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鸿涛刘梦瑶《官梯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官梯之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官梯之》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爱吃螺蛳鸡的陆凡兄”,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办公室工作大多都是按部就班听指挥,需要的是认真严谨不出错,是很难出亮点郭鸣雄晚上想了很多,自己这副秘书长做了四年了,也想上一步,最好是能执政一方,岳父从已经退休了,基本没有什么助力,还得需要强力人物推一把呀协调林副市长是个机会,郭鸣雄也跟领导表达过想去县上任职的诉求,领导没有明确表态都知道宁阳县女县长要高升到市里,抢位置的人不少呀!明天,把王鸿涛这个观点提供给林市长,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第二……

小说:官梯之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爱吃螺蛳鸡的陆凡兄

角色:王鸿涛刘梦瑶

《官梯之》小说是作者“爱吃螺蛳鸡的陆凡兄”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官梯之》内容介绍:”妈妈哭着说“你爸被人举报了,前几天检察院的人带你爸回来查看学校的账务。”王鸿涛没感觉到意外,估计爸培训也是教育的说辞吧,妈妈联系爸爸的时候也有检察院的人在场吧。对于这事王鸿涛早就有心理准备,检察院不可能忽然就办案,没有一两个月的取证不能轻易动一个人。王鸿涛心里有详细的处理方案,于是就紧紧拉住母亲的…

官梯之

第13章 在线试读

六个人五箱啤酒,王鸿涛组的局,自己肯定要喝的积极主动点,估计最少喝了有十瓶。

早上起来,头痛欲裂,赖到10点才起了床。

坐上回家的班车时,王鸿涛还昏昏沉沉的,这破路,摇摇摆摆的把人能晃吐了,就30多公里,回一次家得老半天。

好不容易到了家,刚推门进去,王鸿涛看见妈妈坐在沙发上抹眼泪,忽然一愣!

哎,该来的还是来了!

坐到沙发上,拉住妈妈的手说:“妈,怎么了?好端端的,有什么事,你给我说。”

妈妈哭着说“你爸被人举报了,前几天检察院的人带你爸回来查看学校的账务。”

王鸿涛没感觉到意外,估计爸培训也是教育的说辞吧,妈妈联系爸爸的时候也有检察院的人在场吧。

对于这事王鸿涛早就有心理准备,检察院不可能忽然就办案,没有一两个月的取证不能轻易动一个人。

王鸿涛心里有详细的处理方案,于是就紧紧拉住母亲的手说:“妈,为什么不早早告诉我?既然出事了,哭没用,想想怎么解决。”

这件事宜早不宜迟,早解决早安生,爸爸也不用继续受检察院的拷问,伤害就会小一点,那些地方真不是人待的,软包和熬鹰这两个词很多人是谈虎色变。

妈妈哭着说:“出了事我着急找你姑父姑姑,就忘了给你说,再说你一个娃娃,能有什么办法?咱家没什么关系,你爸受大罪了,都是为公家的事,太不值当了。”

想了想,这事要解决还得落到姑父身上,就对母亲说:“妈,家里还有多少钱?咱们去找我姑父。”

妈妈想了想,这会也不是藏着掖着的时候了,娃娃说的对,他姑父老成持重,又在政界上混,虽然职务不高,但认识的人肯定多,说不定能有办法,就说到:“家一共有十万,还有我买断工龄的四万多,我跟你爸省吃俭用的,就这么些钱,你们兄弟三个还要上学呀!”

管不了那么多,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王鸿涛干脆的说:“妈,取10万,到姑父家,现在就走。”

妈妈犹豫了一下,但也觉得事大了,还是人最重要,就说:“好,出了事,糊涂了,妈听你的。”

王鸿涛带着妈妈去银行取了钱,就直奔姑父家。

进了家门,看到姑父闷声抽着烟。姑姑坐在旁边抹眼泪,看见妈妈进来后,两人抱头痛哭,哽咽着说“我可怜的兄弟呀!”

王鸿涛没废话,直接说:“姑父,事情已经出了,只能想办法解决了。如果没人打招呼公事公办,我爸肯定要进去。现在案件到了检察院,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检察院把案件移交到纪委,由纪委处理,千万不能移交到法院判决。我妈带了十万块,先用着,不够了在想办法。”

姑父非常诧异,自己也正在想办法,还没个思路,这孩子怎么想出来的?不过句句说到关键处了。

再看到钱都带来了,姑父又是神色一松,办事毕竟要花钱,空口白牙不管用,即使自己有心,那也不能贴的太多了,至于能不能成,尽人事听天命吧!

王鸿涛知道钱的重要性,所以来的是直接就把钱带来了,就是防止姑父不出全力。

感觉姑父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就根据记忆中的轨迹说:“姑父,以前听我爸说,您给政法委牛书记在乡镇当过副职,关系也好,政法委管公检法,麻烦您找一下牛书记,他肯定有办法。纪委刘书记那,您也熟悉,刘书记老婆在教研室,听我爸说跟她关系也好,我爸也认识刘书记,就是他现在出不来,也没办法,麻烦你带我妈找一下刘书记。”

姑父听完,瞪大了眼睛,重新审视了一遍王鸿涛,太出人意料了,这孩子才19岁,以前根本没经历过这种事,有点妖孽的感觉,不过句句在理。

毕竟是自己小舅子出事了,豁出去也要帮呀!

