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梧桐村里大片麦田被毁种树苗 造假套赔成公开秘密

#p#分页标题#e#

   其实,在我们以往的节目中,也报道过类似于这种在征地、拆迁前突击种树、突击加盖以骗取国家赔偿的现象。那么,这种事情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呢?如何才能杜绝这种行为呢?我们来连线评论员袁秋香,听听她的看法。

   记者无法证实当地政府部门是否真的派人巡查了,或者说巡查只是走了过场。现在的事实是,突击种树的现象并没有停止。

   记者:你给人家种一天给你多钱?

   知情村民:乱七八糟的人租,价已经租到(每年每亩)一万了。

   村民们说,最近一段时间,随着政府征地的风声越来越大,租地种树的价格也一路上涨。

   记者:你觉得把麦子铲掉种树可惜不可惜?

   种树工人:不知道,法国梧桐,我不知道,法国梧桐,我是光管理这树苗。

   打击造假套赔要抓落实

   记者:种这树是干啥呢?

   记者:赔得多不多?

   河头村村民:种麦子一年两料子(下来能陪)一两千块钱。

   评论员袁秋香:这些年只要有一点征地拆迁的风声,驻地的居民就闻风而动,加盖房子、突击种树,这个不仅造成极大的浪费,而且助长了很多歪风邪气。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要标本兼治的话,首先是阳光运转、公布政策、奖罚到位,然后加强管理、随时督促,让那些利令智昏的人无空可钻。如果我们还是只停留在发文件不抓落实上,我觉得这种造假套赔就会永不止境。

   河头村村民:咋你以为,赵峰村、王头寨村都赔了。

   知情村民:(街道办)说你们自己解决么,说你给上闹,我们管不上。

   种树工人:唉!这给你说明话,就是等着赔钱呢。

   记者:为啥把麦子铲掉种这个树?

   记者:怎么难为?

   知情村民:你好比办个啥手续,他就说你把地租给我,你才能办,你不租办不成,步步难为。

   河头村村民:比麦子强多得多。

   很明显,长安区和迪村这种赶在政府征地前突击种树的行为,就是为了骗取国家的征地补偿款。我国土地法明令禁止占用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那么,和迪村真的要征地吗?这种突击种树的事情,相关政府部门知情吗?又是如何监管的呢?记者尝试各种办法联系和迪村村主任,但一直没有联系上。随后,记者来到了长安区五星街道办了解情况,街道办对于征地一事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会对村民的这种行为进行制止。

   在现场,记者遇到了一位村民,他正在整理刚种到地里的树苗。

   无奈之下,这位村民只好同意将地租出去,而这样的遭遇也发生在其他一些村民身上。

   记者:如果种麦子能赔多少钱?

   记者:再没有种过?

   闫锋:哦。

   村民:别的村都赔了

   知情村民:一万块钱,一万块钱把麦地租来,把麦毁了栽树呢。

   原来,和迪村的一些村民听说他们村所得地要被征了,而树苗的赔偿价格要比麦子高,于是,这些村民便毁掉麦苗,在麦田里种上了树苗,甚至一些有钱的外村人还专门跑到和迪村租地种树。一位已经将耕地出租的村民告诉记者,去年年初,村主任找到他,说有人想租他的地种树苗,每年每亩4000元租金,只要同意就立即给钱,但村主任不愿透露租地人的身份,也不让看租赁合同,他便没有同意。

   西部网讯(陕西广播电视台《今日点击》)最近正是植树时节,但西安市长安区和迪村却出现了一件怪事,有人深更半夜偷偷摸摸将好端端的麦苗铲掉,在麦地里种上了密密麻麻的树,而当地知情群众反映,这些人其实根本不是真心植树,而是另有目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评论员周兴武:征收政策一旦确定以后,被征收土地上的地面附着物必须保持一定的连贯性和稳定性,换种上或者恶意换种上经济价值比较高的农作物,征收机关在征收时原则上是不予赔偿的。

