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初薇段星野《老祖宗她活了五千年》_老祖宗她活了五千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霸道总裁小说《老祖宗她活了五千年》,主角分别是白初薇段星野,作者“甜西宝”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童云柔知道这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多得是,但是她以前曾经看过白楚的字迹,极具个人风格,她绝对不会认错!这是那个女人的签名,她的直觉没有错,白楚真的回来了童云柔慌乱了,拿着那张催账账单的手在哆嗦童轻颜从里面走出来,看着童云柔神色不对劲,笑道:“姑姑别被上面的四个亿吓到以前奶奶每年都给她转钱三千万,给是情分,不给是本分现在不给她还要催账,真以为我们童家好欺负?”童轻颜说着,俏生……

小说:老祖宗她活了五千年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甜西宝

角色:白初薇段星野

作者是“甜西宝”的热门新书《老祖宗她活了五千年》火爆上线,是一本霸道总裁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截取:”白音音气得浑身都在发抖,看向白初薇的眼神愈发不善起来。她手机都用一年那么久了,爷爷为什么不给她换手机?她也想要最新上市的手机!白初薇并不在乎她的眼神,撩了撩发丝问:“我的房间在哪儿?”白音音眼珠子一转,得意笑道:“在三楼!我们专门给你准备的。”三楼只是一个小阁楼,以前给保姆住的,后来用作杂物间了。…

老祖宗她活了五千年

第005章狗咬狗 在线试读

白音音指甲死死地掐着手掌心,紧咬贝齿,心里已经彻底慌了。

白初薇一个乡下来的村姑也想来白家抢她的位置?做梦!

白国富瞥了一眼痛得在地上打滚的二儿子,有些尴尬地冲白初薇笑笑。

白国富也没想到……老祖宗还真的答应记名在二儿子名下。

“好了,别再丢人了!”白国富清了清喉咙,冲白音音道:“音音,老祖宗在外应该没有手机,你给老祖宗买一只新手机,我听说现在市面上什么水果机、h为机?买一只最好的,爷爷叫人把钱打给你。”

白音音气得浑身都在发抖,看向白初薇的眼神愈发不善起来。

她手机都用一年那么久了,爷爷为什么不给她换手机?她也想要最新上市的手机!

白初薇并不在乎她的眼神,撩了撩发丝问:“我的房间在哪儿?”

白音音眼珠子一转,得意笑道:“在三楼!我们专门给你准备的。”

三楼只是一个小阁楼,以前给保姆住的,后来用作杂物间了。

白初薇这种乡下村姑,也只配住杂物间!

白国富正想发火,白初薇不在乎地道:“就那儿。”

活到这个岁数,物质条件早已经看淡了,与其像原著中一般,住在白音音对门,成日里被白音音找麻烦,单独住在三楼也不错。

白初薇起身,朝三楼卧室走去。

少女气质似仙非尘,身姿曼妙绝艳,看得一众帮佣们都愣住了。

“太……太漂亮了吧?像仙女一样。”

“是太有气质了,海城名媛都没有这样的气质!”

“……”

白音音气得不断跺脚。

趁着白国富追着白初薇去三楼的空档时间,刘曼看着丈夫,咬牙切齿地骂道:“白弘光,赶紧找个时间把白初薇那个小贱种扔出去,我二房可没钱养闲人!”

……

三楼只是一个小阁楼,面积不大却打扫得很干净,一张单人床旁立着一张书桌,对面就是一个大窗户,从窗户横跨可以走到屋顶天台。

小是小,胜在清净。

白国富在身后连连道:“老祖宗,您哪能住在这种阁楼?小富给您挑个好的房间去。”

白初薇摆摆手:“就这。”

小老头也不敢违背老祖宗的意思,呼出一口浊气,无奈的点了点头。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白国富就离开了,只剩白初薇坐在书桌前看着窗外还在沥沥下雨,一只白色毛茸茸的毛球钻了进来。

那是一只已经胖到看不见四肢的白毛仓鼠。

白初薇睨了一眼,啧啧道:“雪球,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雪球吱吱两声,‘你去哪儿我到哪儿。

这只白毛仓鼠是她二十年前在云雾山上闲得无聊,顺手点灵化了的小宠物。

谁知道这仓鼠实在太蠢,跟着她混了二十年,连化形都不会。

‘建国后动物不允许成精!’

白初薇嫌弃:“这就是你被我点灵后二十年都还只是一只蠢耗子的理由吗?”

正在这时,脑海深处传来一道电子音:

【滴,剧情已开始,请宿主走剧情打脸所有欺负过原主的渣渣们。】

【滴滴滴,检测到系统不可逆故障,启动自我维修功能,请勿打扰。】

白初薇已经习惯了这辣鸡系统的故障,估计又要修个几千年才能好吧,反正它也没啥用。

白初薇进入浴室舒服地洗了一个澡,把自己的衣服换了下来,扔在脏衣篮里。

“咚咚咚!”

白音音敲了门走进来,把一只手机放在桌面上,冷冷地道:“喏,给你买的手机,上面已经套了一张新卡。”

白初薇瞥了一眼,发现手机四角都有磨损,皱眉道:“用过的?”

白音音吓了一跳,也不知道白初薇是怎么看出来了,当下尖着嗓子嘲讽道:“里面的手机卡是新的啊。
再说了我用过的怎么了?你这乡下来的村姑,给你用旧手机已经是抬举你了。”

白音音说完掉头就走人了,并不为自己抢了白初薇的新手机而感到愧疚,反而有些小兴奋。

走出去,正看到帮佣阿姨从脏衣篮里取出了白初薇的衣服。

白音音撇撇嘴:“果然是乡下来的,衣服连牌子都没有,穷鬼一个。”

保姆陈姨抱着那衣服疯狂摇头,语气有些震惊:“大小姐,你看到这衣服的线头没有?是以金丝为引,这好像是织金锦的工艺,只有在阳光折射下会有淡淡金芒耀眼。
之前我在电视上看过,一件这样工艺的手提包都要三四万,这一整套衣服怕是没有十几二十万拿不下来!”

白音音脸上的笑容一僵,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怎么可能?她就是一个乡下村姑啊!”

白音音的声音忽然截断了,骤然明白过来。

她爷爷带回来的养女,估计是爷爷送给她的。

白音音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白初薇,看样子是我低估你了,还没进我白家门,就把我爷爷哄得团团转?你也配?”

看着那套织金锦春衫,白音音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掉头冲进自己房间取了一把小剪刀……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