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笑福鼎真人(诡异世界的正常人)免费阅读无弹窗_诡异世界的正常人莫言笑福鼎真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很多网友对小说《诡异世界的正常人》非常感兴趣,作者“福鼎真人”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莫言笑福鼎真人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今年快到寒冬了,牛鼻村前段时间商队刚走,也因如此村子周围比较寂静,像这种偏远的小山村,与外界交流全靠商队,当然出行也是,毕竟这个世界有很多吃人的不知名生物莫言笑三人走在通往村子的的小路上,虽然各怀鬼胎,但看起来其乐融融,当然一般都是老汉在问说,莫言笑回答,大汉在挨打,走在通往村子的山路偶尔会遇到村民,看到三人也不打招呼,抬头瞥了一眼便低头快步走过,等走到村口时,莫言笑抬头便看到了村口的黑框红字大……

小说:诡异世界的正常人

作者:福鼎真人

角色:莫言笑福鼎真人

经典穿越重生小说《诡异世界的正常人》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福鼎真人”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坏处是莫言笑自身的心念,要忍受所有怨念生前所受的痛苦,并且肉体要承受怨念引爆的所有力量,他自身的心念如果承受不住怨念,自身意识则会崩溃殆尽成为到处游荡的怪物,哪怕意识挺过去了,肉体如果承受不住,也会成为只能蠕动的肉块。心念可以改变现实,而引爆所有肉体怨念的莫言笑,其肉体已经到达,可以外放心念主动改变…

诡异世界的正常人

第7章 祭活怨念 免费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人死而心念不消,无论是什么信念都会影响现实,而祭祀物品给予心念,使其溃散,祭祀者从中得到好处,这便是大多祭祀仪式被创造出来的原本目的。

而血皮书中记载的祭活怨念,则是通过祭祀活生灵,来激活心念中的怨念,使怨念一次性爆发干净的祭祀仪式,咒术简单,哪怕是凡人都能做到。

唯一有难度的是不同的怨念需要用不同物品作为媒介,还要有能承担怨念的容器,且根据怨念程度不同,所需的物品程度也不同。

莫言笑身为血人蜕变的活诡物,以自身存在为媒介,引爆了被屠村民中有关血肉的怨念,而又以自身血肉为容器容纳了这些怨念。

坏处是莫言笑自身的心念,要忍受所有怨念生前所受的痛苦,并且肉体要承受怨念引爆的所有力量,

他自身的心念如果承受不住怨念,自身意识则会崩溃殆尽成为到处游荡的怪物,哪怕意识挺过去了,肉体如果承受不住,也会成为只能蠕动的肉块。

心念可以改变现实,而引爆所有肉体怨念的莫言笑,其肉体已经到达,可以外放心念主动改变的程度,其周身释放的血雾则是最好的证据。

血雾中剧烈的碰撞声不断响起,隐隐可见,两道身影在相交又快速分开,狂风肆虐,血雾翻滚不止但却毫无消散迹象。

过了一会儿,血雾中飞出一道黑影,黑影直直砸向若兰寺,同时,血雾中伸出了四根壮硕的血肉触手直追而去,触手上还有零零散散的尖牙。

飞出的黑影正是武僧像,他的身躯已经破碎不堪,身躯上还有斑驳的腐蚀痕迹,眼睛的红光也微不可见。

血肉触手成功擒住了武僧像,往血雾中拉扯,在血肉触手巨大的压力下,武僧像的肩膀碎裂,半个身躯破碎成残渣掉在地面,在血雾的腐蚀不一会儿便干干净净。

血雾中莫言笑露出了血红身躯,胸口裂开充满尖牙的巨嘴,这时武僧像也被触手拖来,眼瞅着就要被莫言笑吞噬。

半空中凭空出现了白骨构成的巨大钵,白骨钵以极快的速度垂直落下,直接将莫言笑盖进其中,武僧像也被血红袈裟卷起,飞回寺庙内寺。

钵中的,莫言笑的血肉双臂不断的锤击着白骨钵,钵外截断的血肉触手,开始吸食,残留的血雾,逐渐膨胀变大,最后化作两丈长的血肉蠕虫,血肉蠕虫用身体卷起钵,随后缓缓收紧身体。

内寺,传道佛雕像也活了过来,它正张开嘴巴念叨着《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随后左手的佛珠飞进武僧像的体内 ,为它补充残破的身躯,随着佛经一遍遍的念叨,武僧像眼中的红光又逐渐浓郁起来。

传道佛这时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寺院外,手中剩余的佛珠如子弹一般飞向寺外,然后他双手合十,嘴又开始不停念叨,旁边的武僧像已经恢复完整,它随手拿起血红袈裟披在身上,随后双脚一蹬也一起冲出寺外,

室外的莫言笑在蠕虫的里外联合下,终于将白骨钵打的粉碎,就在他双脚用力要跳向寺院时,

如子弹般的佛珠从空中俯冲而下,莫言笑的血肉双臂膨胀扩大,随手一拍,带着呼啸的风声的巨掌拍飞佛珠,身后的血肉蠕虫身体微缩,猛然一跃,张开大嘴将飞散的佛珠吞入肚中,随后发生爆炸,又重新化作血雾弥漫在莫言笑身边。

