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之时(复苏之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复苏之时)复苏之时最新章节列表

苏清轩苏箐芸是《复苏之时》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佩洛爱炫饭”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呃!”过了半晌,苏清轩的意识回归身体,幽幽转醒虽然王座和苏清轩被巨茧包裹,但是巨茧内却有着淡淡的光亮苏清轩瘫坐在王座上努力回想着人影的长相,却怎么都无法回想起来从王座上站起,苏清轩迅速检查自己的浑身上下,还成,俩胳膊仨腿一个没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检查检查总没错突然,苏清轩浑身一僵,看向了右手手心的巨镰印记这是,什么?右手手心一热,苏清轩瞬间闭眼内视,感受身体变化如同流星划……

小说:复苏之时

作者:佩洛爱炫饭

角色:苏清轩苏箐芸

小说《复苏之时》是著名网文作者“佩洛爱炫饭”所著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讲的是:低头一看,衣服被直接留下来一道巨大的口子,干脆成布条了,身上也留下了一道血痕。幸好冬天衣服厚,这才受伤没那么重。这一出血,激发了苏清轩的血性。“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今天我必须宰了你这只畜生!”猞猁落地转身,调整姿势准备继续攻击,刚才的攻击尝到甜头了…

复苏之时

第4章 猞猁不如爆舍利 免费在线阅读

猞猁和苏清轩的距离本就不远,二者之间的距离极速缩短。

苏清轩双眼紧紧的盯着猞猁的肌肉动作,这是他能否反杀的依仗。

猞猁跑到面前,呼的腾空而起,直奔苏清轩腰腹部而来。

面对着猞猁的攻击,苏清轩身子向左一侧身,猞猁擦身而过,苏清轩感觉腰部一凉。

低头一看,衣服被直接留下来一道巨大的口子,干脆成布条了,身上也留下了一道血痕。

幸好冬天衣服厚,这才受伤没那么重。这一出血,激发了苏清轩的血性。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今天我必须宰了你这只畜生!”

猞猁落地转身,调整姿势准备继续攻击,刚才的攻击尝到甜头了。

苏清轩全神贯注,双眼紧紧的盯着猞猁。

通过观察猞猁肌肉的发力情况,苏清轩大致能够猜到它要攻击哪里。

虽然身体素质跟不上,但他是被动防守,动作幅度也不需要太大。

猞猁低吼一声,再次直奔苏清轩扑来。

将菜刀在手中转个方向,头部向右倾斜,抓住机会,苏清轩狠狠的将菜刀劈向左锁骨的上方。

噗——苏清轩狠狠的劈在了猞猁身上,猞猁锐利的爪子直接擦着脖颈而过。

啪,猞猁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鲜血流淌而出。

苏清轩估算不错,劈到猞猁的腹部,恰好是猞猁的弱点部位。

猞猁勉强起身,再次扑了上来,不过速度明显大大下滑。

苏清轩看准时机,左臂直接重拳出击,一拳将猞猁狠狠的闷在地上。

直接给猞猁重重头部一脚,挣扎的猞猁安静了不少,苏清轩接着给腰上来上几刀,猞猁没什么动静了。

补刀是关键,古往今来不补刀被反杀的案例简直不要太多,他可不想成为那其中之一。

突然,背后一阵破空声传来,苏清轩听到声音,迅速扭转身形,但依旧晚了。

剧烈的爪击狠狠的拍在苏清轩的背上,强劲的力道直接在苏清轩的背后留下来三道深深的血痕,同时苏清轩的右臂也被一口咬住。

纵使苏清轩很耐疼,但是苏清轩依旧痛哼了一声,耐痛和不痛是两回事。

子弹打不死美队,但美队中枪依然惨叫,一个道理。

“++!”

