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贞婉君烨然》小说最新章节阅读_(楚贞婉君烨然)阅读已完结

小说叫做《楚贞婉君烨然》是路菲汐的小说。内容精选:延和十一年隆冬,大雪。新袭爵的忠勇侯大摆宴席,阖府欢庆。而盛京郊外孤坟前,一袭素衣的女子,被一群黑衣打手拳打脚踢,鲜血染红了地面。站在一旁观看的楚若兰,冷冷道,“楚曦玉,你竟然想拦圣驾告御状,做梦!我若是你,十年前就没脸活了。你能苟延残喘至今,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楚曦玉浑身鲜血淋漓。她没有理会对方的冷嘲热讽,只是最后看了一眼那孤零零的墓碑,满腔悲愤。

小说:楚贞婉君烨然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路菲汐

角色:楚贞婉君烨然

路菲汐的《楚贞婉君烨然》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或者您嫌他愚笨?”楚曦玉反问。陆希之立即摇头,“当然不是。那……既然你不嫌弃,我便厚颜,为他授课吧。”“陆大哥,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让你和小奕,搬去津县。”楚曦玉说道。陆希之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楚曦玉是觉得楚家已经不能待了,要把楚奕弄出来……正常情况下,夫子都是上门授课的,除非……住的远。比如鹿鸣学苑,就是因为在城郊山上,所有学子都在学院住宿,每月才回家一次。

书评专区

强颜欢笑: 我寻思着一个晚上更个几十万字应该没问题吧

绾发思君: 谢谢你,了不起的作品,多次眼睛湿润,唯多情者有此绝情之作,非常感叹。

仰望幸福的天空ˇ: 竟然觉得好好看哈哈哈 求更新

《楚贞婉君烨然》小说最新章节阅读_(楚贞婉君烨然)阅读已完结

《楚贞婉君烨然》章节试读

第1章 重生十年前
延和十一年隆冬,大雪。

新袭爵的忠勇侯大摆宴席,阖府欢庆。

而盛京郊外孤坟前,一袭素衣的女子,被一群黑衣打手拳打脚踢,鲜血染红了地面。

站在一旁观看的楚若兰,冷冷道,“楚曦玉,你竟然想拦圣驾告御状,做梦!我若是你,十年前就没脸活了。
你能苟延残喘至今,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楚曦玉浑身鲜血淋漓。

她没有理会对方的冷嘲热讽,只是最后看了一眼那孤零零的墓碑,满腔悲愤。

十年前,兄长蒙冤而死。

她救兄心切,被人陷害,从高高在上的侯府贵女,变成千夫所指的荡妇,被赶出家门。

要不是为了替兄长翻案,要不是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她也不会苟活至今。

可奔波十年,不惜一切,终于查清真相……

也比不过敌人权势滔天。

衙门根本不受理她的案子……

好不容易等到皇帝出巡的机会告御状,还被贴身丫鬟出卖……

“以前留你一命,只是不想惹人非议。
如今我爹已经袭爵,没人会再说闲话。”
楚若兰慢悠悠地转过身,看着她轻声一笑,“五妹,我就送你最后一程吧。”

……

延和元年,霜降。

盛京,忠勇候府一处小院。

“小姐,天已经黑了,您快醒醒。”
耳畔响起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明日大少爷就要被处斩,能不能救下,就全靠您豁出去了。”

楚曦玉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待看清立在自己身边的人,眼神瞬间冰冷。

春桃!

这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

她被赶出侯府时,这丫头忠心耿耿,不离不弃。

楚曦玉十分感动,对她犹如亲姐妹。
但直到侯府的打手找来,她才知道……

春桃一直是楚老太君的眼线。

就算已经被赶出侯府,老太君也不放心,派人盯着他们。

只是她怎么看起来如此年轻?

而且她刚才说……大少爷明日被处斩?

我兄长还没死?

楚曦玉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四处张望一圈,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当年她在侯府的院子,而此时的她……

十指青葱,没有因为浆洗缝补而满手老茧。
视物清晰,没有因为熬夜抄书刺绣坏了眼睛……

楚曦玉跌跌撞撞爬下床,几乎是浑身颤抖地扑到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女子明眸皓齿,神采飞扬,分明还是个妙龄少女。

这是她十四岁那年的模样……

明明已经被人打死,怎么一醒来,竟然回到了十年前?难道是老天看他们一家可怜,让她重生一次?

太好了!兄长还没死。
还来得及!

这一切的悲剧,都还来得及!

楚曦玉眼眶里的热泪,刷刷落下。

她生父楚致远,本是驻守北疆的将军,在她四岁时,为国捐躯,先帝追封忠勇候。

而生母早在生幼弟之时难产而亡。

留下三个孤苦无依的孩子,最大的是她兄长楚衍,当年也不过十岁。

朝廷依律,将烈士遗孤,送回盛京老家。

这又不得不提,楚曦玉的祖父。

楚老太爷本是清贫士子,高中状元后娶了相府庶女,才在盛京安家。

她爹楚致远,是楚老太爷在乡下的原配,所生的长子。

当年楚老太爷为了攀这门贵亲,改妻为妾。

原配不肯,为保住儿子的嫡子身份,一头撞死在了楚家祠堂前。

因未犯七出之条,不能强休,便以嫡妻身份葬入祖坟。

楚老太君只能当继室。

对原配留下的儿子,视如眼中钉。

年幼的楚致远离家出走,投身军伍,远走北疆。

几十年血雨腥风,一个人打拼,在外结婚生子,至死,都没回过家。

这些秘事,楚曦玉被赶出侯府才慢慢查到。

父亲以为永远都不会和盛京楚家再有交际,并没有告诉小辈们,长辈当年那档子事。

她刚到楚家的时候,不过四岁。

楚家为了脸面,早就统一口供,说亲祖母是病故。

若是她当年能够早点知道这些内情,必定能有防范。

但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