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明捷章师傅(油画)免费阅读无弹窗_油画晓风、明捷章师傅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油画》是作者 “边城小子”的倾心著作,晓风、明捷章师傅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第六章当我转过一个路口,突然看见章师傅独自一人的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孤独的身影在夕阳下,影子拉得特别的长,眼神空洞没有一丝神采的注视着舞水河,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我向他打了声招呼,他转过头来,见是我之后,微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又转了过去,继续凝视着舞水河舞水河在缓慢地流淌,像沉睡的孩子,安静从容舞水河的对岸,群峰倒映在舞水河里,斜阳在峰顶上挂着,像一个巨大的煎饼我也顺着章师傅的眼神看着这一切……

小说:油画

作者:边城小子

角色:晓风明捷章师傅

火爆新书《油画》是由网络作者“边城小子”所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小说内容概括:下车时,我跟钟总说:“哪天有空,我会电话联系您,来取章师傅留给我的东西的。”一边是沉重的心情,沉重是因为突然听到章师傅走了,一边又是好奇的心情,好奇章师傅给我留下了什么?彷徨的心情使我难以判断,我需要静下心来好好的梳理。我独自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回想起上次见章师傅的情景。当时的他正提着一条鱼往回赶,口…

油画

第9章 合租 免费在线阅读

第九章

钟总继续说道:“章师傅他膝下无儿无女,唯一的爱人也在她人生的低谷的时候,离他而去。”这时,钟总又是一阵沉默,我不由得的转过身,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头看着车窗外,车子在公路上疾驰,过眼的都是一晃而过的瞑色山丛,在天边起起伏伏,时而高耸如云,时而垂直而下,时而有几点灯火,在崇山之间。我们都不做声,沉重的心情很难让人去诉说着什么?前方的丰城的灯光一直的明亮,像繁星,也像夏天的萤火虫。

司机先把我送回家的。下车时,我跟钟总说:“哪天有空,我会电话联系您,来取章师傅留给我的东西的。”一边是沉重的心情,沉重是因为突然听到章师傅走了,一边又是好奇的心情,好奇章师傅给我留下了什么?彷徨的心情使我难以判断,我需要静下心来好好的梳理。

我独自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回想起上次见章师傅的情景。当时的他正提着一条鱼往回赶,口里还哼着小曲,好似有什么高兴的事儿,我叫了他一声,他回头,高兴的事儿就像写在他脸上似的,他回了我一句:“下班了。”继而攀聊了一小会,他还特意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因为有事就回绝了他,现在想起来,当时应该答应他就好了。快临走时,他神秘兮兮的给我讲:“有东西要送给我。”之后就笑笑迈着高傲的步伐走了,留下我在风中凌乱。这段记忆仿佛就在昨天,他的音容样貌还是如此爽朗。

犹记得有一次,我去他家找他的,因为油画的事。那天是周末,是的,我犹记忆犹新,我到他家楼下的时候,打电话给他,他下楼来接我,当时,他一副歉意的表情说:“总以为你是说笑的,家里也没收拾,叫我别介意。”一边说出恭谦之语,一边在前面带路。接着又说:“你来的正是时候,我正要对你拿来的油画进行润色捏。”我说:“那好呀。”

他家在二楼,一百多平米的楼房,家里布置简洁,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电器,如果非要论值钱的物件,我想可能就是挂在墙上的书画,以及满屋子的书吧。他招呼我坐下,然后在冰箱里翻找水果,一边还问我:“想喝点什么。”我说:“随意,你这有什么就喝什么,我不挑食的。”他拿来两罐可乐,和一盘水果拼盘。我们随意的聊着,当中我们有就我给的油画的一些想法以及他的一点意见进行统一。随即我问了他的一点生活状况,他说:“好多年了,一个人就这样过吧。”

之后,他就邀请我参观他的书房,一间大约十平米的房间,进门靠墙的位置是一摞书架,上下八层,放满了书籍,有些还是孤本。书架的正对面是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宽大约一米,三边都靠墙,桌子上还有一些小物件,如毛笔、尺子、毛边纸之类的。地面很干净,没有墨迹,整个房间的摆设就是一张长长的桌子外加一个书架,这应该就是他的另一个工作间了,我犹是想到。

“你随意看看。”他说。

“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我说道。

于是他走到桌子前,自顾自的忙起来,而我就在书架前徘徊,时而抽出一本书来看看,时而上下打量着这间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他一忙起来,就顾及不到其他人,我也不在意。随手抽出一本书,然后就看起来。这时,整个屋子是安静的如同这个世界也是安静的,安静到我能清晰的听到我自己的心跳。我们仿佛都沉静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以及毛边纸的响声在告诉我们,我们还在一个平行线上,还在一个屋子里。

我是站着看书的,当我感觉到腿有些麻木的时候,我才回到神来。我看了看手表,已经很晚了。我把书放回原位之后,转身看着他,他佝偻着身子,在桌子前不断的测量,有时又停下手中的东西沉思。见他沉思,我不便打扰。是的,这样的时刻,我也经常有,就怕别人打扰。当他再要动手的时候,我突然的插话说:“章师傅,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他才想起有我这一号人在他家作客,悻悻的说:“不好意思,这一忙乎,就把你给忘记了。”我说:“没关系的。倒是你这书可以陪伴我是真的。”他客气的说:“要我留下吃个便饭再走。”我拒绝了。

翌日,美菱打来一通电话说:“她租的房子要拆迁,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先到我这里住上几天,等找到房子就搬走。”我有点犹豫,毕竟没有跟人合住过,而且还是一个女生,一个漂亮又活泼的女生。但电话里她焦急的以及无助的声音,触动了我的软肋。使我不由自主的同意了,事后我有点后悔。但这是后话。

我去接她的时候,她正在收拾她的包裹,大包小包的可以装得下一个小汽车了,也幸好我叫了一辆皮卡去,要不然还真装不完。对于我来说,是很少搬家的,因为嫌麻烦,虽然我不怕麻烦,但能避免就尽可能的去避免。所以我会窝居一个地方,就会窝居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忙碌了一个上午,才终于把她的家产全部搬完。两个人也是累的不要不要的。虽然搬完了,但这些家产还得收拾,找个合适的地方存放,我正要去给她收拾,她说:“不用,说不定明天就找到房子呢。”然后就是倒在沙发上,懒散的说不想动了,身上的汗渍也不去理会,我说:“你不洗洗再躺下么。”她“嗯嗯”两声,就没了下文。

我找来毛毯轻轻地给她盖上,然后坐在她对面,看着她熟睡的样子,齐眉的刘海因为过度的劳作而沾染了汗水,湿湿的,微闭的眼帘时不时的紧促一下,小小的琼鼻一吸一吸的。突然间屋子里多了一个人,有点不适应,就去书房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38
下一篇 2023年1月23日 pm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