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开局白捡一个亿(邵子柏阮牵芸)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灵气复苏:开局白捡一个亿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邵子柏阮牵芸)

《灵气复苏:开局白捡一个亿》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邵子柏阮牵芸,《灵气复苏:开局白捡一个亿》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都市小说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袁凤忠不认识邵子柏,根据吴村的说法,还真把邵子柏当成电视台的记者了而邵子柏自然也不认识袁凤忠,不过一看他的架势,就知道此人应该是个领导听吴村称呼他为袁主任,于是就说:“袁主任,我没有得罪这位吴总,是他硬要邀请我去参加他的生日party,但是被我拒绝了而已”袁凤忠顿时懵逼:“吴总会邀请你去参加他的party?简直是……”原本他想说“笑话”的,忍住了邵子柏当然也听出来了,一股血气上涌,就对吴村……

小说:灵气复苏:开局白捡一个亿

作者:南村笠农

角色:邵子柏阮牵芸

热门小说《灵气复苏:开局白捡一个亿》是作者“南村笠农”所著。小说精彩截取:淡淡笑道:“没怎么,只是一时间恍然如梦,没想到我突然之间穿越到了这个平行世界,居然就成了亿万富翁。”“穿越?”齐婉婷纳闷了:“这还是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啊,莫非师兄你前一阵穿越到哪里去了,又转回来了?”邵子柏摇头苦笑,心想,半年前是差点就穿越了,假如她吧吴村和那八个杀手全都打死的话,自然会被判处死刑,也…

灵气复苏:开局白捡一个亿

第002章 看得见鬼的摄像机 免费在线阅读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

看着呆若木鸡的邵子柏,齐婉婷吓坏了。

不过很快她就清醒过来,邵子柏之所是京州大学传媒学校的名人,第一是因为很帅,第二是因为半年前的一怒为红颜,第三就是因为他穷。

一个来自偏僻乡村的穷小子,突然之间拥有了一个亿,他要是不呆若木鸡似乎还说不过去呢。

邵子柏很快也清醒过来,不过还没有兴奋到疯狂的地步,毕竟死过一回的人,灵魂经过火葬场火化炉的淬炼,成熟多了。

淡淡笑道:“没怎么,只是一时间恍然如梦,没想到我突然之间穿越到了这个平行世界,居然就成了亿万富翁。”

“穿越?”

齐婉婷纳闷了:“这还是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啊,莫非师兄你前一阵穿越到哪里去了,又转回来了?”

邵子柏摇头苦笑,心想,半年前是差点就穿越了,假如她吧吴村和那八个杀手全都打死的话,自然会被判处死刑,也相当于穿越。

这次遭遇吴村派出的杀手暗算,难道是死而复活了?

仔细一想恍然大悟,自己的确是死而复活的。在得到那张神奇的录制卡之后,他就给自己的生命值设置了一个无限期,也就是长生不老。

虽然听起来有点滑稽,但是这一次死而复活,的确是一次有效的检验。

“师妹,我真的没有穿越?你还是当初的你吗?”

齐婉婷苦笑,快要把邵子柏当做疯子了。

邵子柏接着又说:“那么你应该知道吴村,知道皮曼娜吧,还有阮牵云……”

齐婉婷微笑着说:“吴村和皮曼娜,我倒是知道,说起来都是我的师兄师姐。但是阮牵云是谁,我却不太了解。师兄啊,我刚进京州大学就听倒了你的传奇故事,半年前你为了皮曼娜和吴村决斗,一个人放倒了吴家的八个保镖。”

顿了顿又说:“师兄啊,当年你一怒为红颜,最终为什么没和皮曼娜在一起呢?”

一句话,又把刚才处于极度兴奋的邵子柏拽进了悲伤的旋涡。

“一言难尽,对了,你不认识阮牵云是吧,那么我带你去京州电视台找她。新媒体这块她可是高手了,说不定对你有帮助。”

齐婉婷微微笑道:“谢谢师兄,我又不是真的要做记者。”

“对啊……”邵子柏伤感地说:“你是京州首富的宝贝孙女,自然不会做记者,你读这个大学也是闹着玩的。”

齐婉婷不悦:“话不能这样说,我选择传媒学院,目的还是以后为天鼎集团做好宣传……哎呀,师兄留个电话吧,我们改天再聊,我爷爷才复活过来,我要去好好陪陪他。”

说罢两人留了电话,齐婉婷回了病房,邵子柏去了银行。

在自助机上一查,1后面那一串长长的0,差点又让邵子柏晕倒。

喘了两分钟的粗气才平息过来,取了两万块钱的现金揣在身上,赶紧修改了密码,打车去了京州电视台。

……

来到电视台门口,眼前的一切还是从前的模样。

京州电视台就在筑城市的新路口,门前还是高大茂密的四棵红豆杉。

京州电视台,是邵子柏向往的殿堂,也是他的伤心之地。

从大二开始,他每个假期都在京州电视台实习,但是毕业后却无法进入京州电视台新闻名专栏《民生关注》做一名记者。

毕业之后,却因为没有背景没有关系,进不了京州电视台。皮曼娜因为榜上了富少吴村,不屑做一名记者。倒是阮牵芸,因为她的父亲是电视台外录科的科长,顺顺利利做了《民生关注》栏目的一名记者。