   采访中记者发现,除了和迪村,在长安区五星街道办,凡是有风声要被征地的村子都存在突击种树的现象。在紧临和迪村的河头村和晓阳村,早在两年前,这里的耕地就开始被种上了各种树苗。

   在西安市长安区五星街道办和迪村,记者看到,初春的麦田郁郁葱葱,麦子长势喜人。然而,村子东边武楼中学门口的大片麦田却是另一番景象。

   记者粗略算了一下,被机械翻开的麦田足有上百亩,将近一半已经种上了白皮松树苗。

   河头村村民:赔的(一亩地)有十几万的,还有一、二十万块钱的。也是看人呢,有关系了钱多,没有关系了钱少。

   记者:你不是和迪村的人?

   这位村民告诉记者,除了本村村民种树外,他们村有很多地都是被已经征过地的外村人租去种树了,因为人家有经验、有资金、有关系,知道如何获得更高的赔偿。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按照政策规定,这种在征地前改变土地用途突击种树的行为政府将不予赔偿,而对于没有突击种树的村民应该奖励。为什么还有人甘冒这样的风险呢?

   采访中,一些村民告诉记者,他们村的地都是上好的耕地,属于基本农田,如今麦子长得好好的,却要毁掉种树,实在是太可惜。

   知情村民:上户口找人家盖章子不给盖,你把地租给我,我把章子一盖,啥事都不说了,你不给我地,你这户口暂时上不成。

   种树工人:就是等着赔钱

   河头村村民:赔得少了不给你(征),赔得多了(一亩)十几万。

   然而,一些知情的村民告诉记者,他们之前也向街道办反映过此事,但都是不了了之。

   晓阳村村民:你想甘河村载的柿树最后都给赔了,那你不会不赔,给人说不赔给你还奖励呢,给谁奖励呢?

   向街道办反映 不了了之

   河头村村民:就招这个村的活了,那乡政府就给村里说你栽树,你载,使劲载,由这才引起的。

   记者:就是一亩地一万块钱?

   不租地不给办手续

   晓阳村村民:那个种树的把钱得(赔)美了,(人一看)呀那得(赔)美了,我也要载,有钱人我还要承包你的地,你的力量不行,把你的地租给我,我一年给你几千,我载了树再赔多少万。

(西部网)

   种树工人:不是,我是给人家种的。

   那么,情况是否真如村民所说呢?事隔两天,记者再次来到和迪村,发现之前被翻开但还没有种树的耕地上已经种上了密密麻麻的树苗。在现场,记者电话联系了长安区五星街道办城建办主任闫锋。

   记者:一亩地能陪十几万?

   记者:没有种的了?

   记者:我们现在可以看到,这里大片的麦田已经被翻开,麦子也被铲掉了,在旁边我们可以看到,被毁掉的麦田已经被种上了白皮松的树苗,好端端的麦田为什么会种上白皮松的树苗呢?

   长安区五星街道办城建办主任闫锋:最近我们在土地巡查的过程中也发现有个别群众在耕地里边栽种树木,已经制止了几起,今后我们在巡查当中,会加大力度,发现一起制止一起,使得耕地用途不发生改变。

   记者:种这树能赔多少钱?

   种树工人:一天百十块钱。

   长安区五星街道办城建办主任闫锋:情况是现在没有种的了。

   知情村民:接下来不同意,他给你做工作,法国梧桐,难为你,件件事情难为你。

   闫锋:没有种的了。

   看来,突击种树骗取国家赔偿在长安区五星街道办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甚至已经成为一门生意。那么,如何看待这种突击种树的行为呢?相关政府部门对此又该如何监管制止?现在,我们来连线评论员周兴武律师,听听他的看法。

   知情村民:你看这可惜不可惜,今年雨水又好,可是毁在人为了。

   村民:这有啥可惜的,都想捞一点钱。

   记者:比种麦子赔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