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只想当咸鱼(司芙清郁曜)_(司芙清郁曜)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以霸道总裁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影后只想当咸鱼》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一只牌九”大大创作,司芙清郁曜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吃完饭后,凤三将准备好的东西搬上车司芙清跟着郁希珩坐在后座清晨空气清凉,她又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月夜桂香,透着些许蛊惑的意味座位旁有一个打开的箱子,里面放了三张人皮面具,郁希珩开口示意:“一会儿戴上”“嗯,戴面具多麻烦啊”司芙清接过,叹气,“还是自己变比较好”正在开车的凤三手一抖:“自己变?”“是啊,说起来我知道个人”司芙清一边戴,一边说,“他就可以变成他看……

小说:影后只想当咸鱼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一只牌九

角色:司芙清郁曜

热门网文大神“一只牌九”的新书《影后只想当咸鱼》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题外话说一句司芙清还挺认真的,也询问阿誉的意见,她虽然没有能力,但的确是一位好导师。】下面回复很快开始暴涨。【真的是气死了!个人练习生没人权吗?什么傻逼节目组!】【诶,那看来司芙清也是受害者,估计节目组就是故意把阿誉分到司芙清这一组,不想让她出道,我们绝对不能骂她,要不然就中了节目组的奸计了。】【不…

影后只想当咸鱼

第50章 在线试读

“那、那司老师,您一定要照顾好他。”小姑娘握拳,“虽然他被节目组放弃了,但我们不会放弃他的!一定送他C位出道!”

她没等司芙清说什么,搂紧包风一般的跑了。

一边跑,一边在谢誉的超话里发了一条帖子。

【姐妹们,我在外面遇到阿誉了,这个时间点他们应该在训练才对,居然会在外面的小吃摊商讨训练的事情,一定又被节目组虐待了。题外话说一句司芙清还挺认真的,也询问阿誉的意见,她虽然没有能力,但的确是一位好导师。】

下面回复很快开始暴涨。

【真的是气死了!个人练习生没人权吗?什么傻逼节目组!】

【诶,那看来司芙清也是受害者,估计节目组就是故意把阿誉分到司芙清这一组,不想让她出道,我们绝对不能骂她,要不然就中了节目组的奸计了。】

【不仅不能骂,还要保护好,垃圾节目组!】

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出的谢誉慢腾腾地吃完后,跟在司芙清后面,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半边侧脸。

他们现在正在往回走。

路过一家银行的时候,司芙清突然说:“等我一下。”

几人停住。

没一会儿,他们看到司芙清提了一兜金砖,慢悠悠地出来。

所有人:“……”

谢誉也:“……”

他委实看不懂司芙清的操作。

司芙清将换好的十块金砖放入包里。

趴在包里两只爪子搭在外面的小白看得眼睛都亮了:“嗷!”

它就知道它主人对它最好了。

司芙清自然能够觉察到某貔貅渴望的眼神,她警告:“一个月一块。”

小白摇着头,用小爪子比了个三。

一块金砖还不够它垫肚子。

“哦。”司芙清漫不经心,“那你在梦里吃吧,我虽然有些能力也不在了,但打你轻轻松松。”

小白:“……”

它舔了舔爪子,委屈巴巴。

“卖萌也没用。”司芙清很无情,“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现在有多穷?”

小白嗷了声。

好叭,那它就先忍一忍。

**

与此同时,收到银行通知的凤三有些迷茫。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一步,艰难地开口:“九哥,司小姐去银行换了十块金砖。”

沙发上,郁希珩终于抬眼:“金砖?”

这也让他确定,那的确是一只貔貅。

看来这只貔貅也受了很大的伤,否则不会需要金砖来补充力量。

“嗯。”郁希珩声线低下,“以后给她发金砖吧。”

凤三点点头。

金砖的确很保值。

砸人也不费手。

“诶,九叔。”郁棠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她抓了抓凌乱的头发,“还有饭吃吗?”

郁希珩翻开下一份文件,淡淡:“自己做。”

“哦。”郁棠嘟囔一声,“我昨天碰见三哥了,九叔我没和他说你在这儿。”

“那位郁曜少爷?”凤三一愣,“郁棠小姐您当时是在和司小姐吃饭吗?”

“是啊,倾倾好帅哦。”郁棠讲述了一遍,一脸崇拜,“倾倾怎么不是男孩子呢,是我就嫁给她。”

郁希珩闻言,抬起头。

“对不起九叔!”郁棠大声道歉,“倾倾跟你才应该是一对,十分般配,我一定会努力的!”

郁希珩按了按眉心。

又在胡闹了。

郁棠试着和郁希珩商量:“九叔,能把倾倾让给我一段时间吗?”

郁希珩神色未动,只是看了她一眼。

仿佛被帝王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郁棠:“……打扰了我去吃早饭!”

**

另一边,1号舞蹈室内。

林轻颜正在给练习生们做训练。

旁边堆着她让工作人员从2号舞蹈室内搬来的设备。

她当然不缺,也并没有用。

司芙清不把谢誉让给她,她也只好让司芙清过得不那么舒心了。

虽然她十分看好谢誉,但也绝对不会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练习生损害自己的利益。

司芙清班上的六个人,一个都不能出道。

林轻颜抿唇笑。

司芙清倒还挺能忍。

看来那天公然和策划对着干,只不过是被压迫久了的反抗而已。

真是没用。

“砰砰砰!”

玻璃窗忽然传来了重重的敲打声。

舞蹈室内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下,有些惊异的回头。

女孩面无表情地站在窗外。

几秒后,门打开,司芙清走了进来。

“哟,司老师,您不是应该在隔壁的舞蹈室吗?怎么来这里了?”牧野神色嘲讽,“该不会是不认路,走错地方了吧?”

“还是说终于有了自知之明,不当导师了?”

其他练习生也都发出了笑声。

“司老师,怎么了?”林轻颜站起来,微笑着问了一句,“有什么困难吗?我可以帮忙。”

“哐当——!”

林轻颜的椅子被一脚踢到了。

“来,搬。”司芙清慢条斯理地挽了挽袖子,狐狸眼挑起,“挑你们喜欢搬,我看谁敢拦。”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7:0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