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野陈国生(叛国贼?九十九封家书,震惊全国)_(林牧野陈国生)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唠叨刘”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叛国贼?九十九封家书,震惊全国》,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林牧野陈国生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与此同时,米国白宫米国白宫之中的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大国所有议员都疯了彻彻底底的疯了!“1纳米的光刻机,怎么会有1纳米的光刻机?!”德朗普震怒道:“这怎么可能?!一定是那个中国老人在杜撰!”“1纳米的光刻机,应该出现在米国!应该出现在我们这种科技大国!”“怎么会……在愚蠢的华夏人手中?!”毕登也是浑身发抖,怒不可遏:“够了,这是事实!”“想不到……

小说:叛国贼?九十九封家书,震惊全国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唠叨刘

角色:林牧野陈国生

《叛国贼?九十九封家书,震惊全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唠叨刘”。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七尺之身既已许国,难再许卿。这句话深深的刻在了叶思婉的脑海中。“原来,这就是你心之所向吗……“岁月静好,山河无恙,你我皆安……”叶思婉任由苦涩的泪水缓缓划过面颊。但她脸上却坚毅了许多…

叛国贼?九十九封家书,震惊全国

第四章 肯定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线试读

与此同时,华夏西北。
叶思婉怔怔的看着直播画面。
她的眼中早已噙满了泪水。
字里行间之中充斥的那浓郁情感,让她顿感揪心之痛。
七尺之身既已许国,难再许卿。
这句话深深的刻在了叶思婉的脑海中。
“原来,这就是你心之所向吗……”
“岁月静好,山河无恙,你我皆安……”
叶思婉任由苦涩的泪水缓缓划过面颊。
但她脸上却坚毅了许多。
她明白了林牧野的话。
也只有她才能明白林牧野的心之所向。
只有岁月静好,只有山河无恙,才能你我安好。
这个道理,贯彻了林牧野的一生。
“叶工,您怎么哭了?”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眼镜的女人走了进来。
看到叶思婉泪流满面的样子,不由得发问道。
她的话的顿时引来了周围不少工程师。
在看到叶思婉面前的电视后,他们明白了一切。
这场直播审判规模之盛大。
即便是身处西北的他们,也都在用手机、电脑来观看。
不少人顿时忍不住,纷纷劝导了起来。
“叶工,不是我说,您不该为他流泪。”
“对,林牧野这种人,配不上您,您别因为他的那些话而多想!”
“叶工不值得!他是卖国逆贼,您是肩负国之重任之人,是大国的骄傲,他不配让您落泪!”
“一个卖国逆贼,只不过是寥寥几句话,就让坚毅的叶工为他流泪。”
“这……这简直岂有此理!”
……
无数人悲愤不已,看到叶思婉这般更是痛心疾首。
叶思婉是什么人?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无论多么艰苦的施工环境,她从来不会说一个不字!
她是耀眼的华夏大工程师,是享誉全国的国之工匠。
却被一个卖国逆贼所蒙骗!
因为卖国逆贼的三言两语就哭成这样。
这是何等的可恨,何等的悲哀!
“不许你们这么说我的爸爸!”
“我爸爸是好人!”
“你们走,你们走!”
小悦儿忍不住了,顿时拦在众人面前,作势要撵走众人。
“小悦儿,你爸爸都从来没有回来看过你,他对不起你妈妈!”
“对,小悦儿,你不该这么袒护他!”
“叔叔阿姨们不是这个意思,可是你爸爸背叛了国家!”
“这对你来说虽然太残忍了,但你要记住,你能信任的只有你妈妈,而不是电视上的这个男人!”
面对孩子,他们说不出重话。
但是他们也想让年纪尚小的悦儿明白,她的妈妈有多么不容易。
她的爸爸有多么的混蛋!
悦儿眼睛发红,发疯似的要推开眼前的人:
“我妈妈说了,爸爸是被误会了,你们骗我,你们骗我!”
“不许再说了!”
看着小悦儿的样子,众人眼眶不由得一红。
让一个孩子接受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了。
“可是……怎么可能是误会?”
“就算他以前是华夏的骄傲,是满腔热血的爱国院士。”
“可事到如今,他的罪行接连揭露,叶工您还不明白吗?”
“叶工,您不该对孩子说谎的,十年了,他从来没回来看过您!”
“您在工地上发高烧不起的时候,他在哪?”
“您在跨湾大桥上劳累过度晕倒的时候,他在哪?”
“您当年在生小悦儿难产濒临死亡的时候,他又在哪?”
“叶工,不值得!他不配!”
“他要是真的关心你,就不会在国外待这么长时间,却一个消息都没有!”
“也不会丝毫不顾及你们母女二人的相思之苦,离别之痛,不辞而别!”
“更不会收了别人这么多钱,背叛祖国,致使全国对其审判!”
众人越说神情越激动。
在他们看来,叶思婉是华夏的新星,不应与林牧野这种腌臜之人为伍。
“出去。”
就在这时,叶思婉平静的道。
仅仅是两个字,甚至是气若游丝说出来的。
但是,却充满着威严。
所有围过来的人那喋喋不休的嘴戛然而止。
没人再敢说一句话。
看到叶思婉看着电视上的书信,那坚定的眼神。
他们默默退去,心中却满是愤愤不平。
凭什么?
凭什么就这个卖国奸贼,恶贼,却让叶思婉十年如一日的等候?
……
外人的眼光,叶思婉丝毫不在乎。
她静静的看着书信封面上的字,喃喃道:
“牧野,你也是我的挚爱……”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
“你答应我,你活着回来看我们可以吗?”
“三十年,我愿意等……”
看到被放在一边的设计图。
叶思婉目光炯炯。
她很清楚,这份设计图,和大家所以为的设计图不一样。
而且是很不一样。
……
此时,法官也看到了封面上的字。
他顿时心生疑惑,眉头微皱,沉声读了出来:
“勿忘要事,致吾妻。”
这短短的七个字,顿时引来现场无数人的好奇。
“这封面上的话说的是什么要事?”
“叶院士从来没说过有什么要事是和林牧野有关的啊。”
“难道说的就是这光刻机的图纸?”
众人百般揣测。
法官不由得瞥眼看向了被告席上的林牧野:
“被告林牧野,你所说的要事,是指什么?”
林牧野神色仍旧是古井无波:
“没什么。”
短短的三个字,让法官不由得一愣。
“这家伙不愿说,肯定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肯定不仅仅是光刻机这么简单,大国也从来没有收到过叶院士捐赠的什么光刻机。”
“难不成说的是和米国勾结,将技术先给他米国爹的要事?”
众人再次众说纷纭。
可任凭他们怎么说,林牧野都是雷打不动,连微表情都不曾露出。
“等等,我想我知道是什么了!”
就在这时,一个苍劲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不由得转头一看。
说话的是一个年迈的老者。
众人一眼便认出了他的身份,华夏科研院的院长——华修文!
“华老,您知道什么了?”
有人不禁问道。
华修文眯起眼睛,冷声道:
“我知道林牧野这封信上所说的大事,是什么了!”
这话一出,无数人纷纷将目光投放了过来。
有的疑惑,有的期待。
华修文却也不先说,而是转过头看向林牧野,眼神冰冷无比。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