这会姑姑也都听到了,哭着喊:“老梁,娃娃说的对,你要好好管了,你要是不管,我跟你死人!我不活了!哇,哇!”

姑父厉声说:“别哭了,哭管什么用,我怎么会不管?鸿涛说的有道理,现在关键是检察院那调查结果,能交到纪委最好,就是不知道调查成什么样了,这种事打听不到,都有保密规定,咱们没硬关系,牛书记那我到是能说上话,我先到牛书记那探探口风。”

事不宜迟,正好下班了,姑父决定去牛书记家里,就起身站起来。

王鸿涛赶忙起身把钱递了过去。

姑父斟酌了一下,拿了五万走了。

姑姑和妈妈抹着眼泪,王鸿涛焦急的等待着。

除了等待,自己无能为力,一点忙都帮不上。

王鸿涛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出人头地,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再也不能这么无助,一定要把这个家撑起来。

天黑了,窗外路灯也亮起来了,三人坐在房里焦急的等待着,没谁有心思去开灯,姑姑和妈妈哭的没有眼泪了,拉着手默默的坐在那里,看着让人心疼不已。

不知道几点了,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姑父回来了。

等姑父进门后,姑姑赶紧开灯,急切的问:“老梁,怎么样?牛书记帮忙不?”

这会,王鸿涛倒是不急,上一世牛书记帮了很大的忙,历史的车轮应该不会有变动。

姑父进门后略显轻松的说:“谈了很久,牛书记还是念旧情,他答应了,明天会过问这个事,说检察院他协调,不过他说到了纪委就没办法了,他总不能插手纪委的事。”

好,一切如故!

姑父又说:“鸿涛,你很懂事,家里出这么大的事,你是老大,要照顾好家里人呀。”

王鸿涛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姑父、姑姑放心,我马上就参加工作了,能承担得起!”

姑姑也欣慰的看着自己的侄子。

时间也不早了,事情得到了初步解决,王鸿涛就带着妈妈就回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王鸿涛跟妈妈焦急的等待着检察院的结果,除此之外毫无办法,不断地安慰妈妈。顺便还跟陈冬科长请了个假,实习肯定没家里的事重要,自己走了,妈妈就没主心骨了,指不定多急躁了。

两个弟弟可能也感觉到了点什么,都灰溜溜的,也不敢问什么。这么大的变故,也瞒不住,不过对他们说了也于事无补,以后找机会说一下,希望两个弟弟也能懂点事吧,最起码能好好学习。

上一世,老二考了一本当了老师,老三大专,还没拿上毕业证,到处奔波,生活过的不太如意。

等待的日子太煎熬了,王鸿涛忽然想起了,这会家还在学校住,等爸爸回来了,会受尽白眼和非议,心情更加恶劣了。

这地方不能待了,爸爸出来了一定不能再来学校了,于是就跟妈妈商量,搬出去住。

妈妈住了一辈子单位了,忽然间要搬离,感觉很失落,但是儿子的话她听进去了,这地方还真不能住了,估计这次的事很难善了,搬出去也好,这几天妈妈不是没听到老师们背后的闲话,自己也不想住了,但转头想想又很难过,奋斗了一辈子,竟然房无一间,搬出去就要租房子了。

征得妈妈同意后,王鸿涛立刻动身去了县城找房子。

很简单,还是找了以前租过的房子,一家人在那住了一年多。

熟门熟路的找到房东,谈好了房租,比记忆里少了50块,毕竟几十年经验不是白给的,会讲价了。三室两厅,简装,家里人比较多。

回到家后,就跟妈妈收拾行李,用床单包起来,柜子也都腾空了,办公室相当于家,锅碗瓢盆一大堆,一家人收拾到大半夜才结束。

两个弟弟也默默的帮着忙,收拾着自己的东西,王鸿涛心疼的说:“弟弟们,不管出啥事,有哥哥了,你们两个以后要懂点事,听爸妈的话。”

一大早,王鸿涛就出去联系工具车。

幸好是周末,学校没多少人,搬家也不至于那么显眼,要是被众人看见,可能有些人又嘴碎的说成逃离了。

搬家,太有必要了。记忆中,爸爸出来后还在这住了一个多月,真的没必要,太伤人了,伤害能减少就减少。

一个人搬家不方便,王鸿涛又给在县城做木工搞装修的小学同学狗熊打了个传呼,让来给帮忙。

这个狗熊,踏实,重情义,上一世两人几十年交情,不用见外。

狗熊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比工具车还来的早。

车来了后,两人就开始抬大件,两个弟弟也帮忙搬东西。忽然来了两个老师,也没问什么,默默的给帮着忙,王鸿涛心里挺感激。

等一家人把办公室所有东西搬上车后,妈妈忍不住看了几眼生活了好几年的学校,决然回头走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3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