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芳吴挥杨《穿越之农女有空间》完结版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之农女有空间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隔水樵夫T

角色:梁芳吴挥杨

《穿越之农女有空间》男女主角梁芳吴挥杨,是小说写手隔水樵夫T所写。精彩内容:何玉颇为惊讶,刚开始一个劲说不可能后来才慢慢的接受了这个消息。“何姑娘,你打算来我府里做小妾吗?”苟峻棱起了戏谑之心,笑然出声道:“若是你不介意,倒可没有三媒六聘直接来我府上。”顿时何玉脸色惨败,跟被鬼吓到了一般,许久才缓过神:“不必了,抱歉,我不该打扰苟官爷。”几声之下,何玉躲得远远的。烛光熄灭,梁芳喝到一半的茶水止住,忽然听到了一阵油腻的怪声。她像是警觉到什么,嘴角上扬嗤笑,不动声色的把在口中徘徊的茶水吐至盆盂中,转身站到角落头里。梁芳开始尝试着开门,却发现门已经被反锁了,死活都打不开。刚刚似乎是一个丫鬟把她给引到这里,特意给她倒了…

书评专区
强颜欢笑: 我寻思着一个晚上更个几十万字应该没问题吧
绾发思君: 谢谢你,了不起的作品,多次眼睛湿润,唯多情者有此绝情之作,非常感叹。
墨锦倾城染白衣: 啊啊啊啊好好看啊!我复习,刷到了这个,看了半个小时看完了!坐等更新

梁芳吴挥杨《穿越之农女有空间》完结版无弹窗免费阅读

《穿越之农女有空间》章节试读

第8章 伺机埋伏
她就看不惯陈莉那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热闹非凡的都城里,一个戴着帷帽黑影在四处窜去。
于岵远望及于此发觉稀奇,作为捕头的敏感让他仓惶加快脚步往黑影的方向跑去,连声道:“停下来!快点给我配合调查。”
戴着帷帽的黑影似听到什么熟悉的声音般骤停,猝然掀开帷帽露齿浅笑:“阿虎是你吗?”
他看见一个身穿捕头衣裳的男子。
“诶?”于岵远敛去眼底的愕然:“挥杨?”
黑衣之人面庞的五官和他的故友长得非常相似。
“哈哈哈!看来这里是都城没错了。”
吴挥杨拍了拍于岵远的肩膀:“走,带我去见见我爹,有事求他帮忙。”
“你爹现在都升官当宰相了,你可是摇身一变成为了世子了。
在青峰山那里过得可好?”于岵远绽笑淡语,目光瞟到吴挥杨略显阴沉的脸色,不觉噤声不语。
看来青峰山出事了!
文雅宁静的书房之内站着一个四十左右文质彬彬的男子,此时正仔仔细细的练书法,一笔一划写得极为认真。
“老爷,世子从青峰山回来了!”布渝走进书房跪地慢语。
吴靖郧霎那间一震,顿时停下了笔淡道:“快让他去前厅,我有事要和他商量。”
他本是打着让吴挥杨练武的主意才差使他去了青峰山,这十五年期限还没到,吴挥杨怎么能回来了呢?
前厅之上静坐着一个隽逸的男子,气定神闲的模样像是在身处自家一般。
“青峰山怎么了?”吴靖郧拧眉问着。
吴挥杨淡然解答:“基本上都被灭了,现在就我和师妹林溪活着,我和师妹走散了,以后说不定就和青峰山的人永别了。”
因为他在青峰山的时候向来都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林溪不知道他姓甚名谁,更不知道他家住何处,自然林溪不可能找得到他。
“谁做的?”吴靖郧面色一沉。
吴挥杨的师父是吴靖郧有过患难之交的朋友,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和吴挥杨的师父天人永隔了。
“没查出来。”
吴挥杨的脸上密布恼色,霍地站起:“我要去报仇!”
“坐下!你是宰相府的独苗,不能拿生死去冒险,休想就这么离开天子脚下!”吴靖郧绝口否决:“你的几个胞弟都因为不同的意外发生而离开了人世,如今只有你才可继承老夫的官位!”
“宰相是文官,我练的是武,应当去边关打战!”吴挥杨坚决拒了。
布渝茫然点醒道:“老爷,您当时可是准备让公子去当武状元的,公子已学有所成,为何不让他去感受一下沙场上的壮烈。”
“在沙场生还的人少之又少,老夫才不会让他进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龙潭虎穴。”
吴靖郧板着脸。
他本来是有这个打算,可近些年来的边关战事却让他大失所望,死伤无数,更有被屈辱致死者,他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步入那些人的后尘。
“挥杨不愿意当一个贪生怕死之徒!”吴挥杨略微蹙眉直身拱手道:“望爹成全。”
“这些日子,别妄图给你的同门师父师娘师兄弟报仇,好好的给我待在宰相府,将书房里的书册给我读熟,不然就别想出宰相府!”吴靖郧冷冷的抛下一句话转身走开。
莲瑚村东边是一片山林,有不少青壮年为了谋一口饭吃来山林里砍树卖柴,梁启垣就是其中一个。
瞿威以前遇见他都会笑然打招呼,今天却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走开,一言不发的沉默冷酷所带来的反差感让梁启垣觉得十分奇怪。
梁启垣后来才想起瞿威之母王寡妇这遭事,不觉亦是凉了几分面色。
王寡妇为了隐瞒和陈老汉的奸情不惜试图让梁芳溺水致死。
单凭这个理由,梁启垣就想离瞿威远远的。
谁知瞿威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居然在归途之时串通几个赖痞子对梁启垣做出打劫的勾当。
“把你砍的木柴和身上带的斧头搁下来就饶你一命,不然我得把你打个半死!”瞿威冷哼一声傲然立着:“一!二!三!”
另外还有几个小痞子眯眼笑着帮腔,双手微晃似在吓唬要挟。
梁启垣紧了紧手臂环着的干柴和斧头,骤然加快脚步转身向僻静竭力跑去,脚底似生风了一般,快到令人咋舌。
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快,不由也加速了不少,身上已冷汗涔涔却毫不知累。
“你给我站住!”瞿威跑不过只得斥责一道:“快点站住!不然到了村庄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甭想轻轻松松度过去。”
梁启垣的速度却更快了。
瞿威和几个小痞子追不过只得顿下脚步,累得心跳七上八下的。
木柴被梁启垣送到家中,转瞬跳到嗓子眼的心回了肚子里,他跟走了一遭鬼门关似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坐到椅子上。
“怎么了?”梁芳好奇地走上前。
平常梁启垣砍了柴回到家都高高兴兴的回报情况,至少不会累成这个样。
“瞿威,他勾结几个人挟持我!”梁启垣脑子空荡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