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之门)徐浩东庄子达_徐浩东庄子达全章节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前途之门》,是作者“温岭闲人”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徐浩东庄子达,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徐浩东一边开车,一边问许云洁,“小洁,有个道理你要记住,那些腐败掉的干部,其实最初绝大多数并不是坏人,你知道他们是如何腐败堕落的吗?”“这还用说么,手中有权而且任性,钱和色就能俘获和利用权力,这是你老师也就是你岳父大人许教授说的,他说几乎所有的贪官都涉钱沾色,这基本上已经成了一条客观规律”“所以啊”徐浩东说:“今天人家送了一鞋盒子的信封,信封里装的是银行卡和购物卡,这是他们对我的火力侦察,而且……

小说:前途之门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温岭闲人

角色:徐浩东庄子达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温岭闲人”的热门书《前途之门》,这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可当看到许云洁买来的一大堆东西,徐浩东又皱起了眉头,“小洁,花了多少钱?”“六百多元,还有,订了一台电视一台冰箱一台洗衣机,我让他们明天送过来。”徐浩东吓了一跳,“你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这不是败家娘们嘛。”“姐夫,你什么意思么。”许云洁嚷嚷起来,“我是你的小姨子,将来还是你的老婆,你得养着我…

前途之门

第9章 在线试读

李勤军告诉徐浩东,到目前为止,至少有四拨人待在他家附近。一拨应该来自盘口镇那边,一拨可能是林建峰市长的人,一拨暂时来历不明,可能来自普通市民,还有一拨应该是闻风而来的网上朋友,看到了网上的帖子后前来挖料的。李勤军担心的是盘口镇那边的人,所谓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恐怕会对徐浩东和许云洁不利,所以他不得不防。

徐浩东默许了李勤军的行为,有时候非常规手段是必要的,他自己在盘口镇就干了非常规的事,李勤军要干就让他去干,据说市公安局特警大队现在是他的一亩三分地,说不定他那三十几号人能派上大用场。

可当看到许云洁买来的一大堆东西,徐浩东又皱起了眉头,“小洁,花了多少钱?”

“六百多元,还有,订了一台电视一台冰箱一台洗衣机,我让他们明天送过来。”

徐浩东吓了一跳,“你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这不是败家娘们嘛。”

“姐夫,你什么意思么。”许云洁嚷嚷起来,“我是你的小姨子,将来还是你的老婆,你得养着我。”

“我养你?我恐怕养不起你。”徐浩东摇头苦笑。

许云洁笑着说:“姐夫,女人难养,美女更加难养,你可要努力了。”

徐浩东说:“小洁,这就是你比不上你姐的地方,你姐特别能勤俭持家,总之吧,你不能大手大脚,因为我没有钱,如果照你这种花法,不出三天我就要破产喽。”

“咦,姐夫你没钱,你的钱都到哪里去了?”

“小洁,我一个月的工资杂七杂八加在一起,也就是八千八百元。我的开支呢,每个月要给小雪和小东寄五千元,老家那边要寄一千元,我自己开销两千五百元,你给我算算,我还有多余的钱吗?”

许云洁吐了吐舌头笑了,“是够穷的,姐夫,清官难当吧。”

徐浩东笑着说:“穷得痛快,清得安全,总比当贪官身陷囹圄要好。不过,你家许教授和云教授也太抠了,两位大教授每月的总收入在三万元以上,小雪和小东是他们的外孙女和外孙,也应该出点抚养钱吧,可两位大教授硬逼着我每个月出五千元,这是存心不让我活啊。”

“姐夫,这么说的话,你就是太没良心了。”许云洁说:“小雪和小东在省城读书,光借读费就要五万元,我爸我妈出了四万元,我还出了一万元呢。”

“噢,这还差不多。”徐浩东好奇地问:“小洁,你出了一万元,你哪来的钱呢?”

“姐夫,你别忘了我是网络作家。”许云洁说:“我从高一开始就写网络小说,现在写网络小说能赚钱了,我已经赚了五十几万元,姐夫,你小姨子我有钱。”

徐浩东笑了,“哟,我的小姨子还是个小富婆啊。”

“咯咯……所以么,姐夫,你娶了我,我来养你。”

说着,许云洁将身体朝徐浩东挨过来。

徐浩东急忙推开许云洁,“好吧,既然你要养我,厨艺一定也相当不错,我饿了,请你露一手吧。”

“姐夫。”许云洁被杵中了软肋,讪讪地说:“我只会泡快速面,姐夫,你别老拿我跟我姐比嘛,要不,要不咱们吃快速面吧,快速面也是很有营养的。”

“呵呵,小洁啊,你是要饿死一个肩负重任的市委书记啊。”

没办法,徐浩东不想到外面吃,也不想叫外卖,许云洁采购来的一大堆东西,一大半是女性用品,吃的只有快速面和面包及零食,只好将就着填饱肚子了。

徐浩东要去看望一位离休老干部,这位老干部是他仕途上的指路明灯,也是他的忘年之交。不过搞笑的是,本着看望长辈不能空手的风俗,徐浩东从那堆在盘口镇路边买来的苹果里,认真地挑选了八个,看得许云洁连声讥笑。

