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程欢薄祁《首席的复仇逃妻》完结版免费阅读_(首席的复仇逃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完整版霸道总裁《首席的复仇逃妻》,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夏程欢薄祁,是网络作者“夏程欢”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大雨滂沱,骤然而至这边本来就很偏,约的车都不肯来这边轰鸣的雷声夏程欢浑身都被雨水打湿咬牙准备重新回到夏家的时候,一辆车停在边上车窗摇下“上来”里面的人说话简短,深皱眉头夏程欢抬头看过去就看到薄祁,怔了一会‘不用’卡在了嘴边,腹部抽痛了几下,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很不舒服倦怠席卷,身上又湿又冷,她脸色也是苍白的没任何的血色身体快要透支了薄祁眉头再度皱了皱,“别固执,这不是固执的……

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夏程欢

角色:夏程欢薄祁

经典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是网络作者“夏程欢”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啊——”凄惨的叫声让整栋楼都为之一震。医生护士们纷纷跑来,病房里一度混乱起来。这件事情,引起了不小的动静,苏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一看到是蛇,她更是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有蛇啊!”苏靖的叫声比起夏程欢的更加凄惨了几分,如今她是薄祁的心头宝,护士们平日里都小心照顾着。现在听到她这样凄惨的叫声,大家…

首席的复仇逃妻

第27章 病房惊魂 在线试读

夏氏破产,夏氏父女成为老赖的事情,还是被大肆报道起来。
说得难听的比比皆是,一时间,夏程欢成为了一个垃圾的代名词,老赖,陷害,伤害他人,抢夺别人的丈夫。
这种舆论让医院的护士都对她避而远之。
从外头散步回来,掀开被子想要躺一下,却见一条手腕大的蛇,吐着信子,滑下病床。
“啊——”
凄惨的叫声让整栋楼都为之一震。
医生护士们纷纷跑来,病房里一度混乱起来。
这件事情,引起了不小的动静,苏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一看到是蛇,她更是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有蛇啊!”
苏靖的叫声比起夏程欢的更加凄惨了几分,如今她是薄祁的心头宝,护士们平日里都小心照顾着。
现在听到她这样凄惨的叫声,大家也都顾不得去看夏程欢是否受伤,反而都围到了苏靖的跟前。
询问安抚声不断,反观夏程欢这里,却只有一条蛇距她最近的位置,还缓缓的朝着她爬。
夏程欢腿软,挪一步都很辛苦。
蛇很可怕,人们对它有种莫名的惧怕,夏程欢更甚。
却不知道,蛇更惧怕人类,它受到了惊吓,开始慌乱的四处乱游,具备攻击性。
夏程欢的腿被它卷上。
蛇的肌肤冰冷而粗糙,被缠绕上,仿佛是被死神给勾住了腿,从脚底开始冷到了全身。
恐惧,阴冷,绝望。
夏程欢牙齿都在发颤,她一度觉得自己要死了。
心脏开始钝钝的痛着,瞬间变过度到尖锐而令人窒息的疼痛,她脚一软,跌坐在地上。
蛇开始慢慢的朝着她的身子上爬。
尖叫声不断,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她一把,其中叫的最大声的是苏靖。
“天啊,夏姐姐……救人,我,我好痛……夏姐姐。”
虚伪。
夏程欢咬紧发抖的牙齿,痛和恐惧的双重齐下,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
保全人员终于赶到,蛇被引开,夏程欢却无法起身,她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无法动弹。
“还在装死,那蛇明明没有毒的。”有护士在嘲讽。
夏程欢心底松口气。
没毒的,这就好。
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耳边的声音很多,很乱,在她昏迷之前,她感觉到有人抱她起来了。
……
再一次醒来,夏程欢躺在病床上,病房内一个人都没有。
胸口没有继续疼痛,倒是浑身无力。
她的身体一向不错,至少没有什么隐形的病,怎么的遇到蛇,心脏会痛得那么厉害。
护士查房。
夏程欢急忙问了这个问题。
护士表示可能是当时的情况太过于可怕,她被吓唬到的。
夏程欢自己想着也应该是这样的道理,就将这个事情给抛之脑后了。
“你是心理作用,但是苏小姐倒是真的可怜,被吓得病了。”小护士说起苏靖的时候,表情很奇怪。
“病了?”装的吧。
那个女人惯会装模作样的,蛇根本连靠近她都不曾,还会吓唬到她不成?
夏程欢来到苏靖的病房。
不是来探望,而是来试探。
她怀疑蛇和苏靖脱不了关系。
苏靖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嘴角挂着一抹甜蜜的笑容。
看到这个,夏程欢只觉得厌恶的很,推门进去,毫不客气。
苏靖收起手机,看着夏程欢,眼神充满挑衅和不屑,完全就不介意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蛇是不是你放的。”不拖泥带水,直接就开口问了,对夏程欢来说,和苏靖,多说半句话都嫌多。
质问。
并不是问过就等答案就是的。夏程欢的观察后得出结论,这件事情,的确和她脱不了关系。
“蛇?”苏靖笑:“你不认为你这么问很幼稚吗,我病重,而且怕蛇。”
她不愿意承认,夏程欢又拿不出任何证据。
甘心吗?
当然不,夏程欢直接冲上去,抓住苏靖的衣领:“你到底要干什么?那是蛇,你那么随随便便的就放在我的病房里?”
“屈打成招了?”
“你!”
夏程欢看着近在咫尺的属于苏靖的恶心的脸孔,恨不得直接抓花了去,省的看着让人恶心。
还没有来得及动手,身子却突然腾空,重重落在地上,摔得她七荤八素。
耳边响起雷鸣般的爆喝:“你是不是想死,你敢对她动手?”
她?哦,苏靖啊?
是啊,她自然是想要苏靖死的。
很显然,说这话的人,并不是帮她说话的,而是在叱喝她。
忍着身上的疼痛,夏程欢缓缓抬起头,对上满是阴霾的眸子,她微微一笑:“怎么?你觉得我要杀了苏靖是吗?”
“你敢?”
“我是不敢,我的命比她金贵。”夏程欢笑,充满了嘲讽。
身子一轻,被抓了起来。
夏程欢和薄祁平视。
她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很惊奇,他的力气可真大呢,将她整个人都给提起。
“道歉。”
又是道歉吗?
“她没有资格。”
啪。
夏程欢被一巴掌甩到了地上,她慢慢的爬了起来,笑的像是没心没肺的。
苏靖的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下一刻已经冲到薄祁的面前:“薄哥哥,别,那是夏姐姐呀。”
“她这样对你,你还求情?”
苏靖看了地上的夏程欢一眼,摇头:“夏姐姐是你的妻子,她做什么都有她的道理,我,我的确是贪心了,她有理由……”
“苏靖,你真够虚伪。”夏程欢费劲力气爬起来,就算身子摇摇欲坠,她还是坚持站在苏靖和薄祁的面前。
用一双看狗男女的眼光,盯着那两人看。
“薄祁,你很想要他吧,那就给你喽,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男人而已,还不是非要不可的男人。”
薄祁周边的空气瞬间下降,达到冰点。
夏程欢心底有些害怕,只能咬紧牙关,硬撑下去:“你们有本事就一起呀,苏靖,你敢不敢对他说,其实你一心想要嫁个他,对我的抱歉,只是装的而已。”
她的样子像极了濒临死亡的人,在发出绝望的嚎叫。
薄祁眼眸一眯。
苏靖却捂着脸哭了:“对不起,夏姐姐,我不知道我伤害你那么深,抱歉,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0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10