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心痒难耐(苏眠钟南衾)_钟先生心痒难耐全文免费阅读

长篇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男女主角苏眠钟南衾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苏眠”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他是她见过穿西装最好看的男人一如此刻,他一身白衬衫搭配黑色西裤,最简单的黑白配,却给人最强的视觉冲击他高大挺拔,肩宽腰窄臀翘腿长,身材近乎完美他长相俊美,宛如神祗棱角分明的脸庞,头发理得很短,天庭饱满,眼眸深邃,鼻梁高挺,薄唇性感……他走路沉稳而有力,不疾不徐,天生的矜贵再加上他拒人千里之外淡漠……这样的男人,在温婉看来简直就是每一个女人心目中最完美……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苏眠

角色:苏眠钟南衾

看霸道总裁文,千万不要错过“苏眠”的《钟先生心痒难耐》。概述为:而此刻,钟家老宅,钟一白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楼上下来,眼角的视线扫过一旁的落地窗,看到二哈在外面冲他又是吐舌头又是瞪眼的在卖萌,他立马走了出去。老早就醒了,一直等他出去玩的二哈,见他出来立马扑了过来。钟一白连忙冲它瞪眼,“你再敢扑我,我就灭了你。”二哈,“……”一大早就这么凶做什么?钟一白见它老…

钟先生心痒难耐

第46章 能进来再抱么 在线试读

早上八点二十的飞机,苏眠去的早,到机场的时候,另外两名老师还没来。

等待的空隙,她抽空给余苗打了个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

不放心,又给她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另外两名老师很快就到了,三人一起办了登机手续,进了安检。

而此刻,钟家老宅,钟一白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楼上下来,眼角的视线扫过一旁的落地窗,看到二哈在外面冲他又是吐舌头又是瞪眼的在卖萌,他立马走了出去。

老早就醒了,一直等他出去玩的二哈,见他出来立马扑了过来。

钟一白连忙冲它瞪眼,“你再敢扑我,我就灭了你。”

二哈,“……”

一大早就这么凶做什么?

钟一白见它老实了,一脸委屈相,正打算摸摸它的大脑袋再给颗甜枣,却看到大壮从一旁走了出来。

他看着他,满眼迷惑,“大壮,今天不是周末么?”

一般周末,除非有事,大壮就会待在皇苑那边。

周一一大早会过来老宅接他上学。

所以,此刻一大早看到大壮,钟一白直接迷糊了。

他明明记得今天是周日……

他满心的疑惑,自然没发现大壮的心虚。

他心虚得不敢看钟一白,低头看自己的脚尖,“钟先生找我有事。”

“哦那你去找他吧。”

“是。”

大壮直接进了屋子上了二楼,他大步走到钟南衾的书房前,抬手敲了敲。

里面传来男人低沉嗓音,“进来。”

大壮推门走进去,看着站在书架前翻着书的男人,如实禀报,“先生,苏老师已经被送去机场了。”

钟南衾翻书的动作未停,“她问了?”

“问了,我说是少爷的意思。”

“没说其它的?”

大壮偷摸的看了钟南衾一眼,心里琢磨着,先生还想听点啥?

他想了想,老实的把苏眠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交代了。

“苏老师本来还想给少爷打电话感谢他,被我拦住了。”

“嗯。”

“她最后还谢了我。”大壮努力想了想,“就这些,没别的了。”

钟南衾,“嗯。”

“先生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去吧。”

大壮离开之后,钟南衾一把合上书,将书放回原处,转身走到落地窗前,深邃的眼眸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看着院子里一前一后追跑着玩得不亦乐乎的一人一狗,眼神平静无波。

离开一个月也好。

给她时间,让她放下警惕和芥蒂。

也给他时间,让他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以后该拿她怎么办?

……

转眼,半个月过去。

苏眠在江城过得很好。

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其余时间几乎都待在酒店。

除了周末的时候,偶尔有同事出去逛街要她陪着,她几乎不出酒店大门。

直到沈如画出差回来……

沈如画是北城人,和苏眠从小一起长大,两人不仅同住一个小区,还上下楼。

高三毕业,沈如画考上了江城的一所大学,安家爸妈的工作也恰好调到了江城,两人这才分开。

这次苏眠过来,恰好赶上沈如画也出差。

还好沈如画只是出差半个月,昨天一回来就给苏眠来了电话,约她去她家。

恰好是周六,苏眠一大早就起来了,吃了早餐,就去了一家商场。

给沈如画的宝贝闺女买了一条小裙子,又去一楼超市买了一大袋子食材,拎着就过去了。

她太了解沈如画,给她买礼物,还不如给她做一顿饭。

别看沈如画的闺女都三岁了,但她连面条都不会下。

沈如画住在江城市中心最高端的小区……水榭花都。

这里寸土寸金,房价直逼京城。

在这地段有一套自己的房子,绝对是有钱人。

但沈如画不是有钱人,这房子是她的,但不是她买的。

是她在离婚的时候,男方大发慈悲,留给她的,就当是离婚的补偿。

她家,苏眠来过一次。

凭着记忆找到那栋楼,摁了门铃。

门禁很快就开了,她进了楼道,步行上了三楼。

水榭花都的每一栋楼都不超过十层,沈如画住在三楼,很好的位置,上下楼都很方便。

站在门外,不等她抬手敲门,公寓门被打开,扎着朝天辫的小脑袋露出来。

看到苏眠,粉嫩的小女娃立马咧嘴笑了,“姨姨……”

