得大叔向小公子跪地磕头。

小乞丐只好赶紧离开大叔。

大叔也只能含泪看着他离开。

那个小公子想想还不解气,回头指示他的小厮过来把小乞丐打了一顿,丢进路旁的臭水沟。

好不容易爬上臭水沟,小乞丐臭得更是人见人躲了。

小乞丐靠着信念一步一步挪到了安顺城城门,排着队,好不容易轮到小乞丐,守备兵把枪在他面前一挡,说:“你不能进!”

“为何不能进?”

“这是北门,北门不能进乞丐!”守备兵不耐烦的答道。

“为何北门不能进乞丐?”小乞丐挺着没肉的胸部,拄着拐杖,瘸着向守备兵跨了一步质问,拐杖上的突出的树枝快戳到守备兵的兵服摆上了。

“北门为尊,不准乞丐进!”守备兵退后了一步,防着肮脏的小乞丐站不稳倒向他。

“以北为尊是没错,但是我没听说过北门不准乞丐进。”小乞丐又向守备兵瘸着跨了一步,拐杖上树枝戳到了兵服摆上。

“不准进就是不准进!”守备兵恼羞成怒,他刚领到的新兵服,以前的已经穿得补丁叠补丁,已经影响观瞻了。

他的兵饷本就才堪堪养家,还总是被拖欠,每次都还被克扣一些,自己根本就没钱购置兵服,只有等着熬到兵部下发的这套。

大魏国兵部裳衣制规定,兵卒三年免费发放一套兵服,他的到月圆节时就三年了,可以领新兵服了。

隔壁马大娘早就和他说了,让他去相看一姑娘,一直没去,因为没有好衣裳。

新兵服领到后,就可穿上去相看那他每夜里想象的姑娘了,时间就定在月圆节,他已经和同伍的孙二说好了,月圆节让他替他值守。

这新兵服提前领到,还是前天太子到了北城门这巡视。

看见他穿着那补丁兵服,虽然他身姿笔挺,对,笔挺得就如同灵隐寺山脚下的那颗松树一般。

伍长天天叫嚷着,站如松。他做得很好,笔挺如松,可太子还是直皱眉。

事后,他被伍长狠狠责骂一顿,委屈得想哭。

昨天却被伍长喊着去领新兵服,他欢喜不已,应该是太子看他站得挺立如松给赏的吧?

今天可不能让这肮脏臭气熏天的小乞丐把自己这新兵服弄脏了。

守备兵又退了一步,感觉不稳妥,再退了一步,嗯,这样就算小乞丐倒下也不会碰到自己兵服了。

“有不准乞丐进的公文没有?拿来给我看!要不,我还是要进的。”小乞丐那双大大的眼睛有点亮。

“你小乞丐认字吗?”守备兵有点不屑地说。

“认不认字不用你管,有公文就拿出来贴到告示栏中。”小乞丐大声嚷嚷。

守备兵见有人朝他和小乞丐看过来了,有点慌。

哪有公文啊!

这个只是伍长说上面私下要求在月圆节前三个月不准乞丐再进安顺京城,以免有不轨人士装作乞丐进京城作乱,

更怕安顺京城乞丐多了,让陛下看见心里不喜,月圆节陛下要出皇城与民同乐。

其实他们在执行这个私下规定也不严格。

只要不是那种身体很强壮的青壮乞丐,他们经常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碰到难缠的又老幼病残类的,放进来或许还算是救人一命,毕竟安顺京城有些夫人老太太祈福时,有时会施粥。

同值守的孙二也朝他看过来,他忙着检查进城人的行李,看有没有违禁品,一个人有点手忙脚乱。

“郑平,你快点!我这忙得很!”

“你,你走吧,你躲在小巷子里,最好去南区,千万不要到皇宫边上去。”郑平小声说。

“否则你会没命的!”接着郑平又恶狠狠地补了一句。

然后迅速的走了,没管小乞丐了。

“济生堂怎么走?告诉我啊”小乞丐却还大声的问郑平。

小乞丐只看见守备兵郑平的手指指了指,然后不再理睬他了。

小乞丐往手指指的方向看出,是西边,拄着拐杖缓慢的往西城区去了。

等郑平抬头眼神四处巡查了一遍,没看见了小乞丐,松了一口气,幸好小乞丐走了啊!没被伍长看见啊!免了一顿臭骂,郑平心情好起来。

“孙二,记得月圆节替我值守,到时请你喝酒。”郑平美滋滋的对孙二说,瞬间把小乞丐抛到脑后,忘得干干净净。

小乞丐艰难的走着,眼前有点重影,头晕晕沉沉的。

思维已经有点迟钝,想不起来是一天还是两天或者是三天没吃东西了,想乞讨些东西,可是浑身臭气让人们远远避开他。

城里没有菜地,连去菜地偷点菜吃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希望碰一个大叔那种不嫌弃他的人,能告诉他济生堂怎么走。

到了济生堂,说不定济生堂能给他点吃的,他们那么慈悲,能给孤儿看病,应该是能给吃的。

信念支撑着他,他看见一小巷,没有人,就摸到墙角坐了下来,想先歇一会儿,再找人问一下,济生堂在哪。

小乞丐双手抱头蜷缩着倒在墙角,一动也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乞丐感觉自己身上有点痛,似乎有东西打在身上。

他努力的眨了眨眼,把大脑袋从臂弯中抬起,朦胧中看见有一石子朝自己眼睛飞来,他本能偏了一下头,石子擦着眼角飞过。

“小乞丐,滚远点!你太臭了!”有人叫嚣着。“滚!那是我家的墙。”有人跟着喊。

看清了,是三个穿得富贵的男童,正拿着土块石头在朝他扔。

小乞丐愤怒了,墙是他们家的,这个路可不是他们家的,凭什么打他!自己只是在地上睡着了!小乞丐凶狠的盯着他们。

凶狠的眼神把男童门吓了一哆嗦,那个大的觉得刚才那一哆嗦很丢面子,就大声说,“我们过去打他!”

三个男童冲过来,对着小乞丐就是一顿又打又踢。

一人边打边喊,“叫我们一声爹爹,就放过你!”

小乞丐本就瘦弱不堪,哪是这几个肥硕男童的对手,只能用手臂挡着他们的拳脚。

小乞丐咬着牙不出一声,小乞丐想,等我腿好了,我要杀了你们全家!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小乞丐被打得渐渐麻木起来。

他看见了她娘,她娘朝他笑,娘好美啊,娘温柔地给他唱歌。

他裂开带血的嘴巴笑了起来,但是娘的脸渐渐变了,娘的脖子被人勒着,娘倒在地上,眼睛没有闭上,看着他。

他大声地喊,娘!娘!娘!

小乞丐流着泪悲痛的喊着。他发誓一定要把杀他娘的人千刀万剐!

“住手!打死人你们吃牢饭!”有人大喊。男童们愣怔了一下,一眨眼跑远了。

“刘墉,他还活着!我听见他在叫‘娘’。二小姐,让文桂来抱,您离远点。气味很难闻。”

小乞丐听到这悦耳的女声,是娘的声音!小乞丐哭着又笑了起来,然后安心的沉入黑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34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