苏清轩忍痛咬牙,直起身子,猛的一个转身,将右臂上的另一只猞猁狠狠甩出去。

同时被甩出去的还有苏清轩右臂上的一大块血肉,现在正在猞猁嘴里。

不及时止损不行,苏清轩躲避了这老六猞猁才咬的右臂,一开始这猞猁就是奔着苏清轩后脖颈去的!

万一猞猁继续伸爪出击给苏清轩脖子或者脑袋上来上一下,他直接当场打出GG。

后背和右臂一片火辣,苏清轩果断把刀传到左手上。

就是再痛菜刀都不能丢,没了菜刀,比肉搏苏清轩根本不是对手。

苏清轩大步向前,此时的猞猁刚被甩出,落地调整过来,还没来得及二次出手。

这只猞猁腹部明显比第一只大,这是只母猞猁,还是在孕期内。

一般来说,猞猁都是单独行动的。只能说是苏清轩运气不好,这个时候恰好是猞猁的交配期,只有这个时候猞猁才会一起出现。

苏清轩左手持刀劈出,对着母猞猁的头部劈下。这一击,不求伤敌,只为诱敌!

母猞猁原地一个弹射,躲过菜刀的刀锋,但是于此同时,苏清轩的右脚狠狠踢出,一脚炫在它的腹部。

母猞猁痛苦的哀嚎一声,叫的声音都变了形。这一击,直接让它受到重创。

趁着它哀嚎的时候,苏清轩对着它就是一刀。

一刀下去,血花四溅。这猞猁虽然攻击性较强,但是防御力比起之前的史莱姆差远了。

猞猁不停挣扎。它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并不肯轻易去死。求生的本能让它的爪子不停扑腾。

苏清轩小腿一热,母猞猁划到了他的腿。

苏清轩不由得腿一软,但是依旧坚持砍了数刀下去,直到母猞猁彻底断气,苏清轩才松了一口气。

苏清轩回头看向公猞猁,此时的公猞猁用前爪拖动着身体正在往远处爬,地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苏清轩几步走过去,直接结果了它。直到这时,他才松下一口气。

坐在地上,苏清轩有点惊魂未定,他再怎么早熟,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罢了,和野兽搏斗这种事还是刺激了些。

“犸德,这母猞猁是真有耐心啊。”苏清轩吐了口吐沫。刚才要不是他反应快躲了一下,现在歇逼的就是他了。

浑身上下剧烈的疼痛猛地涌了上来,战斗激发的肾上腺素消退后,疼痛直接如潮水般翻涌而上。

对于苏清轩来说,这样的痛苦还是可以忍受的,至少他不会一直惨叫,还可以保证神智清明。

苏清轩观察了一下这两只生物,虽然酷似猞猁,但是仔细观察还是和猞猁有所不同。

这种生物毛发灰黑,四只巨齿突出嘴外,面目狰狞。那种嗜血的目光让人发寒。

虽然现在它们已经死了,但是一双眼睛仍然睁着,让人感觉一阵发瘆。

走两步瞭望一下,确认周围安全后,苏清轩砰的一屁股坐下。

浑身上下的伤口让苏清轩忍不住的颤抖,苏清轩颤颤巍巍的脱下身上的衣服和。

用菜刀切割一下已经成为烂布条的衣服,给伤口处勉强包扎一下,至少止个血。

地上这时候已经有了不少血了,有猞猁的,也有他的。

现在不是计较伤口是否会感染的时候,不及时包扎伤口的话,光失血带来的晕眩感就够苏清轩喝一壶的。

也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是好还是不好。至少菜刀挺锋利,围裙也挺长,当止血带够用了…苏清轩坐在地上包扎,一阵自我安慰。

天色渐渐阴沉下来,苏清轩的心也在不断下沉。

他不知道这个地方的一天是多少,一旦进入黑夜,他的视野不可能如白天一般清晰,夜晚无疑比白天更危险。

当务之急,是尽快包扎完伤口赶路,尽量缩短和吸引感传来地点之间的距离。

此时的吸引感比起之前强烈了太多太多,他离那里越来越近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