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君舞霓裳)裴严云茶_裴严云茶完整版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为君舞霓裳》,讲述主角裴严云茶的爱恨纠葛,作者“间九”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筱婷点了点头,“是”云茶想到昨夜的情景,小脸涨红,她还以为,那人早已经身经百战了,才那般折腾她这厢,筱婷从袖间拿出来一本书,递给云茶期间,她不停地打量云茶,这位小郡主,是如今京城盛誉,百年难遇的第一美人,又是瑞王的幺女,平日里百般宠爱长大,比公主还要贵胄如今尚未婚嫁,这些书里的东西,怕是要臊红了脸了云茶好奇地接过筱婷手里的书,不知道是什么,一边只听筱婷同她说,“郡……

小说:为君舞霓裳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间九

角色:裴严云茶

《为君舞霓裳》小说是作者“间九”的倾心力作。以下是《为君舞霓裳》内容介绍:病重的瑞王也已起来,他与云母正在商量云茶的婚事,皇帝如今依旧惦记着云茶,若是云茶嫁了,皇帝自然不能再对云茶有别的贪念。“永安侯今早来提了亲,希望你能嫁与世子。我与你母亲应了这门亲事,省的夜长梦多,三日后,你便嫁过去。”云母将云茶召到身边,“阿茶,母亲总想留你几年,可瞧着,母亲留着你三姐,却等来了一道…

