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谋:任重而道远(曾家辉陈大平)_权谋:任重而道远全集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权谋:任重而道远》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曾家辉陈大平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沧海而立”,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另一件是稳定事件5月28日,平起中学教师被打事件一个教师与窜入学校的社会流氓发生冲突,警察到学校将两人带走,可流氓的父亲因为是某执法单位的工作人员,就可以拦下警车殴打教师,从而引发了一场上万人参与的大规模集体请愿这是一起典型的稳定责任事件,教训非常深刻,我们必须深刻反思:一是公安部门要深刻反思教训这一事件虽然有偶然性,但偶然中也有必然我们公安机关是有责任的,必须认真反思在干警队伍建设与……

小说:权谋:任重而道远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沧海而立

角色:曾家辉陈大平

《权谋:任重而道远》小说是网络作者“沧海而立”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你好先生,要住宿吗?”一个mm迎了过来。“恩!”曾家辉笑着点了点头。“一个人吗,要个什么房间?”“单间。”“好的,那请登个记…

权谋:任重而道远

第2章 在线试读

平起县城很小,就那么几条街道。

黄昏时分,一个年轻人像幽灵一般,在各个街道溜达了一圈,又到县委大院门前驻足观望了一会儿,悄然离开了。

这个年轻人正是曾家辉。

他找了一个小饭馆胡乱的填饱了肚子,走进了一家名叫“平起商务”的酒店。

“你好先生,要住宿吗?”一个mm迎了过来。

“恩!”曾家辉笑着点了点头。

“一个人吗,要个什么房间?”

“单间。”

“好的,那请登个记。有身份证吗?”

“哦。”曾家辉的手刚伸进衣服口袋,钱包还没掏得出来,一听这话,空手抽了出来,这mm貌似话里有话啊,于是道:“好像没带,咋办?”

全国都要求宾馆酒店住宿必须提供有效果身份证明,要真没带,按规定必须到当地辖区派出所开具证明。

“没关系,多加20块钱就行了。”

“不怕查吧。”曾家辉故意装出有些担心的样子。

“放心吧,在有我们在呢,你在房间里干什么都没关系。”mm说着还搔首弄姿的妩媚一笑。

曾家辉又伸手在几个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掏出钱包翻了翻,道:“找着了,小样的,躲在里面呢。”

登记完毕,mm在前面垫着脚,一扭一摆的晃着大臀带路,曾家辉跟在后面上了二楼,刚打开房门要走进自己的房间,就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尖叫,接着房门“轰”的一声被撞开了,一个人跌滚出来,后面还跟随着一群人的脚踹和谩骂。

只见一个光着膀子的瘦猴还边踹边骂道:“妈的,你每次都故意克扣老子们的粉量,弄死你!”

地上的男子哼啊了两声,吐出一口染了色的唾液,才求饶道:“山哥,我真的没有啊。你给那么点钱,哪能弄到多少货嘛。”

“还敢嘴硬。”

“啊。”那人又挨了重重一脚。

“滚!”

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曾家辉看着受伤者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才问mm道:“什么人啊?这么凶。”

“吸f粉的。”

曾家辉心头一征,眼神冰冷,“呵呵,哦,那你们还敢让他们住?”

吸毒是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违法行为,任何人都不得为吸毒者提供场所和工具,像酒店这种公共场所更不应该啊!

“客人付了房费就ok,至于不允许他们干什么,那就是公安局的事啦。”

曾家辉越听越心惊胆战,平起县已经腐烂到如此地步了嘛!

曾家辉不想与mm辩驳,进去“啪”的关了房门。打开电视看完了新闻联播,又抽了一支烟,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也许是受刚才那一幕的影响,他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忽然到了一个穷乡僻壤,遇上了两名持刀抢劫的歹徒,他想大声喊叫,但喉咙发不出声音,他想发足狂奔,却又被歹徒死死抓住,他想奋力搏斗,无奈似乎全身无力

正在他绝望的时候,房间的座机突然铃声大作,把他从死亡之梦中惊醒了过来,他全身大汗淋漓,大口的喘着气,一把抓过电话,道:“喂?”

“先生你好,需要服务吗?”

一个甜甜的少女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吐气如兰,似乎人就在身边,还真有些让人心惊肉跳。

“保健…,还有特服的啦!”

曾家辉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也是凡夫俗家之人,当然知道特服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啊,我要睡觉!”

“就是睡觉啦!先生说得好直接哦,含蓄一点嘛!”

“无聊!”

他扔下电话,到浴室冲了一下刚才出的一身大汗,正返身准备躺回床上,却听见隔壁又是一片大大的吵闹声传来,估计是刚才那家伙说粉量不足,又搞来吸上了,正happy着呢。

士可睹,但不可忍,曾家辉现在就更不能熟视无睹了,他想了想,掏出电话打了1**,道:“1**吗,平城商务酒店226房间有人吸毒。”

“你怎么知道?”

一听这话,曾家辉噌的一下就来了气,有这么接报警电话,这样问报案人的吗?可他现在这气还发不出来,只得马上泄了,人家又不知道你是县委书记,自己也总不能说就住在隔壁。

他没好气的大声道:“我是卧底,在现场行吧!”。正欲挂掉电话,却听对方道:“我这是医院呢!”

“啊!”他翻过手机一看,还真是拨错了一个号了,不由自我解嘲:估计是开始座机电话扰了心神了,唉,修为还浅,功力还不够哦。

重新报了警,这次电话中的回答是“好的,我们马上安排出警。”

不到5分钟的时间,走道上响起了许多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有人大力地敲打隔壁房门“咚咚咚”的声音。

“开门,查房!”

这个声音还是很见效的,尤其是对那些做贼心虚、或者是正干违法勾当者来说,更具有震慑力。隔壁房间里的噪音立马就减小了将近100分贝,又过了半晌功夫,听到了开门声。

曾家辉赶快换了衣服,打开了自己的房门,他也得去看一看“热闹”,一定程度上说,他也算是这场戏的幕后导演之一。

没有太大的争吵,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人很快就被统统带走了。

不过有一个小伙警察故意落在了后面,见有人在看热闹。

而且奇怪的是除了酒店的几名工作人员以外,似乎就这一名顾客有好奇心,只有曾家辉一个人在看热闹,还好像挺关心这事似的,怎么看都觉得他心情似乎很迫切。

反常!绝对反常!

小伙警察上下认真地打量了一回曾家辉,问道:“你是做什么的呢?”

警察遇到反常的事,或者是可疑的人,那是一定得问一问的了,全国如此,平起在这方面也不例外。

“我来玩的,看个热闹。”

言多必失,曾家辉不想多说话,自己操着一口外地口音,又想做隐秘侦探,私下查访民间实情,说多了那是非得暴露身份不可的。

“刚才是你报的警吗?”

“报什么警,没有啊!”

人有些时候必须得装,曾家辉现在就在装,他还装得挺像。

“那会是什么人报的警呢,做好事不留名哈!这有必要查查。”

曾家辉不明白这警察小伙自言自语似的说这干嘛呢?莫不是怀疑自己是漏网之鱼?也不知道他说要查,是真查还是就这么一说,闹着玩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