许云洁想跟着去,徐浩东找了个理由予以拒绝,他让她上网,搜集与云岭市相关的网上舆情,特别是盘口镇事件的后续发展。许云洁有事可干,也就不再坚持随影随形。

桑塔纳轿车在街上缓缓而行,云岭市的夜景还是那么热闹,丰富多彩,但徐浩东无心留恋。经过二十多年的迅猛发展,市区面积已扩大了六倍,人口规模也增加了两三倍,不再是那个人口不足七万的小城镇,大都市的繁华在这里都能找到些许影子。

市区的西南有一小片老房子,有独门独户的,也有三五层高的公寓楼,是市政府的房产。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建筑,住的都是离退休老干部,其中还有一个老干部活动中心,所以被称为“夕阳小区”。

桑塔纳轿车停在了一个小院子门前,徐浩东没有马上下车,而是摁住车喇叭,两短三长,连着摁了三次。

不一会,小院的房门打开,出现了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及一位中年妇女。

老头一头白发,拄着拐杖,冲着院子门口哈哈而笑。

刘政道,改革开放以后云岭市的首任一把手,不过那时候还叫云岭县。刘政道今年已是七十有八,曾任县委书记九年,县改市后又主任八年,是云岭市目前硕果仅存的离休干部。

徐浩东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时,刘政道已离休四年,二人结缘于一次市老年人象棋比赛,刘政道酷爱象棋,参加了当年的象棋比赛并顺利进入复赛。徐浩东也爱下象棋,还得过市象棋比赛的第六名,是市象棋协会会员,作为裁判参与那届市老年人象棋比赛。当时有一盘棋下到残局,刘政道处于败势,情急之下悔棋,被徐浩东当场宣布违规作负,气得刘政道掀了棋盘拂袖而去。

不过,刘政道老头特是可爱,事后竟公开下了战书,还背着棋盘上门挑战徐浩东,一来二去,久而久之,一老一小成为了棋友,一个称对方小子,一个叫对方老头,没大没小,遂成忘年之交。

三年前,徐浩东为求自保,大闹海州市委,刘政道既是唯一的知情人,也是坚定的支持者。自那以后,老头闭门谢客,不再参加任何公开活动。

老太太叫孟秀娟,是刘政道的老伴,也是满头银丝,一个当了一辈子小学教师的老人。旁边那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叫刘玉如,是刘政道的小女儿,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

看到徐浩东拎着一袋苹果走进院子,刘政道的拐杖在石板地上顿了几下,嘴里啧啧连声,“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这小子今晚不来看我,我就下棋一盘不赢。”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互相一番热情的招呼后,徐浩东将苹果递给了刘玉如,“老头,你老闭门谢客,你能跟谁下棋呢?”

“网上。”刘政道骄傲得很。

“哟哟,都学会上网了?”徐浩东笑着说:“与时俱进,老骥伏枥,那我受累打听一下,你老人家的网名叫什么?你在网上的战绩如何?”

刘玉如告诉徐浩东说:“网名叫棋臭无比,他大孙子给起的,因为他速度跟不上,几乎很少有胜利的消息,谁都能赢他个三五盘。”

孟秀娟笑着说:“不过,也有一项光荣记录,摔坏过七个鼠标四个键盘一个电脑。”

徐浩东大笑不已。

“哈哈,哪壶不开提哪壶,家丑外扬,让这小子见笑了。”刘政道笑着说:“成绩惨不忍睹,也不完全怪我,现在是世风日下,我说我七老八十了,让他们让让我,可没人讲究这个,他们不懂遵老爱幼嘛。”

徐浩东逗了一句,“老头,等哪天有空,我帮你报仇,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一老一小说笑着携手进屋,直接去了刘政道的书房。

刘玉如泡来两杯热茶,瞄了徐浩东一眼,才慢慢地退出书房。

刘政道坐在那里,看着徐浩东,脸上的笑容没了,“小子,此番回来,你任重道远啊。”

点了点头,徐浩东说:“向你老通报一下,对庄子达、方一山和郭涛三人的调查陷于僵局,进展缓慢,他们死不开口,咱们云岭这边的反腐肃贪根本没法展开,所以我来的路上,顺便在盘口镇点了一把火,希望他们自己沉不住气而主动跳出来。”

“这个情况我已经估计到了。”刘政道点着头说:“专案组有个小组就驻在云岭酒店,有人要早主动交代问题的话,盖子早揭开了。我估计他们都在互相观望,不过你在盘口镇这把火烧得好,盘口镇是方一山和郭涛的自留地,那个收费站是他们的提款机,如果突破了盘口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沉吟了一下,徐浩东问:“老头,我记得三年前我离开云岭的时候,你跟我提过一件事,你说你要在盘口镇安插一个人,当时你还对我保密,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唉……”一声沉重的叹息,刘政道苦笑着摆了摆手,“你甭提了,这事我真是羞于启齿啊。”

徐浩东很是意外,“他是谁?他也沦陷了?”

刘政道说:“姜超,盘口镇党委书记,唉,多老实的人,是我派他去的,是我害了他啊。”

“老头你等等。”徐浩东急忙追问:“你怎么确定他已经沦陷了?”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吵闹声。

刘玉如匆匆而进,“爸,那个,那个盘口镇的姜超又来了,我和我妈拦都拦不住,他都闯进院子里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