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若白霄沐尘《今生与谁共白头》完整版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今生与谁共白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相思意

角色:苏若白霄沐尘

小说叫做《今生与谁共白头》,是作者相思意的小说,主角为苏若白霄沐尘。本书精彩片段: 这番话,其实是谢洛卿的心底话。眼见说完萧离落并未生气,她一时胆子也大了起来,便微提裙裾,跪着往他椅畔挪去。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四溅的碗筷和饭菜,谢洛卿总算是移到他身旁了。她深吸一口气,微微垂睫,去解他的龙袍。假扮哥哥的这许多年,她对于男子的衣服款式,早已是熟练无比。不过轻轻几下,她便将萧离落的外袍和白玉腰带褪了下来。御书房中温暖如春,龙袍里边,便只有一件纯白色里衣。谢洛卿手微微颤抖,明明先前在京郊那片草地上她也曾为他脱过衣物,可那时,是因为他受伤了,事急从权,而她又…

书评专区
世间万物明澈见底: 曾经有个作者更得很慢~后来他就被群殴了……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突然想起来这么回事
落花残殇千年: 你太棒了,一次性更那么多,神仙大大吧[惊喜]
江心薄雾起: 蹲,坐等更新,更新了踢我一下

苏若白霄沐尘《今生与谁共白头》完整版无弹窗在线免费阅读

《今生与谁共白头》章节试读

第014章 付出代价

圣元五年九月十八,立冬前夕。

这一天,整个谢府张灯结彩,府中众人皆在为明日大小姐的婚事做着最后准备。

清苑的丫环下人们都被管家叫去了,为的是就明日婚礼的各种事宜做着最后的嘱咐。

而身为婚礼的主角谢洛卿,倒是落了清闲。

说是清闲,然而她的心情实在是好不到哪里去。

她其实是不想嫁人的。

嫁了人,就不如在家中那般自由了。

若是嫁的是自己喜欢的倒也罢了,若是不喜欢,那这此后漫长的一生该多么无聊啊。

纵使那沈公子貌比潘安、才胜李太白,但谢洛卿深知,终究,她是绝无可能爱上他的。

怎么可能会爱上呢?

世间好男儿千千万万,却只得一个萧离落。

想到萧离落,谢洛卿忍不住又拿出怀中的玉佩细细摩挲着。

这块玉佩由白玉制成,通体晶莹剔透,无一丝杂质。

上面雕刻的是一株兰花,冰叶碧根,淡雅大方。

犹记得,当初萧离落将这个玉佩赏赐给她时,曾笑言:“谢卿在朕心中,便如同这兰花一般,有君子之姿,有傲视群芳之才。”

那时,她是怎么回应的?

谢洛卿已经记不太清了。

左不过是恭谨地谢恩,然后战战兢兢,只盼着他早些让她退下罢了。

她曾经那么幸福,与他离得那般近。

却也是她自己不知珍惜,逐渐地将他推远。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过的错付出代价,自谢洛卿代兄赴考那一日起,她就知此后必定要担惊受怕,每日将性命系在腰带上。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付出的代价竟如此之大。

那是她的爱情。

是她也许此生唯一的心之所系。

她就这么缓缓地摩挲着那玉佩,想着以往的一幕幕,忽而哭,忽而笑。

没过多久,外头闹哄哄的声响便扰乱了她的回想。

隐约听见有人在哭,还有人在厉声说话,吵吵嚷嚷的。

谢洛卿皱皱眉,将玉佩小心地收回怀中,而后推门出去。

动静是从清苑外头传来的,她循声前往,没多久,就在谢府的前院看到了闹哄哄的人群。

“爹、娘,”她奔至父母的身边,只见谢大学士满脸忧色,而谢夫人已经在掩帕泣哭,“发生何事了?”

“程儿被抓起来了。”

谢洛卿闻言,脸色一变,急道:“哥哥可是朝廷命官,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来谢府抓人?”

“是东厂的魏公公。”
谢学士脸色灰败道。

谢洛卿不由悚然一惊。

东厂,自太祖开朝以来,便是直接隶属于皇帝的存在。

抓贪官、惩污吏、查谋反,任何一件事,但凡是东厂插手,那么便是不死不休。

任何一个进了东厂的人,就算侥幸能出来,也是命去了大半,与废人无异了。

这下,谢洛卿总算是明白事情的严重程度了。

眼见得府中下人一个个人心惶惶,她皱皱眉,跟管家谢康道:“先让大家都散了,让他们都不许背后妄议,各干自己的事去。”

谢康应了一声,忙去安排了。

谢洛卿又喊绣春、兰馨道:“把老爷、夫人扶去书房。”

谢大学士此刻六神无主,自是全听女儿安排。

一时几人到了书房,谢洛卿待谢夫人情绪稍微好些了,才问道:“东厂的人怎么会忽然来抓哥哥?他们可说了是因为何事?”

东厂虽为百官所惧,但是他们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皇权,平日做事素来秉公执法,从来不曾**的,今夜这却是怎么了?

谢学士刚喝了口茶顺气,听完女儿这话,顿时便唉声叹气。

半响,他方道:“魏大人跟我说,有人举报你哥哥与景王谋反一事有关。
说是数日前,皇上曾在京中酒楼遇刺,当时刚巧你哥哥也在,怀疑是他报的信。”

谢洛卿闻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是因为那件事。

那伙人果然是景王的人,难怪最近京中动静那般大。

可是,此事怎么会查到哥哥头上呢?

那一日,明明是她而不是哥哥呀!

而且,若不是萧离落相救,她都差点死于非命了。

她又怎么可能是景王的人呢?

谢洛卿正凝神想着这中间的关窍,一旁的谢夫人已经紧紧抓着谢大学士的胳膊,哭道:“老爷,你快想个法子呀!”

“我能有什么法子?程儿跟景王从无联系,肯定与此事无关。
待到他们查清了,自然就会放了他了。”

“查清?那得等到什么时候?谁不知道东厂的人最善用刑,只怕还没等到那一天,程儿便要受不住了!”

谢夫人这话让谢洛卿心中一沉。

是啊,哥哥身子那么差,如何能在东厂熬得住?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三人正各自惶然之际,忽而谢康进来道:“老爷,宫里的李公公来了,此刻就在前厅呢,他说倘若想救少爷,那只有一个法子,就是让小姐即刻随她入宫。”

入宫?

此言让谢学士、谢夫人齐齐面露惊愕。

而谢洛卿,则是恍然。

她明白哥哥这祸事从何而来了。

他知道了。

萧离落知道她假扮男装的事了。

如此一想,谢洛卿倒是松了一口气。

既然此事是针对她而来,那么,哥哥便有救了。

于是她跟双亲道:“爹、娘,女儿这便回房收拾一下,随李公公入宫。”

谢夫人依旧在哭,但谢学士则稍微清醒些。

他沉声道:“不行,你不能进宫,明天就是你的大喜之日了,你须得留在府中待嫁。”

“爹,”谢洛卿苦涩一笑,“就让女儿去吧。
还有,您把沈府的聘礼退了吧,这亲,怕是成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