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严云茶(为君舞霓裳)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裴严云茶)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裴严云茶是《为君舞霓裳》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间九”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顾楚延与这京城贵门子弟大不相同,旁人都是冰肌玉骨,养在高门里,要比女子还要娇贵可他却是皮肤黝黑,整个人不见女气,阳刚至极云茶打量了他片刻,便移开视线两个人默契的不说话,也不去看彼此一路沉寂直到抵达王府,顾楚延率先下了马车,递了一只胳膊给云茶扶着她“夫妇二人”进入王府,拜见了瑞王与云母顾楚延盛名在外,是如今京城少有的男儿郎,更有军权在身瑞王打量着顾楚延,……

小说:为君舞霓裳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间九

角色:裴严云茶

火爆新书《为君舞霓裳》是由网络作者“间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间九”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瞧见他眼底的嘲讽,云茶咬着牙承上他的目光,难以启齿:“督主,求您疼我。”裴严将云茶从地上拉起来,微微眯起眼,轻笑了声:“郡主便是如此不喜皇上?竟然求到东厂也不愿意入宫?”裴严转了转手上的玉扳指,将手抚上她的脸颊,冰冷的触感,加上他那晦暗不明的眸光,云茶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那咱家,便顺了郡主这番心意…

为君舞霓裳

第1章 在线试读

“公公,求您疼我。”
云茶慌忙跑进如今东厂总督的院子,脚下一个踉跄,伏倒在地。她艰难仰起头,只见那人朝她走近,缓缓蹲下身。
男人温凉的手指掐住云茶的下巴,摩挲着,眉眼中划过嘲讽的笑意:“郡主,您可想好了?咱家——”
“可从不会疼人。”
瞧见他眼底的嘲讽,云茶咬着牙承上他的目光,难以启齿:“督主,求您疼我。”
裴严将云茶从地上拉起来,微微眯起眼,轻笑了声:“郡主便是如此不喜皇上?竟然求到东厂也不愿意入宫?”
裴严转了转手上的玉扳指,将手抚上她的脸颊,冰冷的触感,加上他那晦暗不明的眸光,云茶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那咱家,便顺了郡主这番心意。”
她姓云,单名一个茶字。是这历朝唯一的外姓郡主,只因她父王曾被先帝看重,选为养子。
如今,新帝登基,不守常伦,竟要云茶一个做侄女的入宫为妃。
那可是她的叔叔!
瑞王抵死不从,那昏庸无道的新帝,便废了瑞王的尊位,并将她大哥作为质子,交换到敌国。
如今,瑞王病重,她的二哥入狱,三姐即将被送去和亲。能救他们云家的,便只剩下这只手遮天的裴严。
哪怕他是地狱里的鬼,逢人都骂的阎王爷,她也要,求他,救云家。
“郡主,可会伺候人?”
“会!”
几乎是毫不犹豫,云茶连忙点头,心里却是忐忑,便是不会,也得学。
他唇角一扬,笑着捏上云茶的手腕,“郡主,若是伺候不好呢?”
裴严不比传闻的那样丑陋,相反,他长身玉立,皮肤白皙,若是他不说,旁人只道他是哪家的贵公子,而不是这令人窒息的东厂总督,裴严。
瞧着云茶不说话,裴严敛起笑,“若是伺候不好,脏了咱家的眼,郡主,可不能活着走出这院子。”
月光印着他的脸,没了那抹讨厌的神色,倒是看的顺眼了许多,云茶低声应了一声,“是。”
裴严满意地看着云茶,俯身凑近。热气喷在她脸上。云茶下意识地朝他偏过头,却在一瞬间,他咬上云茶的耳垂,“咱家向来说话算数,既然是郡主求来的,咱家必然满足郡主。”
云茶咬着下唇,后背窜进了一股冷风。听说,太监有残缺,心里扭曲,在玩弄女人方面,颇为残忍。更何况是这只手遮天的东厂督主。
裴严看着云茶若有所思,他脸上的笑意更深。
一边,他低着头又开始转动自己手上玉扳指,语气中已经没了玩味,转着玉扳指的动作一顿,他抬起眼,冷漠地吐了两个字:“脱了。”

裴严看着云茶脸上烫出红晕,“咱家虽是太监,可满足郡主,疼惜郡主,办法多的是。郡主,自是放心。”
被人玩弄在手掌心,云茶只觉自己的脸像是被热炉烤炙一般。
她咬着牙关,眼底逐渐升起雾气。转瞬间,云茶感受到冒犯,她的身体格外僵硬,满眼猩红,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裴严抬起另外一只手抹去她眼角的泪水,手指被一股莫名的力道夹紧,裴严眼底通红,他趴在云茶的耳边,“疼吗?”
云茶呜咽了声,只觉难堪至极,饶是事先听过传闻,有再多的防备,如今也有些无法承受。
裴严笑看着云茶,慢悠悠地勾起了唇角,今日送上来一只金丝雀,这金丝雀偏生不知量力,想和他斗,那就玩玩。
“怎么?只让咱家为你服务?郡主就是这么伺候咱家的?”
云茶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他既然已经用了手,还想干什么。
“郡主还真是不懂。”
裴严像是失了兴致,他将自己的手指拿出来,松开云茶,叫了小太监来:“咱家记得,你有一个对食在府上?”
那小太监不知道裴严为什么会忽然这么问,直是点头,裴严瞥了眼一旁已经穿戴整齐,瑟瑟发抖的云茶,“叫你那个对食过来,以后就跟着郡主。”
“教会郡主怎么做,咱家重重有赏。”
小太监忙不迭点头:“是。”
等那小太监离开,裴严也没多留,吩咐人送云茶出府。
云茶浑身像是被穿透一般的疼,面色苍白,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方才那小太监的对食过来,她看着云茶的面色,只是看了一眼,便匆忙低下头,“奴婢筱婷,见过郡主。”
一旁的小太监告诉云茶:“督主说,二公子明日便能回到贵府。至于您姐姐,能不能从和亲队伍中逃了,都看郡主您怎么做了。”

云茶带着筱婷回到府上,云母见她一夜未归,冷着一张脸斥责云茶:“如今府上如此光景,你不在府上好好待着,出去乱跑什么?生怕狗皇帝抓不到你是不是?”
云茶已经疲惫不堪,随意喊了声,“母亲。”
便自行回到自己闺阁,云母气极,在云茶身后骂着,“这丫头真叫她父王给宠坏了,这是什么臭毛病!”
云茶对于云母的咒骂当作是空气一般,她蹬掉脚上的鞋子,趴在床上,头脑晕沉。
筱婷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她轻声唤着云茶,“郡主,今夜,督主那边,还等着您过去伺候。若是白日里偷了懒,夜里过去无法交差,督主那边,怕是不好交代。”
云茶由着自己的性子,磨蹭了会儿,下体仍旧刺痛非常,她一想到裴严,整个人愣是清醒了过来。她冷冷地盯着云茶,“本郡主该怎么学?”
“督主身份尊贵,身边从未有过女子。郡主是头一位,自是需使进浑身的解数,让督主满意。”
云茶听着筱婷的话,忍不住愣了一下,“等等,头一个?”
“裴严身边,没有过女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