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唐若萱(风流娇妻)最新热门小说_(风流娇妻)全本阅读

精品都市小说小说《风流娇妻》,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陈安唐若萱,是作者大神“月下火”出品的,简介如下:第4章 要活着“对,不要放弃,要活着!”老师过来,将颤抖的手放到陈安的头上,道:“不用去局里离职,我会给你办养病的手续,保留你的岗位和津贴,等你养好病了再来上班”师母也道:“治病的花费你不用担心,我还有点积蓄只要能看好你的病,我们倾家荡产都在所不惜!”情绪稳定后,陈安就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些文件,跟老师交接他的工作,不管是上个项目,还是现在还没完成的项目,他都做好了文书工作忽的,师母手机传来视频……

小说:风流娇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月下火

角色:陈安唐若萱

小说《风流娇妻》是一本十分好看的都市小说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火”。文章精彩截取如下:陈安忙道:“不要提及我,不要影响她旅游的心情。”可师母接了视频后,陈婉婷看出了端倪,那边问道:“妈,你眼睛怎么这么红,哭了?怎么了?“被风吹的。”师母想掩饰,可一想到陈安的事,她就情不自禁,眼泪也抑制不住地留下来。“妈,怎么了?”陈安接过手机,看着里面漂亮可人的小师妹,就有一种错觉,这可能是最后见…

风流娇妻

第4章 在线试读

第4章 要活着

“对,不要放弃,要活着!”

老师过来,将颤抖的手放到陈安的头上,道:“不用去局里离职,我会给你办养病的手续,保留你的岗位和津贴,等你养好病了再来上班。”

师母也道:“治病的花费你不用担心,我还有点积蓄。只要能看好你的病,我们倾家荡产都在所不惜!”

情绪稳定后,陈安就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些文件,跟老师交接他的工作,不管是上个项目,还是现在还没完成的项目,他都做好了文书工作。

忽的,师母手机传来视频请求,是女儿的,她就看向陈安。

陈安忙道:“不要提及我,不要影响她旅游的心情。”

可师母接了视频后,陈婉婷看出了端倪,那边问道:“妈,你眼睛怎么这么红,哭了?怎么了?”

“被风吹的。”

师母想掩饰,可一想到陈安的事,她就情不自禁,眼泪也抑制不住地留下来。

“妈,怎么了?”

陈安接过手机,看着里面漂亮可人的小师妹,就有一种错觉,这可能是最后见她了。

“婷婷,师母没事。”

“哥,你出差回来了?那我也回家,我有半年没见你了。”

“我明天就要出差,年尾才能回来。等过年吧,我们再见。哦,我给你准备好了电脑。”

陈安将镜头对着笔记本电脑,是他给小师妹考上大学的奖励。

“真的啊,要一两万块吧,你真舍得给我买啊,你对我真好!咦,你刚才怎么戴口罩和墨镜,你不要那么酷啊,快摘了,让我看看你。”

“风吹日晒的,脸上都是被山蚊咬的包,不能见人,怕吓着你。我和老师忙着呢。”

陈安将镜头对着文件和老师,然后就道别,挂断视频。

老师也一个电话打到矿里的办公室,就办好陈安病假的事,让陈安不用再上班。

陈安觉得很空虚,仿佛一台高速奔跑的车,忽然油箱空了,发动机停止了,余下的里程全靠惯性,滑动一些距离后,车子就会停下。

车停的那一刻,就是他生命到达终点的那一刻!

哎,交代完毕,这没遗憾了……陈安觉得可以了,也就跟老师他们告别,打算先回家收拾一下,然后就去医院。

回家,陈安收拾一下,不一会,就见妻子唐若萱进来。

唐若萱气冲冲地过来,将手中的一份报告书丢到陈安的脸上,道:“看清楚了,我没病!你这病,不是我传给你的,我不是水性杨花,是你在外面胡搞染上的。”

这样被摔脸上,陈安本来很生气的,可妻子的话,让他被雷劈一样,他捡起报告书,看到结论是阴性。

妻子初筛的结论是阴性!