邵子柏热爱新闻,做不了记者,他就做《民生关注》栏目的一名职业拍客。每天骑着一个电动摩托满城乱窜,都能拍到一两条新闻,一个月七八千的收入,倒也不差一般普通的记者。

时间久了,和《民生新闻》栏目的制片人和很多记者都熟了,他就成了栏目的一名编外记者,制片人看他很努力,而且还很有才气,也是很喜欢他,就在办公室角落给他留了半边桌子,勉强算是一个工位,说一旦有机会就争取给他转为公司聘的记者。

有时候记者人手紧张,制片人也经常叫他帮忙采访突发新闻。

三个月前,棉纺厂老宿舍发生火灾那次就是这样。当时栏目办公室里没人,制片人鲁丁就打电话叫邵子柏帮忙去采访。

“不好意思鲁老师,我今天是专门来交稿子的呢,我没带掌宝来……”邵子柏平常用的录制设备,就是两千块钱的掌宝,老掉牙了。

鲁丁说:“没事,我给外录科的阮科长打个电话,你去直接用我的名字领一台设备。”

邵子柏来到外录科,阮科长才磨磨蹭蹭地从“废物堆”里翻出了一台老旧的掌摄像机,摆弄半天好不容易开机了。

“阮科长,我看架子上不是还有几台P2摄像机嘛……”

“专人专机,我不能随便把人家的设备给你。”

本来这话半点没错,但是阮科长接下来补充了一句废话:“你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拍客,还想用记者的设备?”

这话也太伤人了。

想着棉纺厂正在燃烧的大火,邵子柏忍了。

一检查掌宝,却没有摄录卡。而邵子柏的录制卡已经被素材占满,还没有来得及上传。

“阮科长,麻烦您借一张卡给我暂时用一下,跑个火灾,很快就回来。”

邵子柏双手递上一支中档香烟,阮科长接下了,却随手丢在电脑键盘上。

面色冷若冰霜:“借卡?这个你要找你们的制片人,我这里不包卡的。”

说完转身离开柜台,一边往里面的办公桌走去,一边小声嘀咕道:“你谁啊?!就算老子有卡也不会借给你。”

科长阮明四十八岁,连续两次竞聘技术部副主任都宣告失败,注定在科长位置混到退休了。

于是提前进入更年期,心态畸形,仿佛所有记者都是他的仇人,何况邵子柏只是一个拍客。

一个憋屈的老鬼,也只有在欺负新人的时候,才能找到一些心理安慰。

邵子柏脾气再好,现在也忍不住了。

“哎阮科长,我叫邵子柏,已经24岁了,该长的毛也都长了!虽然我只是一个临时工,但是这次是《民生新闻》栏目的制片人叫我帮忙的。”

阮明顿住脚步,回转身来,一脸阴冷地看着邵子柏。

原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直接把一米八八的邵子柏看扁。

“小子,我当记者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你在老前辈的面前张狂啥?!把鲁丁喊来!”

邵子柏蹙着眉头,一脸反感。

这老家伙还较起劲儿了,这点小事就要惊动制片人,鲁丁来了又能怎样,老子本来就不是电视台的记者。

“阮科长,我只是向你借一张卡而已,顺便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你觉得这点事如果一定要通过制片人的话,你请便……我是考虑着活在正在发生才求你的!”

这话说得很有骨气,出乎意料,阮明突然从抽屉里翻出一张录制卡,丢在桌子上,然后抓起邵子柏给的那根烟,坐下抽着。

邵子柏把卡插进掌宝的卡槽里,开始摆弄这台老掉牙的掌宝是否还能正常摄录,试着在晃了几个镜头,摁下了录制键。

寻像器上方显示出红色英文字母REC,证明摄像机已经开始录制了。

邵子柏不放心,打开回放键检查一遍,刚才晃的几个镜头果然录上了。

突然大惊,画面里的阮明,头上有一团奇怪的光影闪烁。

再仔细一看,那光影里藏着一个女人的笑脸,阴森森的笑脸。

邵子柏惊讶之后心里冷笑,原来阮明是被鬼缠住了,难怪他这般变态……

在看眼前的阮明,正闷闷地抽烟,头顶上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再看寻像器里,阮明头顶上的那张笑脸越发清晰,仿佛挑衅一般,那女鬼还朝邵子柏挤眉弄眼了几下,随即隐入迷茫的光影里。而那团迷离的光影,就像一个悬空的斗笠,一直戴在阮明的头上。

真没想到,这张录制卡还有这种神奇的功能,居然能录下肉眼看不见的东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4:54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