在莫言笑拍飞佛珠的同时,武僧像也再次冲到了莫言笑的身前,莫言笑操控血雾弥漫至其身侧,腰间血肉,再生长出双臂,四条血肉巨臂同时挥向武僧像,

武僧像完全不管血肉手臂,双臂继续向莫言笑的身体挥去,轰!血肉手臂仿佛轰到了无形的墙一般,停在武僧像身体周围,

而武僧像身上的血红袈裟红光大放,红光蔓延至它那壮硕的手臂上,双拳直接贯穿莫言笑的血肉身躯,最后扭转双臂向外撕扯。

顿时血肉模糊,鲜血淋漓,莫言笑的身躯被巨力扯成了两截,但血雾涌来,两截身体在血雾的笼罩下生出肉丝试图连接在一起,

武僧像身上的红色袈裟再次爆发红光,在红光的照射下,血雾慢慢变淡,最终消散,莫言笑的身躯在红光的照耀下,也仅仅简单的连接便不再愈合,

武僧像随即拖拽着莫言笑残缺的身体,一步一步向寺庙走去,残缺的身体在地上被乱石划破,留下长长的血迹,惨不忍睹。

而此时莫言笑的心念世界,这个世界被红色血肉包围,到处都是断裂的骨头和破碎的内脏,此时的莫言笑正躺倒在血泊中,任凭红色的血肉将其挤压,断裂的骨头刺进身躯,就连暗红色的血液也在腐蚀着他,

他也尝试过反抗,但是却无济于事,他已经被折磨很长一段时间了,不仅是这些看得到的疼痛,他还承受着引爆怨念生前所受过的痛楚,剔骨掏心,剥皮抽筋等,这些怨念在不断的侵蚀他的心念,试图将其崩溃瓦解。

他已经麻木了,任凭这些疼痛折磨自己,他甚至在想,就这样死亡,会不会也是一种解脱,但是他死不了,这里是心念世界,并不是真实存在的,除非他自己崩溃。

外界发生的一切他也知晓,毕竟外界身躯受到的疼痛,在这里都会被他所感知,本来那些怨念还在腐蚀他,

但随着武僧像将他的身体撕成两半,并用红光照射一遍,怨念便全都消失不见了,

莫言笑双目无神,发散的着视线着,“我会就这么死掉吗,这样死掉……不过我早就该死了吧。”没有怨念腐蚀他又再一次恢复了理智,脑海中闪过生平的走马灯,

记忆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前世的莫言笑,另一部分是穿越来获得的记忆,两部分记忆同时在脑中播放。

“你这孩子为什么非要去这么远的学校,万一你出的事儿我们也不好……”

“老婆子,你可别瞎操心了,男子汉必须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才行,真不愧是我的孩子,你爸我支持你。”

前世的记忆回荡起来,让莫言笑一时无言,那是18岁的莫言笑想脱离父母去远处读大学时,爸,妈。

“不愧是本知县的孩子,才七岁便能识字作诗,未来一定是个朝廷重官。”

“那可是我生的,我的孩子就是聪明伶俐,未来可是要去竹天书院的,来,让娘亲抱抱。”

这是,这明明不是我的记忆。为什么,这么的深刻,父亲,母亲。

“啊!啊!啊!”莫言笑从血泊中起身,双手抱头在血肉墙壁上死磕,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想起这些,明明就这样死掉,就可以解脱,就可以不再忍受痛苦了,

“艹他奶奶的。”你这该死的东西,都他妈怪你,莫言笑的眼睛充满了血丝,这一刻他透过了世界死死的盯着。正拖拽他的武僧像,

“老子活不了,你也别想活。”莫言笑从旁边的血壁上拔下一根脊髓剑,他将脊髓剑直接从头顶插入,因为信念世界的缘故,他并不会直接死亡,

插入脊髓剑的一瞬间,莫言笑只感觉头顶一凉,然后扭曲混乱疯癫的心念瞬间布满全身,疼痛让他这样去死,但他又不想再回忆那些记忆,

他口中再次念叨:“心念至极,痛楚化身,现世之外,天门之中,吾将献全心念于汝,求汝附体于……”

随着莫言笑的念叨,心念世界由原本的血红变得漆黑,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寂静,整个空间瞬间充满了死寂,某种不可言明的存在,仿佛正在降临。

但就在他马上念下最后一个字时,外界发生了异变,一颗巨大狰狞的鬼脸树凭空出现拦在了武僧面前,树上结满了人头大小的果实,一颗人脸形状的果实睁开了一双肉眼死死的盯着武僧像,

还不等武僧有所动作,它身边的地面钻出一根根粗大漆黑的树根将其捆在原地,藤蔓树根开始分叉出木刺试图扎进武僧像的身体,

血红袈裟又再一次爆发出血红色的光芒,但这一次只是护住了武僧像的身躯,红光照到鬼脸树身上却没有一点作用,

地面钻出的漆黑树根越来越多,渐渐的将武僧像的身躯束缚进入地面,随后鬼脸树身体又开始虚幻闪烁,再一次消失,

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寺院门口,树上全部的鬼脸果实都正对着寺院,脸上都露出了人性化的恶毒和怨念,

内寺中,最后一个雕像终于开始动弹,它面上无喜无悲,缓缓开口道:“何必呢,我只是想活而已。”雕像的身份,莫言笑终于确定,正是建造这座寺庙的血肉仙。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5:49
下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