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钟南衾《钟先生心痒难耐》_(钟先生心痒难耐)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钟先生心痒难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苏眠钟南衾,也是实力作者“苏眠”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晏清明进来的时候,他将照片放回资料夹,随即抬眸看过去,“有事?”“小少爷的班主任来电话了,说让您亲自过去一趟”一听他这话,钟南衾就拧了眉头,“他又在学校干了什么?”“苏老师没细说,只是让您今天去一趟”晏清明一边说一边看着上司缓缓沉下来的脸色,忍不住加了一句,“要不还是我去算了”反正以前都是他去解决的,已经熟悉了流程,虚心听教就是钟南衾没说话,而是伸手打开了刚刚那……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苏眠

角色:苏眠钟南衾

强烈推荐热门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眠”。小说无错版梗概:苏眠在心里轻叹一声,抬脚轻轻走了过去。她绕过茶几走到钟一白身边,蹲下身子,正准备伸手去抱他。一旁突然伸过来一条胳膊,阻止了她的动作。她抬头,看着坐在一旁的男人,轻轻的蹙了眉…

钟先生心痒难耐

第60章 钟南衾,你等等 在线试读

苏眠收拾好厨房出来,就直接进了一旁的洗手间。

洗干净手出来,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钟一白,小脑袋直往下掉,一点一点的,很明显在打瞌睡。

而一旁坐着的钟南衾,手里拿着一本杂志,看得很认真。

认真到似乎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困得连坐都坐不稳的儿子。

苏眠在心里轻叹一声,抬脚轻轻走了过去。

她绕过茶几走到钟一白身边,蹲下身子,正准备伸手去抱他。

一旁突然伸过来一条胳膊,阻止了她的动作。

她抬头,看着坐在一旁的男人,轻轻的蹙了眉。

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钟南衾看她一眼,放下手里的杂志,继而起了身。

“我带他回家。”他说着弯腰,就来抱钟一白。

正困得迷迷糊糊的钟一白,被他的手一碰,立马就醒了。

睁开眼睛,他看了钟南衾一眼,接着扭头去看苏眠,“苏苏,我不想回家。”

迷糊的小脸上,透着可怜兮兮的渴望。

苏眠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钟南衾,表情有些犹豫。

她喜欢钟一白没错,但她也只是他老师,并不是他的至亲亲人。

所以,如果他爸执意要带他回家,她也没有立场把他留下来。

钟南衾淡淡扫她一眼,伸手拎过钟一白放在一旁的书包,率先迈开步子朝公寓门走去。

钟一白见他走了,立马大哭大闹起来,“我不走,我就不走,我就要和苏苏在一起。”

钟南衾没理他的哭闹,依旧脚步未停,大步走向玄关。

一旁的苏眠见状,立马转身,看着钟南衾高大的背影出了声,“那个……”

钟南衾脚步依旧未停。

眼看就要走到门口,苏眠有些着急,冲他叫道,“钟南衾,你等等。”

男人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他缓缓转身,回头,看着站在沙发前的苏眠,脸色不变,薄唇轻抿着,似乎在等她开口。

被他这样看着,苏眠不自觉的开始紧张。

她一紧张,牙齿就会下意识去咬唇角。

她一边咬着唇角一边看着他说,“如果可以,能不能让一白留下来?”

钟南衾依旧沉默,似乎在等她给他一个让钟一白留下来的理由。

苏眠,“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钟南衾眉心微皱,很显然,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于是,淡淡出声反问,“你想让他呆多久?”

苏眠没想这个问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倒是一旁的钟一白,特干脆的回答他,“我今晚不回家了。”

黑眸一凛,钟南衾正要说话,一旁的苏眠抢先他一步说,“我明天送他回去。”

她以为钟南衾会同意。

毕竟免费给他带孩这种好事,一般人求都求不来的。

但结果却是在她意料之外。

钟南衾看着她,目光沉沉,“我晚上过来接他。”

钟一白张嘴想要抗议,一旁的苏眠及时捂住了他的小嘴。

她朝钟南衾点头,“好。”

钟南衾看着她,眼眸深邃得让人看不清他心底真实情绪。

就这样看了几秒之后,他将钟一白的书包放在一旁,弯腰换了鞋子,头也不回地出了公寓。

等公寓门关上,钟一白将小嘴从苏眠的手里解脱出来。

他仰头看着苏眠,特别失落的问,“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睡觉觉?”

苏眠忍不住笑了,“我这叫以退为进,不然你这会儿就已经被你爸带走了。”

钟一白似懂非懂,“那我今晚能留下来吗?”