这怎么可能?

陈安又看一遍,发现妻子还做了一份加急的辅助淋巴细胞亚群分析,CD4只有300.

正常人的CD4,706-1125.

HIV后期转化为AIDS出现症状的界定值是200以下。

这表示着妻子的免疫力非常低下,还极有可能是艾滋。

他指着这个异常的CD4数值,就道:“你这个不正常,这个数字非常危险。现在是阴性,只能说你体内的病毒数量没到转变和被检测的那一步,建议你去做一个复筛!”

“我会去做!但不管怎么做,我都不会是阳性,因为我没病!陈安,你马上给我道歉,给我赔罪!因为你不仅冤枉我,你还打我!你不是男人!”

“道歉?不可能!因为我亲眼看到了你从酒店出来,你和那个男的做了什么,不言而喻。”

“你,你还污蔑我!好!离婚,我要跟你离婚!记住,这次是我主动提出的,是我休了你!”

唐若萱又拿来一份离婚协议,再摔给陈安。

“这个房子,你不用急着拿回去,等我死了,你怎么处理都行。”

陈安扫一眼,发现唐若萱竟然让他净身出户,他就不乐意了:“过错方不是我,我从没背叛过你,但你却和男人出入酒店,为了业绩而用色相,你不占理。”

“你,你还要污蔑我?我要起诉你,告你诽谤,诋毁我名誉。”

“随便去告!你觉得我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还会在乎吗?”

陈安苦笑,去到桌子上签了离婚协议,划掉净身出户的条款,然后推给唐若萱。

“你,你凭什么先签?我说了是我休的你,就得由我先签字!”

唐若萱咬咬牙,将离婚协议又撕毁,丢在垃圾桶中。

“没完没了?”

“随你的便吧!反正都这样了!收拾你的东西吧,拿走,我若是在家里治疗,你再留在这里就不合适了。”

“这房子也有我的一半,我就有资格来!主卧是我的,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你进去!”

唐若萱生气地反驳,然后进去卧室收拾陈安的东西,抱到客房。

陈安看了一会,心里很痛,很失望,觉得有点头晕,怕是又来艾滋反应,就不再理会,而是去医院。

医院之中,大部分人都戴着口罩,甚至还有戴着帽子和墨镜的,生怕别人认出一样。

陈安办理入院,看到不管是医生和护士,看向他的眼神都是带刺刀的,冷漠得很。

大病房没有了,他就多交一点钱,先住一个单间。

躺在病床上,陈安还要被抽血,他见那个小护士眼神有着比别人更冰冷的漠视,他心头拔凉拔凉的。

艾滋病可怕吗?

可怕!

可更可怕的是人心!

陈安心如死灰,已经扭头不看护士,就躺在那里,让护士抽血。

可忽然,那护士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该死,他传染给我了!

陈安吃惊,扭头一看,护士抽血后没给他摁棉签,飚射的血溅到了那护士的衣服上,她就大叫起来。

而且,刚抽出的血掉落地上,盖子打开,流了出来。

护士长过来,问:“怎么了?”

护士长指着陈安:“他,他传染给我了。”

护士长初步检查小护士的手套等之后,就一同离开。

陈安无语,这护士自己都能吓着自己。

可也知道他现在就是一个瘟神,他的血就是人世间的剧毒物,谁碰谁死!

他从护士托盘中拿来棉签,消毒抽血的伤口,然后下床,将地上的污血处理一下。

片刻之后,又有一个新护士进来,说要给他抽血。

“你只穿一层手套,你不要命了!我来吧!”

陈安严厉地指出那新护士的缺点,然后要自己抽血。

“这……这不适合,还是让我来抽吧。”

“你新来的?这么不懂规矩?站到一米之外!”

陈安喝斥一句,坐在床边,开始自己找血管,擦拭消毒,然后自己抽血,血进入试管:“够了就说一声。

新护士被唬住了,见陈安镇定自若,她心头只说这男人是个猛人!

听到护士喊够了,陈安就停下,整理好再交给护士,然后就躺下。

或许,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1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