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芙清郁曜)影后只想当咸鱼_(司芙清郁曜)热门小说

主角是司芙清郁曜的精选霸道总裁小说《影后只想当咸鱼》,小说作者是“一只牌九”,书中精彩内容是:她的触碰十分的清晰,隔着手套也能够感受到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样,即将炸裂开郁希珩的眼神倏地暗下,声音也多了一分沉:“别动”“嗯?这里也不舒服吗?”司芙清说着,却是职业病地下意识又按了一下“唰!”下一秒,她的手腕被他握住肌肤相贴带来的寒凉,让她的手指稍稍一动但他只是阻挡了她的动作,力度很轻柔他似乎很轻地叹息了一声:“别碰了”“明白了”司芙……

小说:影后只想当咸鱼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一只牌九

角色:司芙清郁曜

如果你喜欢看霸道总裁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一只牌九”的一本书《影后只想当咸鱼》。简要概述:在即将和她们错身而过的时候,女人忽然垂直倒了下去。她唇上没有血色,连手也变得青紫起来。女人双眼紧紧地闭着,显然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姜长宁后退一步:“碰瓷?”不怪她这么想,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影后只想当咸鱼

第60章 在线试读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外走。

走到马路上后,迎面碰见了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

女人的身材和气质都很好,不是刻意装出来的名媛。

司芙清多看了一眼,眸光倏地一眯。

在即将和她们错身而过的时候,女人忽然垂直倒了下去。

她唇上没有血色,连手也变得青紫起来。

女人双眼紧紧地闭着,显然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

姜长宁后退一步:“碰瓷?”

不怪她这么想,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司芙清已经蹲了下来,她拧眉:“心脏起搏弱,心跳30次每分钟,还在逐渐降低,预计生存几率19%、18%……”

姜长宁怔了怔:“司司,你在说什么?”

“叫救护车。”司芙清手快速一动,捏着女人的几个穴位,“她心脏病突发,需要紧急救援。”

姜长宁没来得及问什么,立刻开始打电话。

这边,徐若潼怒气冲冲地走出来。

“轻颜,真是服了这个垃圾品牌了。”徐若潼十分愤怒,“还没打出名声,就开始耍大牌。”

“我一会儿就给圈子里的好友说一声,让他们连模特都找不到!”

“若潼别生气了,我手上有另一个品牌的模特试镜名额,到时候给你。”林轻颜安慰她,“对了,司芙清的照片……”

“她藏得太严实了,卸了妆还戴口罩。”徐若潼冷笑一声,“你看着,我肯定把她的口罩摘下来。”

林轻颜有些担忧:“你可得注意点。”

“不说了轻颜,我看见司芙清了,她居然把人撞到了。”徐若潼看准时机,推了推旁边助理,“快去,趁着她不注意,摘她口罩。”

摘下司芙清的口罩,就可以得到这个丑八怪的照片了。

至于倒在地上的女人是司芙清撞到的,和她又没有什么关系。

她忙得很,也没空被人碰瓷。

助理忙应了声,快步上前。

前面。

姜长宁已经打完了电话。

她对急救这方面一窍不通,只能将女人的特征记录下来。

姜长宁看着女人身上的旗袍,以及旗袍上的刺绣。

这种布,临城是没有的,而且一匹布极贵。

这种刺绣也绝非机器能够制造出来,只能是纯手工。

“生存几率30%、40%。”司芙清还蹲在地上,眸中微光浮动,一个个数字从她口中吐出,“55%……”

这个时候,助理已经走得很近了。

只需要再走几步,就能够伸手将女孩的口罩摘下。

后面一直观察的徐若潼也激动了起来,端着手机就准备拍照。

司芙清低着头,身形动都没有动,一只手按压着女人的肋骨,另一只手还牢牢地扣住了几个穴位。

只有脚尖轻轻地点了一下地。

“唰——”

一枚小石子凌空飞出,直直地击在了即将跑过来的助理身上。

紧接着又是两枚石子弹起,准确地打在了左右膝盖上。

“砰!”

姜长宁闻声转头,就看见一个人跪在了她们的面前,头也磕在了地上。

十分狼狈。

这个人身后,一个戴墨镜的女人正拿着手机。

显然也是没料到这一幕,女人有些发愣。

司芙清进行完了一轮急救措施,将风扬起的发丝慢条斯理挽到耳后:“宁宁,看见了吗,这才是碰瓷。”

姜长宁:“……”

她皱了皱眉:“我在试镜那边见过这个女人,是不是跟你有矛盾?”

“不怎么关心。”司芙清懒洋洋,“电话打了吗?”

姜长宁点头:“他们说三分钟后到。”

旁边就有一家大医院,救护车来得很快。

医护人员迅速将昏迷不醒的女人送上车,留下一个护士记录了司芙清和姜长宁的名字。

司芙清活动了下手腕,又拍了拍姜长宁的脸:“走啦,我们去吃火锅。”

姜长宁回神,看向她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探究:“你会医?”

“还行。”司芙清语气轻松,“游戏里面学的,宁宁你有没有老寒腿的毛病?我给你看看。”

姜长宁冷漠:“……”

虽然说司芙清的性子活泼了不少,她很高兴。

但每次遇到这样的对话,她总是收不住她的刀。

司芙清双手插兜,慢腾腾向前走。

她把那个女人的生存几率提到了70%。

如果这样医院还救不回来,她看他们可以全部下岗了。

司芙清和姜长宁走后,徐若潼才上前。

她恨铁不成钢地拧着助理的耳朵:“让你办这点事都办不好,走个路都能摔跤,你吃干饭的?!”

助理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被揪得眼睛都红了,眼泪差点掉下来:“徐姐……”

“行了,没用的东西。”徐若潼冷哼了一声,“我自己来。”

她怎么也得把司芙清的口罩扒下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5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