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明花儿总会凋零(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免费阅读无弹窗_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周明花儿总会凋零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穿越重生小说《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讲述主角周明花儿总会凋零的甜蜜故事,作者“花儿总会凋零”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从城主府出来后,周明站在大街上,深吸了一口空气这个时代,没有钱,没有才,你就只能生活在最底层那些生活在最底层的民众,无不在渴望着有一天从泥沼中爬出可哪有那么容易?尽人事,听天命了!希望早点儿能打破这黑暗笼罩的时代周明带着傅肜回到住所时,已经是八九点钟了前段时间系统给他奖励了一个电子手表,连时间都校对好的他一直带在手上,没有手机的时代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东西了,可以准确的看时间当周明回到……

小说: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

作者:花儿总会凋零

角色:周明花儿总会凋零

小说《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重生文,它的作者是“花儿总会凋零”。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一身亵衣将那娇小的身躯包裹的,咳咳咳,太禽兽了……周明赶紧扯开话题,跟她讨论起一些关于小玩意儿的东西。“我要走了,月英姑娘!”,周明看着认真在组装投石车零件的黄月英。“哦,好,明天记得早点儿来,有好多问题,我还得问你呢。”,黄月英头没抬的回道…

开局拜在了水镜先生门下

第3章 你可否愿意报效朝廷? 免费在线阅读

“月英姑娘,你怎么穿的这么少?”

周明赶紧撇过去了头,这小姑娘年龄小,身材还挺好。就是年龄太小了,还不懂什么叫男女有别。看来她是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研究那些东西上了……

“怎么了,我刚洗完澡。不穿这一身,穿什么?”,黄月英说完还原地转了转。

一身亵衣将那娇小的身躯包裹的,咳咳咳,太禽兽了……周明赶紧扯开话题,跟她讨论起一些关于小玩意儿的东西。

“我要走了,月英姑娘!”,周明看着认真在组装投石车零件的黄月英。

“哦,好,明天记得早点儿来,有好多问题,我还得问你呢。”,黄月英头没抬的回道。

周明将一沓子的纸张放在黄月英面前,以他的财富,买些纸张还是能做到的。

“月英姑娘,我要离开襄阳了……”,周明慢慢的说道。

黄月英抬头问道,“你是要出门办事吗?”

周明想了想,算了,还是先瞒着这小姑娘吧。

“对呀,可能出趟远门,时间挺久的。”,周明边往门外走边说。

黄月英大喊道,“注意安全,没事儿别到处跑。”

周明站在门口,扭头看着那个洋娃娃的黄月英说道,“好,我答应你。下回见面时,我就跟伯父上门提亲。”

后面一句话,周明说的很轻。说完就赶紧溜了,他怕万一黄月英生气啊。师兄,对不住了,黄月英你把握不住的,还是让师弟来吧,嘿嘿嘿……

其实黄月英的听力很好的,因为经常研究这些东西,从小眼睛就不好,但耳力却很好。

黄月英现在小脸通红,心里小鹿乱撞。这是不是太快了?可周明也不错啊,和自己有着共同的喜好。就是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同意,唉……

黄月英无奈的低着头继续捣鼓零件去了,对她而言,好似能引起她兴趣的,也就奇技淫巧了。

当周明从黄府出来时,已经天黑了。他和旁边的傅肜往城主府而去,出门在外,怎么可能不带护卫呢。

来到城主府,由府丁引到了正堂。此时正堂里,坐着的人还挺多。

马家的家主,马静(字伯常);老二,马通(字仲常);老三,马季(字叔常)。这三位可是撑起了马家的家族,可惜马良现在还是个两岁的娃娃呢。

蔡家家主蔡瑁,这货可是整个襄阳的地头蛇。关系网,错综复杂。

蒯家家主蒯良以及其弟蒯越,这两个也不是个善茬啊。

还有一个,下午刚见过的,那就是黄承彦了。

再往前面看,还有庞德公,后面跟着庞统。庞统比自己大三岁,是真的长的丑,还这么小,以后不知道得有多丑。

还有一位大佬啊,习融。习家在荆州也是豪族,但这位大佬未曾出仕,以德行著称,以后他的儿子习郁还封了候。不管以后他的儿子还女儿,都是非常出名的。大家很少了解,但他可知道,习家有一位铁骨铮铮的硬汉。

还有诸葛氏族的人,他只见过,不知道都叫什么。能叫上名字的也就自己师兄诸葛亮了。诸葛亮比他大一岁,长的确实帅气。更他比嘛,自己还差一点儿,不过也差不了多少。

其余的就是一些文人墨客了,很多,他都不认识。

府丁带他来到他的座位后,诸葛亮和庞统两个就过来坐在了他旁边。

诸葛亮摇着羽扇,“师弟啊,我听老师说,你要出山了。”

而庞统直接拿起他面前桌子上的酒杯,直接喝了起来。

“现在时局还不是很明朗,你现在出山,也不怕选错了贤主。”,庞统边喝边说。

“我说诸葛师兄啊,你不去你的草庐待着,等待你的贤主上门,怎么有空参加这种晚宴了?”

“还有我亲爱的庞统师兄啊,看来你最近的生活很自在嘛。你不是说远游去呢嘛,怎么出现在这儿了?”