为君舞霓裳

第3章 在线试读

她连忙带着云茶进屋,“郡主,奴婢为您准备沐浴?”
云茶点了点头,待筱婷准备好热水,她躺了进去,又胀又痛,不知不觉中,她睡了过去。
直到云母房中的婢女过来,喊她过去。云茶简单的为自己涂抹了胭脂,遮掩疲惫。朝着正堂走去。
病重的瑞王也已起来,他与云母正在商量云茶的婚事,皇帝如今依旧惦记着云茶,若是云茶嫁了,皇帝自然不能再对云茶有别的贪念。
“永安侯今早来提了亲,希望你能嫁与世子。我与你母亲应了这门亲事,省的夜长梦多,三日后,你便嫁过去。”
云母将云茶召到身边,“阿茶,母亲总想留你几年,可瞧着,母亲留着你三姐,却等来了一道圣旨,让她去和亲。让你三日后嫁过去,自然是委屈你,但总好过入宫的。”
云茶脚步有些不稳,如今她求到了裴严那里,身子已经叫人破了,如何还能嫁给世子殿下。
只是瞧着父母心意已决,云茶断没有其他的说法回绝。哥哥如今是出了大牢,可她姐姐还没能从和亲名单上下来,云茶知道,她离不开裴严,云家也离不开他。
可偏偏巧的是,这三日,裴严压根没有召见过她。他已经知道了她要嫁给永安侯世子了吗?
她现在还没有救出姐姐,她离不开裴严。弱小,无助,令云茶惶恐至极。
新婚的前一夜,云茶照旧溜出了王府,悄悄到了裴严的府邸。
裴严正批着文书,瞧着被小太监领进来的云茶,他将朱笔搁置,抬眸望向云茶,面色带笑,眼底却冷若冰霜。
“郡主,待嫁之身,若是让你的夫君知道了,该如何看你?”
小太监识相的退了出去,云茶提起衣裙,朝着裴严走近,裴严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倒是想瞧瞧,这小郡主新婚前一夜跑来,是做什么的?
云茶走到裴严身边,大胆地跨坐在裴严身上,裴严忽然一怔,朝着云茶上下打量,“郡主这是做什么?”
不给他答案,云茶便朝着裴严吻了上去,她的舌头笨拙地撬开他的牙关,伸进去,在他的唇腔中肆意扫荡。
少女的幽香充斥着在鼻腔,裴严呼吸加重,热气喷洒在云茶的脸上,他刻意躲了一下,可云茶却害怕似的,将人拥紧,恨不得将自己送进他肚子里。
少女紧闭双眼,乌羽一般的睫毛压在白净的皮肤上,微微颤抖着。裴严睁着眼睛,看着将自己全身心投入,都交给他的少女。
云茶,你真就将自己全都赌给咱家了吗?
云茶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松开裴严,看到裴严冷清的眸光,没有一丝的情欲,她感觉到无比的颓败。
“督主承诺过阿茶,会一辈子疼我,您这就食言了?任由我嫁给其他人吗?”
裴严勾了勾嘴角,哦,这是担心他不救她姐姐了,这才眼巴巴的过来。
金丝雀,着急了。
“郡主,想让咱家怎么做。”
“如今取消婚事是来不及了。”云茶认真思索着,随即吐了两个字出来,“抢亲。”
“抢亲?”
裴严忽地笑了起来,“郡主可真看的起咱家。”
云茶睁着一双圆眼,好似真的天真,“不能吗?”
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他这一手遮天的东厂督主做不到的?
“咱家自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达成郡主所愿。”
云茶求了裴严的恩护,终于放下了忐忑不安的心,可第二日,她还是顺顺当当的嫁进了永安侯府。
裴严压根就没有来抢亲!
云茶坐在婚床上,如果今晚,她真的成了世子妃,那她日后,还拿什么去勾引裴严。
云茶慌了,无比的慌。
云茶掀开自己的盖头,正要起身,便听见外面传来动静,云茶一个慌张,将自己方才扔下的红盖头捡回来,重新盖在头上。
房门被人打开,又吱呀一声被人关上。没有闹新房的热闹,只剩下无比的静谧。
云茶盯着脚下,看到有一双脚朝着自己靠近,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随后,她的盖头被人掀开。
云茶抬眼朝着来人望去。
“怎么?郡主看见是咱家,不是世子,失望了?”
云茶怔怔地看着裴严,他怎么会出现在新房,永安侯求得亲?是为他求得?还假以世子的名分!
云茶想到自己新婚前一日,还担心裴严会因此不管她,而眼巴巴地去找裴严。
如今看来,不过是裴严想将她顺理成章的留在身边的手段罢了。
云茶心中不快,“督主,您骗阿茶。”
裴严坐在榻上,指腹贴上云茶的眼角,“这怎么能叫骗呢?郡主想要咱家来,咱家不是来了吗?”
云茶气急,这能叫一个说法吗?
奈何她对着裴严,无法发作,这都是她自己选好的路。
裴严笑眯眯地盯着云茶,心里忍不住啧了一声,这小郡主,还真是能装。
“郡主,张嘴。”
裴严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颗“糖豆”,云茶盯着他手里的“糖豆”,又些不大乐意吃。
“咱家没忘了,郡主怕疼。”
裴严盯着云茶,嘴角扬了起来:“这是咱家想的新法子。”
云茶想起最初那两日痛的生不如死的感受,她半信半疑地盯着裴严。当然,她也知道,既然裴严进了这婚房,今日,她便跑不了。
“郡主不若试试,若是还疼,下次不吃了便是。”
云茶缓缓张开了嘴,裴严忽然就乐了,将“糖豆”塞进了云茶嘴里。
一股苦涩的味道蔓延开,裴严盯着云茶面若桃花的脸,意味深长。
裴严一把将云茶拉近,云茶的双手贴在他的胸膛,不知为何,云茶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手触碰到裴严胸膛的那一刻,也越来越离不开他。
她究竟是怎么了?
裴严盯着云茶愈来愈红的脸颊,抱着她如火炉一般的身体,耐着性子等她。
云茶喉间干涩,她盯着裴严的嘴巴,咬了上去。生涩中带了急促,双手勾在裴严的后劲,将自己整个人都贴在裴严身上。
她的舌尖试图撬开裴严的牙关,可是裴严不依她,云茶松开裴严,委屈巴巴地盯着他,似乎是在责怪他的无动于衷。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6:2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