苏眠安慰他,“说不定你爸忙着忙着就把你给忘了。”

钟一白立马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小嘴里念念叨叨,“上帝啊耶稣啊如来佛祖啊观音菩萨请保佑我家老钟从这一刻开始直接把我忘了……”

苏眠也累了。

昨晚统共睡了两小时,早上六点爬起来赶飞机。

回来之后又这一通忙。

此刻,陪着钟一白躺在床上,待他睡着之后,苏眠眼睛一闭,几乎是秒睡。

这一觉,直接从下午两点睡到傍晚五点。

整整三个小时,苏眠觉得自己连身都没翻过。

醒来之后,神清气爽。

侧身,看着身边打着小呼噜的小家伙,苏眠的唇角不自觉扬了起来,一颗心也跟着软了很多。

突然有种错觉,身边这娃就像她亲生的一样。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钟一白似乎已经在她心里占据了一定的位置。

哪怕是出差在外,她心里想的最多的不是苏建国,也不是余苗,却是眼前的这个小家伙。

吃饭的时候,她会忍不住想他吃了吗?

睡觉的时候,她会忍不住担心,他会不会乱踢被子,着凉了肚子又该难受了。

上课的时候,看着某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她也会不自觉的想他……

苏眠忍不住幻想,如果真有一个像钟一白这么大的孩子,也会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静静的看了钟一白一会儿,苏眠这才翻身坐起,动作极轻的下了床。

去了卫生间,洗了把脸。

擦干脸之后,她又重新将睡得有些散乱的头发扎了起来。

弄好之后,她出了卫生间。

一出来,就看到原本睡得极熟的钟一白不知何时已经醒了。

钟一白见到她,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软软的问她,“苏苏,你醒了怎么不叫我?”

苏眠走到床边,看着他睡得蓬乱的卷卷毛,一边用手去帮他抚顺一边说,“我也是刚醒,睡得好吗?”

钟一白使劲点头,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我发现每次和你一起睡,我都睡得特别香。”

“在家的时候,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睡?”

“四岁之前和奶奶睡,过了四岁我就被钟老二接到他身边,他不让我和他睡,让我自己一个人睡。”

“害怕吗?”

“开始的时候挺害怕的,一到晚上我都不敢睡觉;但自从钟老二送了我一个超大型变形金刚擎天柱之后,我就不怕了。”

“擎天柱?”

“是啊,你喜欢变形金刚吗?就是打怪兽最厉害的变形金刚机器人。”

苏眠笑着摇头,“相比较机器人,我更喜欢洋娃娃。”

“也对,你是女生,肯定不喜欢男生的玩具。”钟一白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苏苏,你什么时候过生日?”

“腊月二十八。”

“天啊,”钟一白惊呼出声,“你的生日也太晚了吧,都快过年了。”

“是啊。”苏眠用手整理着他身上睡得有些皱皱的衣服,“你的生日挺好的,刚好是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

钟一白眼睛一亮,“你怎么知道的?”

苏眠,“我是你的老师呀,班里每一个同学的生日我都知道。”

原本明亮的大眼睛黯淡了许多,钟一白的情绪明显没刚刚那么激动了,只是轻轻‘哦’了一声。

苏眠看他一眼,抬手捏了捏他胖乎乎的小脸,“等你过生日,我送你一件生日礼物。”

钟一白的眼睛又亮了,“真的?”

“嗯,你想要什么?可以提前告诉我。”

“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就告诉你。”

……

起床之后,钟一白接着画自己中午没画完的画。

苏眠在卫生间里洗衣服。洗到一半,放在卧室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眠擦干了手上的泡沫,出了卫生间,进了卧室。

走到放手机的床头柜前,伸手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她整个人明显愣了一下。

有些东西,哪怕是删掉了。

当它再一次出现在你面前时,你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

这个手机号是秦向东的,自他背叛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掉了。

原本以为,秦向东这个人早已从她生命力剔除得干净彻底。

但看到这个手机号的那一瞬间,苏眠突然明白,她想得太天真。

有些东西,除了不在意,做不到遗忘。

她看着闪动的屏幕,毫不犹豫,直接摁了挂断。

将手机放回原处,她转身,抬脚准备离开。

被挂断的手机,很快又响了起来。

苏眠脚步一顿,秀眉紧皱了一下,最后索性不管,直接进了卫生间。

手机铃声响了又停,停了又响。

就这样来回四遍之后,苏眠忍无可忍,一把甩掉手里的衣服,冲进了卧室。

抓起手机,直接摁下了接听键。

不等那边开口,她火冒三丈的开了口,“秦向东,你有事?”

“眠眠,”秦向东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依旧温柔似水,“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

苏眠听着他温柔的嗓音,突然觉得好恶心。

她不禁开始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有病?

这么一个虚情假意随地乱发情堪比某种动物的男人,她以前竟然会喜欢他?

强忍着挂电话的冲动,苏眠冷冷出声,“有事说,没事我挂电话。”

“别别,”秦向东急忙道,“眠眠,我找你有事,你听我说。”

“我给你两分钟时间。”

“眠眠,我现在在你楼下,”说完这句话,秦向东似乎害怕苏眠挂他电话,立马接着说,“叔叔知道你出差回来了,饭店里走不开,他就做了几道你最喜欢吃的菜,让我给你送过来。”

一说到苏建国,苏眠一颗坚硬的心,顿时软了几分。

她犹豫了一下,随后对秦向东说,“你等我一下,我马上下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