庞统看着周明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点儿心慌。放下酒杯,就跑回庞德公身边去了。看来,那次厕所的事,给他上了一课啊,哈哈哈。

至于诸葛亮,却无动于衷的坐在一边。看着周明说道:“今天我是被城主邀请而来,有点儿好奇他要干什么,就过来看看。”

周明从旁边的桌子上换了一个杯子,反正那个位置空着,不刷牙的庞统用过的酒杯,谁爱用,谁用去。

周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边喝边说:“还能干什么,无非就是号召大家,一起准备好接下来董卓进京的事呗。”

诸葛亮听完后,有点儿疑惑,“这跟大家有什么关系?”

周明也不解释,自顾自的喝酒。诸葛亮不清楚,他清楚啊,董卓进京后,祸乱朝纲,没多久,这货就跳井自杀了。说白了,就是皇帝的忠犬吧。

诸葛亮没有等来周明的回答,又开口问道:“你这次出山,打算辅佐谁?还是打算报效朝廷?”

周明慢慢放下酒杯,扭头看着诸葛亮说道:“师兄,如果我说我要去辅佐别人,你会不会跟我作对呢?”

诸葛亮沉思了会儿,缓缓出声:“我很想跟你交手!”

一句话,周明明白了,看来自己这个师兄是不会跟自己站在同一阵营了。

“我也一样!”

一道声音从后面传来,周明和诸葛亮都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庞统。

“师兄,你别没事儿,一惊一乍的行不行?还有,你什么时候学会偷听别人说话了?”,周明无奈的说道。

“嘿嘿嘿”

庞统笑了笑,坐在诸葛亮旁边,这次没有在坐在周明的旁边了。

“师弟,我也和诸葛亮的想法一样。如果你选择别人,我们就选不同的阵营,和你过过招。老师说你是我们中最聪明的,我很想试试。”,庞统拿起诸葛亮面前桌子上的酒杯又喝了起来。

周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两个货啊,一个比一个难缠。不知道以后成为了对手,谁会被谁爆锤呢?

他们三个在后面喝酒聊天,前面的那些大人物们,也在聊天喝酒。唯独上面的城主,没人鸟。

倒是习融时不时的和城主王睿喝杯酒,聊聊天。其余的都是三两人在一块儿喝酒聊天。

这时进来一群舞女,就在场中跳起了舞。

全场的目光都盯着场中翩翩起舞的舞女。倒是习融悄悄的端着酒杯退到了后面,向周明的位置走来。

庞统两个眼睛瞪的老大,盯着场上的舞女,就没有移开过。

诸葛亮也时不时的偷瞄一下,周明是真的感觉无味。因为他之前带傅肜去勾栏听过曲。那地方的姑娘穿衣特别火爆,完全就不是现在这些舞女可比的。

习融来到周明另一边,就是庞统之前坐的位置上跪坐了下来。

“老夫叫习融。小友便是周明吧?”,旁边一道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品味勾栏的画面。

扭头看着这个满头白发,胡子都很长的老者。周明端起酒杯,敬了一杯后,说道:“晚辈正是周明,不知前辈寻晚辈何事?”

他可不想跟这些豪族挂钩,一个个的,垄断人才,压榨底层人民。

习融喝了一杯酒后,慢悠悠的说道:“不知道小友对现在的朝廷怎么看?”

靠,这种问题,让我怎么回答,万一你传出去,我不得被人咔嚓了?

周明想了想,“朝廷有皇帝,有大臣们的帮衬,应该可以度过眼前的难关。”

这么回答,也没有得罪人,还吹了一把那些人,对时下的局面回答,也没有什么事了。

可习融好像并不满意,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撇了周明一眼后,就端着酒杯回自己的座位了。

丫的,你问这种敏感的问题,要是被京城谁听到了,还不得咔嚓我?

周明也没有再管他,自顾自的喝着酒。喝足后,就起身离开了这里。跟他又没关系的酒会,不好好吃喝一顿再离开,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前面习融跟王睿说了几句话后,王睿就离开了。

周明都快走出城主府时,一个府丁过来告诉他,城主府请他到后院一叙。

后院中。周明坐在石凳上,看着面前捣鼓茶叶的王睿,直接了当的开口问道:“不知道大人传唤小人来此,是为何事?”

王睿停下手里的活儿后,看着周明说道:“朝廷现在已经到了危难关头,小友可否愿意报效朝廷?”

周明无语的看了一眼王睿,然后说道,“大人,我才七岁,可没资格报效朝廷。而且我能力也不足,不足以担当大任,还请大人重新觅得良才!”

王睿却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跟水镜先生是亦师亦友的存在,而且你要出山了,这件事在上流层次,已经被水镜先生宣传出去了。你的能力,就连水镜先生都很夸赞。如此大才,我何须再到处寻觅。”

周明无语的说道:“我出山,不代表就想好现在就辅佐别人。而且我还会去一趟京城,等我回来再说吧。”,说完就行了一礼后,直接往外走了。

呵,他可不想去辅佐现在的汉朝,都成了四分五裂的地步了。就算他把手枪、大炮这些东西研制出来。可内部的腐朽,是没办法剔除的。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难不成让他直接杀光天下的士族?那也不现实,就算他要杀,可皇帝愿意听他的吗?不破不立,只有经历了改变,这个国家才会长存。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5:02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