她一边甜甜的叫着一边扑向苏眠。

苏眠立马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蹲下身子,在小家伙扑上来的时候一把抱住了她。

怀里的小人儿,软软的,肉肉的,香香的……

苏眠的一颗心都要化了。

“伊伊,小姨想你了。”

沈一伊用小胳膊抱着苏眠的脖子,凑上小嘴,在她的脸上’叭叭叭‘的乱亲。

一边亲一边哇哇的叫,“姨姨身上好香,伊伊好喜欢。”

沈如画从卧室走出来,身上还穿着睡衣。

她一边朝这边走一边打呵欠,见门口紧抱在一起的两人,撇了撇嘴,“能进来再抱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是亲母女。”

苏眠抱着一伊,对沈如画说,“把东西拿进来,中午给你们做好吃的。”

一听到好吃的,不光是一伊眼睛亮了,沈如画的眼睛更亮。

她天天不是酒店就是家里保姆做的,早就吃腻味了。

她最想的不是亲妈做的饭菜,而是苏眠做的。

没上大学之前,她没少吃过苏眠做的饭。

那味道,一口菜能下两口饭。

绝对好吃。

一般沈如画休息的时候,就会给保姆放假。

今天保姆不在,家里就她们仨个。

一伊已经换上了苏眠给她买的新裙子,粉嫩粉嫩的颜色衬得她更加粉雕玉琢。

“姨姨,”小家伙穿着漂亮的小公主裙在苏眠面前转着圈,“你的眼光比我妈的好。”

苏眠被哄得眉眼弯弯,而一旁的沈如画,直接一脚踢在沈一伊的小屁屁上,不爽的说,“去去去,自己玩玩具去,我和你小姨聊会天。”

沈一伊无语的看了自己亲妈一眼,虽然不满,但最后还是乖乖去了玩具房。

待沈一伊离开之后,沈如画直接将头靠在苏眠的肩头上,精致的脸上透着疲惫。

“昨晚凌晨三点才睡,今早六点就被沈一伊给折腾醒了,好困。”

苏眠偏头看她,“怎么睡这么晚?”

沈如画垂了眼睑,声音有些沉闷,“我昨天出差一回来,我妈就拉着我去相亲,没忍住和她吵了一架。”

沈如画两年前离了婚之后一直没再找。

一个人带着孩子过很辛苦。

沈妈妈心疼她,从今年年初开始,就不顾她的反对直接安排了相亲。

最开始的时候,沈如画为了让自己爸妈心里好受一点,也配合着去见面。

但时间长了,相得多了,就厌烦了。

每一个相亲对象第一眼对她的印象都很好,毕竟她长得漂亮又有气质还有一份很体面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她在市中心有一套价值几百万的房产。

但聊着聊着,当知道她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时,大多数都打了退堂鼓。

更甚至,还有人当场提出如果要结婚,沈如画必须将孩子送去给她爸妈养。

每次听到这个,沈如画就忍不住发飙。

又一次,直接将咖啡泼到对方脸上。

因为对方说了一句话……

“你那房子是三室一厅的吧?如果咱俩结婚,你得把那孩子送走,不然我爸妈过来没地方住……”

听听,这话说得有多无耻。

自那之后,沈如画对相亲充满了厌恶。

所以,这次出差回来,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就被沈妈妈要拉着去相亲。

她一时间没忍住,直接和沈妈妈大吵起来。

沈妈妈的心脏本来就不好,被她直接气得差点心脏病复发。

幸好她身上一直带着救命丸,不然昨晚就不是熬夜到三点那么简单的事。

苏眠有些心疼的看着沈如画,轻声安慰她,“阿姨是为了你好,害怕你就这样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一辈子。”

“我知道。”沈如画吸了吸鼻子,“可遇不上良人,总不能将就着过,如果真是那样,我一个人带着伊伊还好一些。”

“嗯,”苏眠觉得沈如画说得对,“最起码得找个真心疼自己爱自己的,最重要的是要对一伊真心好的男人。”

“我知道。”

“我觉得你现在也挺好,一伊也慢慢长大了,最困难的时候都过来了,以后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沈如画将头从她肩膀上抬起来,她看着苏眠,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不少。

“就你最心疼我,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沈如画伸手拿起果盘上的苹果,给了苏眠一个,她咬了一口,接着问她,“你最近怎么样?”

苏眠小口咬着苹果,眼睫轻垂,“我从家里搬出来了……”

多余的话不用说,沈如画肯定懂。

果然,沈如画为她抱打不平,“那房子是你的,要搬也是罗湘琳她们搬走,凭什么要你搬走?”

“我总不能不顾着我爸,”苏眠声音有些压抑,“罗湘琳对我不好,但她对我爸还可以。”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苏情一直隐忍着的原因。

在她心里,苏建国的位置比她自己更重要。

只要他过得好,罗湘琳对他好,一切都值了。

两人聊了好久,直到沈一伊嚷着肚子饿了,苏眠这才起身进了厨房。

中午给母女俩做了一大桌好吃的,将两人吃得肚儿圆。

下午临走的时候,沈如画对苏眠说,“这边的幼儿园怎么样?如果可以,你留在江城多好。”

苏眠笑着说,“你是想让我留下来给你做饭吃吧。”

“嗯嗯嗯。”

“想得美!”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